奥地利,1310年 菲耶奇 FIECHT, Austria

感恩圣祭中神父祝圣饼酒时酒变为血

 位於奥地利因河(Inn)山谷中,圣乔郡堡•菲耶奇(San Georgenberg-Fiecht)的小村庄因1310年发生的圣体奇迹而声名大噪。 举行感恩圣祭时,神父怀疑是否耶稣真的亲临圣体中,祝圣饼酒时,突然酒变成了血,开始沸腾,由圣爵流溢而出。 1480年,也就是170年以後,圣血依旧「鲜红,犹如刚由伤口中流出」,当年的一名记者这麽描述着。 直到如今,圣血依然丝毫没有受损,保存在圣乔郡堡隐修院的圣髑盒里。


1719年特制的金银圣体光,用来存放发生奇迹的圣血。

古时的圣乔郡堡隐修院分占两地:一个在山里,另一个在山谷中。

圣堂内景。

画中描述的是圣血奇迹。

 隐修院圣堂内祭台旁边的石碑上刻着:「1310年Rupert神父为院长时,一位神父在奉献给殉道者圣乔治和圣雅各伯宗徒的圣堂里举行圣祭。 他怀疑耶稣亲临於饼酒中。突然,当神父祝圣饼酒时,酒转变为鲜红的血,开始沸腾,溢出圣爵。 院长和其他在唱经班的会士,及许多朝圣客都靠近祭台,观看这件事。 主祭神父非常惊恐,无法喝下全部的圣血,遂将剩馀的圣血倒入放在圣爵布旁的另一个容器内,再放入圣体龛里。 这件奇迹很快地流传出去,大批的朝圣客前来朝拜圣体。 由於人数实在多的惊人,Georg von Brixen主教派遣了Wilten院长丶Johannes Lösch丶Sigmund Thaur, 和Kaspar de Absam三位神父到乔郡堡,仔细调查这个现象。 调查之後,教会认可以圣血作为明供圣体的圣髑。 前来参加的信友中,不乏教会中的重要人物,如Trieste的 Jean主教,Brixen的Georges主教,Cologne的总主教, Bavière的Rupert公爵,Chiemsee的Frédéric主教等等。」

 第二块石碑则叙述在当时基督新教裂教时,圣血奇迹如何助人保持信仰: 「当马丁路德教义约於1593年在Tyrol传开时,圣乔郡堡的修道士被要求四处宣讲信仰。 Michael Geisser院长在Schwaz堂区的宣讲吸引了大批群众,他同时也讲述了圣血奇迹,证明了耶稣的确亲临在祭台上的圣体圣血中。 他讲得铿锵有力,以至於对手纷纷离开现场。 这次的胜利击败了假信仰,人们将之视为天主赐给朝拜圣血的信友的特别恩宠。」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奥地利,1384年 塞费尔德 Seefeld, Austria

骑士傲慢地命神父给他领圣体时脚踏的地下沉

 1384年,塞费尔德这个小镇发生了一次圣体奇迹,此後即开始接待络绎不绝的朝圣客。 骑士Oswald Milser参加圣周四弥撒,想从神父手中领受大圣体。 正当他前去领受圣体时,地面开始震动,他自觉好像快被吸入地底下。 神父将圣体放回祭台上,圣体接着流出血来。


奥地利的塞费尔德小镇,图中圣堂是经过後来扩建的圣奥斯华德堂。

位於塞费尔德的圣奥斯华德堂内部,及发生奇迹的祭台。

1470年刻於圣奥斯华德堂门楣上的哥德式的石刻,描绘这里的塞费尔德奇迹。

圣奥斯华德堂内横幅上面描绘着发生奇迹的情形。

位於Tyrol的Brisen地区的Elsbethenkapelle à Hopfgarten(圣堂),是由Bartholomäus Hamersbach主任司铎於1494年建造而成。 堂内保存着描绘塞费尔德圣体奇迹的画。

Elsbethenkapelle à Hopfgarten堂内描绘塞费尔德圣体奇迹的画。

描绘圣体圣迹的古画。

描绘圣迹的壁画,及天花板细部。

描绘圣迹的画。

 在塞费尔德这个小镇,Oswald Milse是Schlossberg城堡的主人。 他前往参加圣周四的弥撒,期待和主祭神父领受一样大的圣体。 当他前往领圣体时,天摇地裂, Oswald Milse紧抓着祭台,免得跌倒,神父立刻从他口中将圣体抽出。 此时地面不再震动了,人们看到圣体涌出圣血。 在场很多人看到了这个场景,消息很快地传遍全国,连国王Maximilien也十分尊崇圣体。 直到如今,人们可以前往拜访圣奥斯华德堂(Saint-Oswald)。 教堂里供奉着沾了圣血的圣体,如同许多画作上所描绘的一般。

奥地利,1384年 塞费尔德 Seefeld, Austria (更多描述)

圣体惊人严罚

 在因斯布鲁克(奥地利)教区内,在奥地利西部之推罗(Tyrol)省之森林山中有一名叫塞费尔德村,村内有圣奥斯华(St Oswald)本堂。 该圣堂得到显圣迹的大名,那是在一三八四年圣周四发生的。
 当时弥肋塞,奥斯华(Oswald Milser)骑士看守西斐德北部之施落本(Schlossberg),它有战略上的地位,准备保护重要的通告关卡,并由此作边境要塞。 那武士似乎满腔傲气,因了他的地位与权威;由於他的骄傲所遭遇到的事载於黄金年监上……
 [弥肋塞•奥斯华率领着属下,来到塞费尔德本堂。他要求一大圣体,如果人拒绝了,格杀勿论。 小面饼,为他看来普通。他同武装军人包围着司铎和信众。 在弥撒将届,弥肋塞剑拔蒙头,来到大祭对号的左边,在那里,他保持站立姿势。 惊恐的司铎,送他圣体,就在那时,在亵圣者下边的土地忽然裂开,他陷下去直到膝间。 他面色死人一样的苍白,两手抓住祭台,手印在今天还能看到。 ]
 其他的故事由这里继续,武士充满恐惧,他摆动着手,要求司铎把圣体由口中取出来。 当司铎如此做了,地面则又成坚稳的。奥斯华从他站的陷落地方走出来,离开圣堂到斯坦隐修院,在那里告明自己的傲慢,也作了补赎; 二年後,他得到一善死。依着他的意思,他被埋葬在圣体堂的进门处。 在圣周四穿的天鹅绒外套做成了祭披,他赠给了斯坦隐修院。
 圣堂的记录透露:从武士口中取出来的对堆栈是红色的,好似充满鲜血。 在奇迹後不久,奥斯华骑士把一尊照哥德式用银做的圣体光,当作圣品箱明供显灵圣体,此圣体如今仍在。
因为朝圣的人多,为应付他们,奇迹後不久,就建起了旅社。朝圣者的数目很快地增加,圣堂显得非常之小。 一四二三年腓特烈公爵,准备在原址盖一较大的圣堂。 该建筑於一四七二年竣工。几乎在一世纪後,马西米连皇帝一世为塞费尔德的朝圣者如此感动,他竟担保盖一座毗边的修院。 该修院於一五一六年开始,收容了思定会修士,一直到一八0七年,自那时以後,修院充作旅社,证明为朝圣者适合。
 提罗之大公爵斐迪南一世对奇迹,也表示特别的兴趣。 於一五七四年在大圣堂里,又盖了一圣血小圣堂,在那里曾有一时,供奉显灵圣体。
 至於奇迹的地点,武士深陷脚夫到膝部的裂口仍於保存,供朝圣者参观。 为安全起见,裂品平常用铁盖盖着,为那愿意考查的人,能够掀开。下陷的地方,在显奇迹祭台的南边。
  在原始位置的朝圣处,有一奇迹的祭台,这祭台离以後与圣堂扩宽时所加盖而装饰的大祭台有相当距离。 直接在石祭台上有一为柱子所支持的新祭台石板。 整体的建筑如此设计,以致有数人空间将两方的石板分开, 好让人清楚地看到显奇迹的祭台,在石祭台边侧,还有奥斯华的双手印,那是在奇迹时印上的,这手印也让参观者看。
 在地面的裂口和奇迹祭台上,朝圣地还有奇迹的第三件遗物——圣体光与显灵的圣体。 该物保存在朝圣地南墙上的圣盒中,位近大祭台。
 圣堂被奇迹的许多纪念物给美化了。
1丶一五0二年一幅绘图的壁毯,装饰在歌经席之南墙。
2丶有一鼓膜的浮雕,在显奇迹的大门处。
3丶有一壮观的壁书绘在圣体小圣堂的天花板上(书上有司铎给武士送圣体)。
4丶两位天使飞翔着捧圣体光。
5丶圣堂由哥德式塑像丶雕像丶陈列品的无价典型给装饰得美轮美奂。
 我们不知道圣奥斯华之原始圣堂何时造成的,不过它在一三二O年之年监中有记载。 现今的圣堂乃於一四七二年竣工,区分出前人所造部分……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奥地利,1411年 威登-瑞森铎 Weiten-Raxendor, Austria

被偷的圣体掉在地上,数天後被发现断开而中间黏着血肉

 十五世纪的奥利地曾发生好几起的圣体失窃案,因此修道士改将圣体存放在祭衣间。 就算如此防备着,1411年时,一位不知名人士还是将威登堂村教堂里的圣体偷走了。 在行程中,一不小心,圣体从小偷的手套中掉出来。几天後,一位虔诚的妇女发现这枚圣体。 当时圣体闪闪发光,断成两段,但中间被一丝血肉黏着。


威登景致一瞥。

威登村教堂,及盖在圣体被找到之处小圣堂。

威登村堂区保存的古画,描绘这圣体奇迹。

 在威登村的教堂里,一个小偷潜进祭衣间,偷走了一个圣体,放进他的手套中。 根据威登村的编年史,这件偷窃案应该是发生在1411年。 小偷随後骑马前往邻村,但他不走大道,反而取了条会穿过Mühldorf的小路,此处有个俗名为「高速直线滑雪」(AmSchuss)。 在路途中(此处之後建了圣堂,为纪念将发生的奇迹),马儿不走了。 几个工人看到後,立刻跑来帮忙,但马儿还是直挺挺地,一动也不动。 突然间,马儿跑了起来,小偷还骑在马上,而藏在手套里的圣体却掉在地上,没有人发现。

几天之後,一位名为Scheck de Mannersdorf的女士路经此地,看见树丛中有一道强光,走近一看,中间有一枚圣体。 妇人捡起圣体,却惊讶地发现,圣体分开成两部分,中间由一道血肉黏着。 妇人很感动,自费建了一座圣堂以便纪念发生的奇迹。 这个圣迹开始传扬开来,吸引许多人前来小圣堂。为了容纳更多朝圣客来瞻仰圣体,小圣堂随後扩建为一座大教堂。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比利时,1203年 布鲁日 Bruges, Belgium

在君士坦丁堡发现保存了耶稣的血,带来布鲁日,今保存在圣血堂

Basilica of the Holy Blood: https://www.holyblood.com/history-of-the-basilica-of-the-holy-blood-and-the-basilica-of-saint-basil

 最早记载布鲁日圣血奇迹的文件可上溯至1216年。 这块圣血有可能是基督受难留下的圣髑,之前被保存在君士坦丁堡Bucoleon皇家博物馆。 这座城曾经被十字军包围丶征服。 佛兰德尔(Flandres,指位於比利时荷兰语区人)伯爵鲍德温九世(Baudoin IX)於继任皇帝後,将圣血送到布鲁日。


耶稣圣血。

骑士扮演佛兰德尔伯爵带着基督圣血。

纪念基督圣血游行。

布鲁日实景及邮票。

布鲁日圣血堂及内景。


 最近有人分析水晶瓶里的圣血。根据调查结果,这个瓶子可追溯至十一世纪,接近君士坦丁附近所制作的。 即使是圣经中也从来没有明确提及基督圣血曾被保存下来,而其中一部伪经却提到,阿黎玛特雅的若瑟保存了几滴耶稣的圣血。 根据传说,Diederik Van den Elzas伯爵於第二次十字军东征时,带了一个瓶子将圣血由耶路撒冷带到布鲁日。 最近的调查证实,圣血较晚时才由君士坦丁送到布鲁日,大约是在1250年。

 朝拜圣髑源於每一年耶稣升天节所举行的游行,游行队伍穿过大街小巷。 布鲁日的居民身着传统服装,演出圣经剧,其中一幕是佛兰德尔伯爵手捧着圣髑出场。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比利时,1264年 列日 Liège, Belgium

圣儒利亚纳在神视中看到满月(表示教会的节日)有缺口,教会便制定了圣体圣血节

 尽管每一天都举行神圣的弥撒圣祭,我们还是特别会在一年中的这一天,庄严隆重地纪念耶稣基督。 当然,我们常会以心神祈求耶稣,然耶稣并不真实临在於这种方式中,而是在纪念基督的感恩圣事里,祂以真正的实体临在我们中间。 复活的基督在升天前说:「看!我同你们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终结。」(玛廿八20) 教宗伍朋四世说:「祂将要从世界过去。」 (Transiturus De Hoc Mundo)


尚保存於列日圣儒利亚纳堂圣所内的圣体光。

《布鲁塞尔的圣体奇迹》,收藏於法国Paray-le-Monial,Hiéron博物馆。

圣儒利亚纳。

 圣儒利亚纳(St. Juliana of Cornillon/Liège)是十三世纪的一位圣奥斯定会修女, 会院属於比利时列日教区,是她推动成立一个节日以恭敬耶稣圣体。 圣儒利亚纳年少时对这个意向有特别的神视:她看到皎洁的满月上有个缺口。 天主之後启示她,满月表示当时的教会,那道缺口则是尚缺少一个庄严的节日以奉献给耶稣基督圣体圣血。 1230年时,圣儒利亚纳将神视告诉教会当局; 1246年,当时的列日主教Roberto of Thourotte决定在他的教区举行仪式,以纪念圣体,1249年6月5日首次举行了庆祝仪式。 许多主教神学家,及Jacques Pantaléon神父(後来成为教宗伍朋四世)提议制定一日以专门纪念耶稣基督圣体圣血。

 1264年8月11日,教宗伍朋四世 (Urban IV)发出Transiturus de Hoc Mundo通谕,将节日提升到一般教会节日的层级, 这封通谕最主要的执笔人就是着名的圣多玛斯(1225-1274)。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比利时,1317年 赫肯若-哈瑟特 Herkenrode-Hasselt, Belgium

罪人偷偷伸手拿圣体,事後神父发现圣体沾了血迹

 在哈瑟特的圣康坦主教座堂(Cathedral of St. Quintinus)摆放着1317年发生在赫肯若的圣体奇迹。 历经几个世代,许多调查结果均证实所保存的圣体曾经涌出圣血, 例如十八世纪时,古奥地利大公夫人Isabelle来访时,由教廷大使Carafa丶列日(Liège)主教丶马林(Malines)总主教所执行的调查。 座堂内有许多描述这圣体奇迹的画作,是Jordaen1的弟子Jan van Boeckhorst画的。


哈瑟特的圣康坦主教座堂丶座堂内景丶主祭台。

存於哈瑟特主教座堂中Jan Van Boeckhorst的画,描绘发生奇迹的情景。

1854年,Palmers家族在原地称为「圣体堡」(Sacrementsberg)的地方建了小圣堂,以纪念圣体奇迹。

哈瑟特的圣康坦主教座堂内的一幅画,描绘被称为「圣体堡」(Sacrementsberg)的地方,当神父捧着圣髑经过时,一群羊在旁尊敬地跪下。

哈瑟特的圣康坦主教座堂内的一幅画,描绘被称为(「圣体堡」(Sacrementsberg)的地方,当神父捧着圣髑经过时,一群羊在旁尊敬地跪下。

保存奇迹圣体的祭台。

放置奇迹圣体的圣髑盒丶奇迹圣体。

叙述奇迹的古老文件。

纪念圣体奇迹的游行。

叙述奇迹经过的古画。

 1317年7月25日,有人请Viversel的本堂神父去为一位患重病的敎友送圣体。 一到病人家,神父将袋子随手放在入门的桌子上,袋子里有一个装了圣体的圣体盒,然後就进去听告解。 这一家里有一个人被这个袋子吸引。他趁没人注意时打开袋子,拿出圣体盒,掀开盒盖,伸手进去。 当他发现是一块圣体时,就立刻放回袋里。之後,神父走出病人的房间,准备拿圣体送给病人。 他由袋子里拿出圣体盒,当他打开盒盖时,赫然发现他之前在弥撒时所祝圣的圣体,居然沾了血迹,而且黏在放在底层的布上。 神父非常惊恐,找了个藉口,跑着去找Lumen的本堂神父,把事情的经过叙说了一遍。 Lumen的本堂神父建议他把发生奇迹的圣体带给Henkenrode修女会院。当时是1317年的8月1日。

 神父带着圣体盒走,奇妙的事在路上发生了。 他一走进本笃会会院,就立刻将沾了圣血的圣体拿给修女们看。 此时基督头戴茨冠的面容出现在这圣体上,这是经过很多见证人证实的。 在哈瑟特主教座堂,有一幅画描绘当神父手上捧着发生奇迹的圣体时,一群羊在旁尊敬地跪下。 人们称这个地方为「圣体堡」(Sacrementsberg),後来建了圣堂,好能永远纪念这奇迹。 从此这奇迹圣体供奉在圣髑盒内,供信友朝拜,发生过治愈奇迹,并好几次救了 Herkenrode修院免受火灾。 修院保存着这圣体,直到1796年,法国大革命时,修女们被逐出会院。到1804年时再迁移至哈瑟特的圣康坦主教座堂。

比利时  哈瑟特Hasselt, Belgium, 1317 (更多描述)

 公斯当是一位出名的史家,他在哈瑟特教堂作职员,提供给这一奇迹的不长历史。
 一位维卧塞(Viversel)之司铎在龙满市(Lumen)帮忙司铎们,有人要求他给一个乡村病人送圣体。 他带着一个在圣体盒内的圣体,进到那病人的家,把圣体盒放在桌子上,而同在另一屋里的家人谈话。
 当司铎不在时,一个带大罪的人游荡到屋里,他欣开圣体盒盖子,伸手去摸圣体,并把它拿起来。圣体立刻开始淌血。 那人害怕,把圣体放进圣盒中,很快地离开。当司铎回来拿圣体盒时,他发现盖子动了,并惊讶地看到圣体有血迹。
 司铎首先没有决定做什麽,最後捧圣体盒与圣体给本堂神父,述说发生了什麽事。 本堂建议他把显灵之圣体送到熙笃修女会之圣堂中,距离约有三十里。
  该会院十二世纪在列日附近建立,是熙笃修女在比利时第一座建筑 (该团体之一位出名的人即是有五伤的卢加德由一一八二年至一二四六年生存在世间)。 甚至该一会院在熙笃衰落的时代仍继续扩张范围,一直到它在低地国家(荷比卢)中列入最重要的会院。 该一可敬团体,由於在圣德方面的声誉,本堂神父显然地觉得显灵圣体更相称地供奉在该会院的圣堂中。
 司铎步行到熙笃圣堂,当他接近祭台,放圣体在祭台上时,有一基督神视,他头戴茨冠,每一在场的人都看到了。 我们的主,彷佛以此给一特殊的标记,他愿意被供奉在这里。 因着这一神视和显灵的圣体,该修院迅速地成了比利时最出名的朝圣地之一。
 圣体妥善地保存在修院的圣堂中,一直到一七九六年,法国大革命时,修女们被逐出会院。 在最可怕的时候,圣体被托靠不同家庭,继续的照顾,相传它曾被放在锡盒中,藏在一家厨房的墙壁里。
  一八0四年圣体由隐藏处请出来,在盛大的礼仪中,被送往哈瑟特的圣康坦主教座堂中。 这一座哥德式建筑有绘画的圣堂,它始於第十四世纪包含十六丶十七世纪的感人绘画,这些都在使人忆起奇迹事件的历史。 但是尤其重要的乃是圣关丹堂区仍保存着一三一七年的显奇迹的圣体,它不存留于辉煌环境中。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比利时,1370年 布鲁塞尔 Brussels, Belgium

圣体被偷後被人用刀插而流血

 布鲁塞尔主教座堂珍藏着许多见证着这里的圣体奇迹的艺术品。 这已被证实的圣体奇迹发生於1370年,当时几个亵圣的人偷了几块圣体,并且插了几刀,以示反对,圣血却从圣体汨汨流出。 对这圣体奇迹的敬礼,一直留存到至少几十年前。在主教座堂旁边的旧圣堂里,人们还保存着好几块发生奇迹的圣体。


布鲁塞尔的圣古杜勒及圣弥额尔主教座堂及内景。

圣古杜勒及圣弥额尔主教座堂彩色玻璃,描绘圣体奇迹的经过。

《布鲁塞尔的圣体奇迹》,收藏於法国Paray-le-Monial,Hiéron博物馆。

描绘圣体奇迹的古画。

 主教座堂侧边的五幅彩色玻璃描绘着发生圣体奇迹的过程。 它们是从1436-1870年之间的不同时代安装的。 下方前两幅的彩色玻璃是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一世,和利奥波德二世奉献的。 其他则是由国内个别贵族世家馈赠的。 这十幅彩色玻璃(八幅在右边,靠近唱诗班;另外二幅在左边)描绘了圣体奇迹的经过,以及圣体在15世纪中叶时迁移至布鲁塞尔的经过。 古老文件如此叙述:「1369年秋天,Enghien地区有一位仇恨天主教的富商,请了来自鲁汶(Louvain)的一位年轻男士帮忙(彩玻1-3)偷了几枚圣体。 然而,这位商人几天後离奇地被被暗杀了。商人的太太推测是遭天谴,於是马上将偷来的圣体送给丈夫的一些朋友,而他们也同是仇恨天主教的。 这些人在1370年圣周五那天相聚时,拿起刀子割圣体(彩玻1-5);圣体立时流出血来(彩玻4-5)。」 亵渎者心中十分恐慌,他将圣体收好,交给一位有地位的天主教商贾。

 商贾向布鲁塞尔圣母堂的本堂神父叙述了所有事情的经过。 神父收回圣体(彩玻6-7),至於亵渎者则被 Brabant公爵判处死刑(彩玻10)。 随後圣体在隆重的圣体游行中,移至圣古杜勒(St. Gudula)主教座堂(彩玻10)。 圣体奇迹在这座城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也被视为全国的象徵。

比利时 布鲁塞尔Brussels, Belgium, 1370 (更多描述)

偷圣体卖与犹太人,传未得善终

 比利时的布鲁塞尔之奇迹发生在一些教友与犹太人陷於残酷对立的时代。 似乎是一三六九年,有一名叫若那达的犹太人居住在离布市约十五里的恩欣小镇上。 若那达有一朋友,乃来自鲁汶的若望,那时住在布京,他曾有一时假装皈依表达方式教会。
  若那达要求若望把弥撒中祝圣的一些圣饼拿一些来。若望首先不愿应允,但是若那达为了他的辛劳,最後许给他六十金币。 贪心最後得胜了若望的犹豫不决。 他立刻开始盘算布京的圣堂,找一座他到傍晚能暗暗地进入,最後他决定进入管堂的不大注意的圣佳琳圣堂,因为该圣堂主要地用来供奉圣体,分施於病人。
 在一三六九年十月四日夜间,若望放梯子在圣堂的墙壁,把窗子打破,滑落圣堂中。 那时他打开圣体龛,发现一个金圣体盒中有十五个小面形和一个用以举行降福的大圣体。 在离开圣堂後,他直赴恩欣,把圣体给了若那达,若那达赏给他一个盛应许金钱的小口袋。
 这贼的命运就不确知了,不过有人报导,在作贼後不到两周,若那达在他的田园中被谋害,他的小儿目睹攻击,曾担惊受怕。
 一些时日过後,若那达的遗霜迁移到布鲁塞尔京城,带着圣体盒与圣体。
一三七O年四月四日是圣周五,犹太人们聚集在布京的会堂中,把圣体倒在桌子上,想以言语和物质的污染加於圣体。 在写亵渎圣体时,曾有几次,他们扰出刀合剑,刺穿圣体。
 立刻在犹太人嗒然若失的眼睛前,血由刀伤中流出来。 那时,攻击者的武器从手中脱落,浑身颤抖,害怕地倒在地上。
 为努力脱离流血的圣体,犹太人强迫一名叫佳琳的皈依的教友,要她同意把圣体带去科伦犹太人那里, 不过她感到良心不安和不可名言的烦乱,於是她决定将圣体的事实说给圣母堂之本堂神父,布京坎而累主教的副本堂期望(Jeand Yssche)也听到被偷消息,会同教会中的委员会,都以最大的感动向佳琳要求圣体。
 他们取回来後,把圣体捧到圣母堂。少数的圣体留在那里,其他的则於一三七O年五月以最壮丽的补辱游行送到圣弥额尔总领天使教堂, 布市中圣职人员丶方济会弟兄之成员丶不拉邦之公爵夫妇丶许多贵族,以及市民作陪,手擎蜡烛丶献香,并唱着圣歌。 游行的路上也装饰好,为光荣圣体。在喜乐与众人感动中,将圣体放在歌咏席的圣堂中,一直到较为相称的圣堂能够建起。 六个圣体在犯罪的那天已毁坏,最後三个圣体放在水晶器後边,在十字架中心。
 在调查後,关於犯亵渎罪人的最後处理,有两个不同的报导。 一个是在当时作王的文策老(King Wenceslaus),派人逮住贼子并予裁判。他们承认了犯行,随即受火刑。 另一报导是:犹太人的族团,把被告者逐出省外。
  在一五七九年-一五八五年的乱事年,那时加尔文亵渎圣堂丶毁坏遗物与态像,保留在圣母堂中的圣体不翼而飞了。 那在圣弥额尔堂中金十字架内的圣体,起先藏在十二使徒医院内,但为了妥为保存,继而放在圣弥额尔堂之木梁中的深处。 当加尔文派人寻找圣体,他们进去曾停在这一木梁下,却不晓得圣体就在他们头上。
 法国大革命的布市,另一教会不安的时候,在一七九四年来到了,那时有价值的铜栏杆以及装饰被抢走,壁毯和银箱,不是毁坏,就是抢掠,名书也不放过。 一系列的描述奇迹历史事件的约书,在这时期逃过一劫,今天在圣弥额尔教堂仍能看到。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比利时,1374年 密德堡-鲁汶 Middleburg-Louvain, Belgium

未办告解的罪人领圣体时,圣体变成淌着血的肉

 这个圣体奇迹发生在1374年。在密德堡的圣伯多禄堂中,正当领圣体时,圣体转变为流着血的肉。 直到如今,还有一部分的圣体保存在鲁汶,由圣奥斯定会神父负责保管。 这是因为总主教(他批准了圣体敬礼)的告解神师――Jean De Gheest隐修士请求赐予一半圣体,当作礼物; 另一部分则依旧存放在密德堡的圣伯多禄堂。


密德堡圣伯多禄堂里发生圣体奇迹的祭台。

威登景致一瞥。

鲁汶的圣雅各伯堂及堂里描绘着密德堡圣体奇迹的画作。

 许多文件记载着这次的圣体奇迹。 鲁汶天主教大学历史学家Joseph Wils教授於1905年撰写的专题论文,题为《鲁汶的圣体奇迹》,引述了几乎所有当时的记录文件和证明。 在密德堡,住着一位众人皆知其信德与虔诚的贵妇。她也非常注重家人和家仆的灵性培育。 1374年的四旬期,妇人如同往年一样为准备过复活节在家做补赎。几天前家里聘请了一位名叫Jan的新仆人。 Jan既是生活放荡,却好几年没有办告解。妇人请所有的仆人一起参加弥撒圣祭。Jan心怕令妇人失望,不敢拒绝这个邀请。 他参加了弥撒的全程,领圣体时,他也跟着众人前往祭台前,但只是外表上而已。

 当他用舌头口领圣体时,圣体立刻转变为淌着血的肉。 Jan立即将圣体从口中拿出,从圣体流出的血,滴在盖在祭台栏杆的布上。 神父马上明白发生了什麽事,他很感动,小心地把发生奇迹的圣体放在盘子上,再放进圣体龛里。 Jan悔改了,并在众人面前告明了自己的罪。从那天开始,他一生都过着圣善的生活,并且非常恭敬至圣圣体。 城里所有教会和政府当局都知道这个奇迹。经过了谨慎的调查後,总主教便批准了这个圣体奇迹的敬礼。

比利时 鲁汶Louvain, Belgium, 1374 (更多描述)

圣体变肉,不能下咽

 时间使一位贵妇名字含混不明,是在奇迹的历史中首先提起的,但是大家都知道: 她是密德堡的贵妇,(按密德堡乃在荷兰的西南区),她对家仆仁慈,她非常关心他们的神修进步,她亲自教导他们,以热枕的遵守教会传家的实践而启发他们。
 一三七四年四旬期第一主日,为相称她普通的习惯,她鼓励仆人们为准备这做补赎的季节,去办告解丶领圣体。 不过,她的话被仆人领受的,乃是他们应用的本分。 其中有一仆人,人们只知道是科伦的若望,觉得必须与别人一起去参与,因为他怕会得不到主人的爱戴,不过他去领圣体前,并没有准备在告解圣事中告明自己的罪。
 他同别人跪在圣体栏杆,等候司铎的来到,可是当圣体放在他的舌头上,即变成了一块肉,不能吞下去。 他因新增加的害怕,企图隐藏他的困景,但是错误地用牙咬那变成血肉的圣体; 就在那时,从他的口唇上滴下三滴血,染红了全栏杆的托布。
 司铎一看到在若望口中流血的圣体以及滴出的血而震惊,他快速地反应,将圣体拿出,必恭必敬地带若望到祭台上,把它放在小金质的盒子里。
有的报导说:若望为亵圣的罪受罚,而瞎了眼睛,并为了罪,觉得良心特别不安,他跪在神父脚下,在整个的会众前,告明了自己的罪。 他诚实的难过,最终恢复了自己的视力。传说若望以後度了一个模范生活,至死对祭台上的圣体,保持着莫大的恭敬。
 圣迹的细节,传遍了全国,无疑地传报给腓特烈三世。科伦总主教,他以前是沙温坦之伯爵(Count of Sarwerden)。因为荷兰那时隶属德意志帝国,密德堡属於斐德烈总主教之总辖区。 主教要求将显灵之圣体送到科伦京城,供奉在那里的大教区堂内。
 [从密德堡到科伦堡],以盛大庆典欢送圣体,游行七百公时。把圣体放在圣堂中,设计一精制的圣体光,为明供圣体。 每一枝的顶端呈十字架型,美饰着金环,轮廓镶着金边。 圣母和圣若瑟的态像在每一[臂]底下占一位置,但另外,在十字架下有小型伯铎丶圣保禄塑像, 在十字架的中央部分,有一椭圆形之水晶杯,由此可看到显灵的圣体。 在此用说有一盖,因为圣体放在圣爵边缘的平面上。
 科伦思定修会之会长,显然地对总主教有伟大的影响力,因为他能得到许可,把圣体从大教堂迁移到修会圣堂。 当思定会士占有圣体时,它也以特别礼仪,加以恭敬。
伯琅,若望会长(Jean Bayren)
  一三八0年伯琅会长迁移到比利时鲁汶。为努力对圣体拓展敬礼,他要求总主教的准许把一部分圣体送给鲁汶。 这时圣体全面完整,显有血迹的齿痕仍在。显示它血迹的由来,总主教同意这种申请。 但是以工具分割显灵圣体为两份,似乎不恭敬。修士们三天祈祷,守斋以解决难题。 为因应他们的祈祷,人们发现没有人为的干预,它分成两份。 一份与一块染血的布在一齐交给会长,带到鲁汶;另一份圣体则留在科伦,在圣阿助邦圣堂(St Alban)圣堂。
 在鲁汶市中珠宝匠设计了一新圣品,半边显灵圣体放在科伦予以供奉——圣体在一小型的圣爵顶端, 装在十字形金银杯的後边,保存在圣思定会士圣雅各伯的圣堂中,有四十世纪安全地受尊敬。
 一为光荣圣迹,显灵圣体的善会,於一四二六年,被思定会之总会长组织起来。 社团的成员应参与全省修士(修女)的善举,罗马修会的总会长於一四二九年批准了一些特权,尤泽尼教宗四世於一四三一年颁赐大赦。
 一六六五年,显灵圣体隆重地迁入新祭台。藉此机会教宗亚力山大七世颁赐降福与大赦。 照圣体像之美丽与昂贵的圣髑盒铸成圣牌,作了几幅巨大总像,说明奇迹历史之事迹,其中有几张装饰在圣雅各伯堂。
 显灵圣体作太平王一定之规第四世纪,市府当局,许多教士与特殊的皇族,都加以恭敬。 周年与五周年都以特别的盛典与热枕庆祝,教宗保禄五世与克勉十四世都颁赠降福与大赦。 在第四百年的庆典时,米市的珠宝匠设计一新的全金而镶宝石的圣品箱。
 玛利•德兰女王一七八0年逝世,若瑟二世登基继任,取消了公教节日丶宗教庆典丶宗教集会所, 限制司铎与会士穿制服,严重地扰乱了教会的安宁。
 当思定修院被封闭临近了,显灵圣体和染血布交托给许多热心人士,他们认为需要把圣髑等由这一稳妥处迁到另一处。 在一紧要关头,圣品箱曾藏在一高橡木箱中。在法国革命高涨时,圣髑盒箱於一七九三年移往妥善处时,包圣髑的布也保存下来。
 在危险的时候,显灵圣体与染血布也未被忽略。虽然司铎们被禁止穿神职服,他们有时也在圣髑盒前献祭。
 在平安恢复後,显灵圣体与染血布於一八O三年九月二十七日迁到圣思定会修女所照顾的圣堂中。 这是必要的,因为圣思定修院之小圣堂为革命党人严重地损害了。 一个月後,於一八O三年十月二十日,显灵的圣髑又移回圣雅各伯圣堂,在那里作了检查,证明了真实无误。 就是在此圣堂中染血布与部分显灵圣体还保存着(另一部分已赠给了别的圣堂)。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比利时,1405年 依撒格的天主之木 Bois-Seigneur-Isaac, Belgium

弥撒中圣体流出血,血迹留在九摺布上

 发生在「依撒格的天主之木」(Bois-Seigneur-Isaac)的圣体奇迹,在弥撒圣祭中被祝圣过的面饼成为圣体,流出了血来,血迹留在九摺布上。 1413年5月3日,坎巴拉(Cambrai)主教伯多禄(Peter d’ Ailly)批准了圣体奇迹的敬礼。 1414年开始第一次圣体游行。1424年1月13日,教宗玛定五世正式许可建造「依撒格的天主之木」隐修院。 至今,隐修院仍是供人朝圣的地方,院里的圣堂中保存着沾了圣血的九摺布圣髑,供人瞻仰。


Premostratense修道院的圣血堂丶圣血堂内貌丶唱经楼丶及主祭台。

旧画:「依撒格的天主之木」修道院和当地城堡丶圣体奇迹发生的祭台丶Haut-Ittr神父在圣体奇迹发生的祭台上举行弥撒丶和这祭台。

圣血堂的圣髑小堂。

圣体奇迹有血印的九摺布的圣髑盒。

耶稣茨冠圣髑盒。

真十字架圣髑盒。

 1405年,从圣神降临节前的星期二开始,耶稣带着圣伤连续三个晚上显现给这地方的主人若望(John of Huldenberg)。 当第三次显现时,主吩咐若望说:「到依撒格圣堂去,在那儿你会找到我。」 与此同时,堂区的Peter Ost神父也听到声音,指示他去依撒格圣堂举行圣十字架感恩祭。 翌日,堂区召集所有信友到依撒格圣堂参与感恩圣祭,若望也在场。 神父便开始了感恩祭,正当神父打开九摺布时,他看到九摺布中还有一枚上周二感恩祭留下的圣体。 他想领那圣体,但圣体却贴在九摺布上,并且还开始流血。神父脸色发白。 若望亲眼目睹了一切, 劝慰神父说:「不要害怕,这个奇迹是来自天主的。」并且述说了他的神视。

 圣血连续四天流出,直到圣神降临节後周二。 血迹约有一指长,三指宽,几乎整块九摺布都染了圣血,才一点一点地凝结并乾涸。许多人都看到并证实这奇迹。 坎巴拉主教伯多禄(Peter d’ Ailly)得知这件事後,决定要亲自查证是否属实,他把这块九摺布带回自己的住处保存了二年,用什麽方法都洗不掉布上的血迹。 主教於是展开调查,他找来所有圣体奇迹发生时在场的证人。 1410年6月16日,主教批准凡到依撒格圣堂朝圣者,均可得40天大赦; 同时於1413年的5月3日,宣布这块九摺布是圣髑,并安排圣体游行,公开朝拜圣体,以光荣圣体奇迹。 直到今天,每年圣母诞辰纪念日後的主日,住在「依撒格的天主之木」的居民都会聚集祈祷,以纪念这圣体奇迹。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比利时,1412年 厄红塔 Herentals, Belgium

被偷的圣体八天後被发现完好地在兔窝旁排成十字并发光

 厄红塔发生的奇迹是这样的:先前被偷的圣体八天後在田里被找到了。 尽管下雨,被找到的圣体却完好地出现在兔窝旁,四周被光芒包围着,排列成十字。 每一年,人们总会拿着由 Antoon Van Ysendyck所画的两幅描绘奇迹的画作,举行游行, 一直走到为了纪念圣体奇迹而建造的树蓠(De Hegge)朝圣地,接着举行纪念圣体奇迹的感恩圣祭。 这两幅画现时保存在位於厄红塔(HERENTALS)的St. Waldetrudis 主教座堂。


厄红塔城的圣瓦德杜提斯(Saint-Waldetrudis)堂及内景。


Antoon Van Ysendyck(1801-1875)画的一系列有关《圣树篱奇迹》(Her wonder van de Hegge)的画作。

树篱(De Hegge)的圣堂建造在奇迹发生之处。

 1412年时,Jan van Langerstede来到在厄红塔城不远的一间客栈住下。 这个男人靠着偷教堂里的圣物贩卖到欧洲其他各地维生。 他进了厄红塔城翌日,来到Poederle村,走进村里的教堂,趁人不注意时,偷了圣爵和圣体杯,里面装着五个圣体。 当他回到厄红塔,到了一个名为「树蓠」(De Hegge)的地方,他感到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迫使他无法前进。 他决定把圣体丢到河里,但怎麽丢都丢不走。烦恼的若望正好看到田里不远处有个兔窝,於是他把圣体藏在那里。 事情进行的很顺利,Jan van Langerstede回去厄红塔。此时,城里的法官Gilbert De Pape开始侦办Poederlee教堂失窃案。 Jan van Langerstede也是几个嫌疑犯之一。警方从他的带子里翻出圣爵和圣体盒。

 若望坦承自己犯了案,但没说出自己把圣体丢了。若望随即被判处死刑。行刑前,神父鼓励他告明所有的罪,以洁净自己的灵魂。 於是他把事情完全托出,也说出自己把圣体藏在何处。法官下令停止处死他,命他带人去找出圣体。 大队人马跟着 Jan van Langerstede。 到达田里时,人们看到圣体发着光,排成十字形。尽管气候恶劣,圣体依然完好如初。 人们立刻举行游行,将圣体带回,一部分放在厄红塔,一部分在Poederlee。 一直到十六世纪,这些圣体都还保存着。 1442年1月2日,厄红塔教会当局正式批准奇迹确实发生,并在找到圣体之处盖了间小圣堂,吸引了许多朝圣客前来, 如1620年时的Jean Malderus及Anvers的主教,以及1749年时的教宗本笃十四世。 卢森堡的若望的女儿 Elisabeth van Görlitz出资扩建了小圣堂,於是在原处盖了间圣殿。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哥伦比亚,1906年 图马科 Tumaco, Columbia

海啸袭击时圣体游行,神父向海浪圣体降福而海浪停止

 1960年的一场大海啸袭击太平洋海岸,造成许多地区严重损坏。 Bernardino Garcia de la Conception神父当时在巴拿马城中,向人们讲述这次的大灾难,他说道: 「突然一阵大浪翻过港口,冲向市场。停在岸边的船只被高高举起,远远地被丢在那一边。损毁许多城镇。」 然而由於图马科岛上居民虔诚事主,Gerardo Larrondo神父也以圣体祝福这里,使得这个小岛幸免於难。



1906年的图马科。 当年正好发生奇迹。


图马科的海边。

 1906年元月31日早上十点,图马科岛发生强烈地震,摇晃了约十分钟。 所有的居民聚集在教堂,恳求Gerardo Larrondo神父和 Julian神父立刻举行圣体游行。 海浪愈来愈高,一些沿岸地带已经被淹没,又一道水墙眼看着就要滚滚而来。 Gerardo神父匆忙地吃下所有的小圣体,只留下一个大圣体。 接着向群众说:「孩子们,我们一起到海边去,请求天主垂怜我们!」信友确信耶稣亲临在人群中,一边祈求天主,一边哭泣地走向海边。 Gerardo神父勇敢地带着圣体光走到水里,当海浪冲击而来,他镇定地举起圣体,满怀信心地划下十字圣号。

 海浪虽然稍微前进了一些,但之後慢慢地退下,停止了。 Gerardo神父旁边的Julian神父看到了一切发生的事,周围的群众十分感动,高声大喊:「奇迹!奇迹!」 翻滚的巨浪原本就要摧毁图马科这个小村庄,却突然好像屈服於一股超自然的神奇力量,风平浪静了。 图马科岛上的居民十分欣喜自己被耶稣圣体所拯救,满怀感恩地虔诚敬谢。 世上许多地方知道图马科所发生的奇迹,而Gerardo神父也收到许多由欧洲寄来,请他代祷的信件。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捷克,奥木兹 1242 Olmutz, Czech Republic

圣体胜利光

 十三世纪,鞑靼人蹂躏各个国家,横施残暴与毁灭,斯旦博之姚洛斯拉(Jaroslas of Sternberg),负责保护摩拉维亚王国,它有受迫近攻击的危险。 他从波希米亚招集了八千军人和四千摩拉维亚国民,把他们集合在奥木兹设防的城市中。
 敌军很早就出现在陆地上,迅速地开始烧毁村落并屠杀反击他们的人。甚至克拉底之隐修院也不放过。 鞑靼人在屠杀居民後,即开始火烧修院建筑,并夷为平地,继而把隐修士斩头,拴到马尾上,大胆地临近城下,在奥木兹城门外扎了营。
 姚洛斯拉的人民,看到这一切,惊慌起来,愿意立刻攻打他们,但将领则禁止他们,他想等待更为有利的时间,与敌人开火。 鞑靼将「该延後」了解为胆怯,於是疏於防范,同许多离营的人,去抢夺周围村落。
 在圣若翰庆节日,姚将领谦虚地办了告解并领了圣体。战士们也跟随他领了圣体,准备为第六夜晚所计划的战争。
 他留下剩馀的军人在後边,准备丶保护奥木兹城,过半夜不久,召集其它人聚集在城门外,准备迎战。 战士再一次下马,跪在马旁的地上。当所有的兵丁跪着时,姚将领向天主之母奉献祈祷,并许愿:假如他们得胜,要盖一圣堂为光荣她。 在他们引吭高唱「万福,玛利亚」後,兵士们骑上战马,由设防的城市中,向敌人冲去。
 他们不但在天主之母的保护下行军,而且因着圣体,救主临在战场,另外获得了勇气。 在军人前「日领圣体後,剩馀五个圣体,姚将领下令将圣体放在圣体盒中,司铎在马背上,带着圣体,闯入战场。 姚氏使该事颇似旧约中的事迹,当时以色列中,在天主的命令下,把结约之柜,带到战场上。(苏六)
 在黑暗的笼罩下,战争激烈,人的生命既流血,又付出代价。鞑靼的将领被杀,敌军受挫,显然地,教友获胜。 鞑靼因战死甚多人而震惊,因丧失领袖而丧胆,於是离开了摩拉维亚,而逃往匈牙利。在那里,他们恢复力量,继续他们毁灭性的战争。
 得胜鞑靼,归功於圣体莅临战场,这是奥木兹所骄傲的唯一要素。
 在战争後,祝圣过的圣体,交还圣堂,司铎惊异地发现每一圣体,都发出一个光明皎洁的玫瑰色光环。 当他把此奇观,提供给会众时,他们都为此胜利和此发现天主的力量与光明,而赞美全能的天主。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捷克, 1280 斯拉夫尼 Slavonice, Czech Republic

遗失圣体发光

 斯拉夫尼的圣迹简单地流传。 一二八0年,有一个牧人,在市外之田野牧羊,他惊异地看到有一团奇妙燃烧的火在灌木顶端,此灌木则生长在石头堆上。 他走近奇景,在火焰中看到有一圣体,耐燃而不受火焰和热力的影响。 那被召唤到奇景前的司铎,鉴定圣体乃是宝贵圣体盒中的一个,在年前深夜被人偷窃的。 罪犯总未找到,他把圣体抛到刚才发现的地方。
 司铎把圣体放在他带来的器皿中,他会同几位匆忙去看灵奇火焰的人,向都市前行不远, 他们临近城门,发现圣体从器皿里不翼而飞,而又在石头堆上的火焰中寻到。他们又取回後,司铎与教友又往城中行,但是圣体第二次又不见了。 只有在司铎与人民许诺顿要在发现的地方盖一朝圣地时,圣体才留在器皿里,回到本区的圣堂。
 那许诺受到尊重,於是在那石堆上,兴建起一座小圣堂,行远路朝拜圣体的人众很多,竟致小堂似嫌太小。 奥木兹之戴推克主教为这些朝圣者放了几种大赦,以及布拉格主教国瑞又颁下大赦。
 那座圣堂继续(展示)庄严地吸引力,一直到十五世纪,当时胡斯派横行乡下,散播毁灭与异端,将有特恩之圣堂夷为平地,虽然那一小堆石头保持原状。 在胡斯派退却後,於一四七六年又在那地方盖起另一圣堂。 这座圣堂为奥木兹主教祝圣,他给圣堂命名为基督圣体圣堂。 同第一座圣堂一般,为不断到那里旅游朝圣者似嫌太小。 以後随即扩大,於一四九一年完成,一直到今天矗立的圣堂。 以後教宗给那些热诚朝拜圣堂,悔改而领圣体者,赐以全大赦。 据报导,因为该一大赦,朝圣人群众多,意致需要数位司铎送圣体,给那些善用此特恩的人。
 在该圣堂中最大的兴趣,就是恩宠祭台,它建立在石堆上,常常站在它原始的地方。 在这里还举行神圣弥撒。 该祭台站在大祭台前不远既在布置,又在精致方面显然易见,在恩宠祭台顶端有雕刻的两个天使朝拜图绕火焰与光耀的圣体。 当游行有旗帜前导,从本区圣堂前浮显时,有一圣堂以浅浮雕叙述着牧羊人指出去田野间的火焰路。
 圣体在火焰中被发现日的周年,被认为是乡下人的火焰节。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克罗地亚,1411年 路德布雷格 Ludbreg, Croatia

弥撒中神父祝圣葡萄酒时,酒变成鲜血

 1411年在路德布雷格的一台感恩圣祭中,神父怀疑基督亲临祝圣的圣体圣血中。 就在祝圣後,酒转变为真正的血。直到今天,发生奇迹的圣血每年吸引了无数的信友前来。 由九月初开始,一整个星期都在庆祝1411年所发生的奇迹,称之为 Sveta Nedilja(圣主日)。


Battyany家族城堡中的圣堂,及圣堂内部,是这圣体奇迹发生的地方。 家族於1753年邀请Mihael Peck来到这圣堂绘画奇迹发生情景的墙壁。

描绘奇迹的壁画。

这壁画描绘1513年在罗马举行的游行,由教宗良十世手持圣髑。

完好的圣血从1721年以来就保存在珍贵的圣体光中。这圣体光是Eléonore Batthyany-Strattman公爵夫人委托Augsburg金匠学校所制,赠给路德布雷格的教堂。

路德布雷格宝血奇迹圣殿

路德布雷格宝血奇迹圣殿内景

路德布雷格宝血奇迹圣殿内

路德布雷格奇迹圣血圣殿内由Marijan Jakubin所画的《耶稣最後晚餐》。

每年九月举行游行。在那一周当中,人们庆祝发生的奇迹,当地称为Sveta Nedilja(圣主日)。

 1411年,在路德布雷格,一位神父在Batthyany公爵城堡里的圣堂举行感恩圣祭。 正当祝圣葡萄酒时,神父怀疑质变的事实,突然圣爵里的酒变为真正的血。 神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就决定把圣髑埋进主祭坛後的墙壁里。执行这件事的工人发誓保守秘密。 神父也一直守着这个秘密直到死前才透露出来。当消息传出,立刻吸引许多人前来路德布雷格朝圣。 之後,圣座将圣髑带回罗马好几年。路德布雷格及邻近居民持续到城堡的圣堂朝圣。 1500年初犹利二世任教宗时,一队委员团奉命派往路德布雷格调查圣体奇迹。 许多人作证在圣髑前祈祷,获得奇迹似的治愈。 1513年4月14日,教宗良十世颁布诏书同意朝拜圣髑,他自己也好几次高举圣髑在罗马街道上游行。 圣髑之後归还给克罗地亚。

 十八世纪时,克罗地亚北部瘟疫肆虐。老百姓向天主祈求救援,克罗地亚议会也同样这麽做。 1739年12月15日在Varazdin市举行会议期间,议员们发誓,一旦瘟疫结束,就要在路德布雷格盖一座圣堂。 瘟疫的灾祸停止了,但是诺言一直到1994年克罗地亚建立民主制度後才实践。 2005年时,在还愿圣堂,画家Marijan Jakubin画了一幅《耶稣最後晚餐》的壁画,画中有圣人和克罗地亚的真福。 在原本宗徒圣若望的位置,现在画上了真福伊万.梅茨(Ivan Merz)。 在2005年於罗马召开的主教会议中,伊万.梅茨被列为教会历史中最重要的十八位感恩圣事的圣人之一。 画中,基督的手上握着装有奇迹圣事的圣体光。

1721年, Eleonore Batthyany Strattman 公爵夫人下令将未变质丶完好如初的圣血保存在圣体光中。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埃及,三~五世纪 西特 Scete, Eqypt

三位隐修士在弥撒中祝圣圣体後,看到婴孩耶稣出现在圣体中

 我这段奇迹要回溯到初期教会时代,乃出於一群沙漠之父的格言。 这群沙漠之父跟随圣安当的风范,像隐修士一般生活在埃及。一位老隐修士怀疑耶稣亲临圣体圣血中。 神父举行感恩圣祭时,在祝圣後,婴孩耶稣出现在饼形中。其他三位参与感恩圣祭的隐修士也看到了同样的异象。


埃及:西特

圣保禄隐修院。

位於红海沿岸丶奉献给圣保禄的古科普特隐修院。

位於Qulzum山脚下的圣安当院长隐修院一景。

位於巴威(Bawit)的阿波罗隐修院壁画:基督坐在宝座上,诸圣围绕着圣母玛利亚。


沙漠中的隐修士圣梅瑟。

由安吉利戈修士(Fr. Angelico)所画《圣安当院长在沙漠中》的细部。

基督拥抱着Mena院长(第六世纪)。

 在记录沙漠之父的档案中,可找到一件古老的圣体奇迹的记述。 此乃由 Daniel le Faranite神父所描述的:「Arsenio神父向我们提到西特的一位老隐修士,他非常认真,可是信德很小。 因为出於无知,这位隐修士说道:『我们吃的面饼不是耶稣真正的身体,只是一种象徵。』 二位年长神父听到这句话,知道说这话的人很虔诚也很善良,因此没当场告诉他这是错的。 他们事後去找他,并向他说: 『神父,我们听说有人宣扬一种相反信仰的主张:我们所领受的面饼并非基督真正的身体,只是象徵。』 这位老隐修士回答:『是我说的!』 他们於是开始劝他: 『你千万不可相信这种说法,而要相信教会宣讲的。我们相信面饼真是基督的身体;圣爵里的酒真是圣血,这不是一种象徵。』…… 老隐修士回答:『若没有一件事让我信服,我是不会被说服的。』 二位神父说:『这一周我们为这个奥迹祈祷,我们相信天主会有启示。』」

 一周快结束前的主日,他们三人一块到教堂去,彼此间保持一步的距离,老隐修士走在两位中间。 这三个人睁大了眼睛,因为他们看到奉献在祭台上的面饼中有一个婴孩,当神父擘饼时,天使自天而降,手中拿着剑刺向婴孩,顿时鲜血涌流入圣爵中。 当领圣体时,天使把从婴孩擘开并且是血淋淋的肉拿给这三人领受。 看到这景象,本来是怀疑的老隐修士喊道:「天主,我相信这面饼是祢的身体,圣爵里是祢的血!」 立时他手上血淋淋的肉块变为面饼形, 他便虔诚地领受了这圣体。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埃及,第六世纪 埃及的圣玛利亚 St. Mary of Egypt

埃及的圣玛利亚在水面步行过约旦河对岸领圣体

 这个奇迹与生活於沙漠中四十七年之久的埃及的圣玛利亚有关。第六世纪的耶路撒冷的Sofronio主教曾写下她的生平。 埃及的圣玛利亚走路渡过约旦河,到对岸领受Zozimo隐修士为她送的圣体。


约旦河

收藏在米兰教区博物馆的《埃及的圣玛利亚》。

埃及的圣玛利亚。

Marcantonio Franceschini所画的《埃及的圣玛利亚最後一次领圣体》。

Emile Nolde所画的《死在沙漠中》。

 据说埃及的圣玛利亚在十二岁时就离开了父母去亚历山大(Alexandrie)。她在那里过了十七年放浪形骸的生活。 有一天,她看见一艘船和一群乘客。她问他们要去哪里,他们回答要去耶路撒冷朝圣,参与光荣十字架庆日。 她决定也上船,一到达目的地後,她前往教堂,但是一到门口,就感到被一股神秘力量震慑住。 怀着恐惧之情,她抬起眼睛望着圣母玛利亚,突然对以往的罪行感到愧疚。 於是她进入教堂,朝拜悬在木架上的耶稣,但没有停留太久,圣母告诉她:「若是妳渡过约旦河,妳就会拥有平安。」 隔天,办完告解,领了圣体後,埃及的玛利亚渡过约旦河,在她面前的,是一望无际的阿拉伯沙漠。

 埃及的玛利亚独自住在沙漠中四十七年,没有遇到人,也没有碰到动物。 她的皮肤乾又瘪,头发白又长,但是圣母曾许诺她在沙漠中将会有平安,她的灵魂终於平安了。

 一天,埃及的玛利亚遇到了 Zozimo隐修士,她要求每年带圣体给她。 有一年隐修士依约来到约旦河畔,但没看到她。 隐修士非常伤心,抬起眼睛望着天,祈祷说:「主啊!我的天主!天上的君王,造物之主,不要剥夺我的渴望,让我再看到祢的圣徒吧!」 接着她喃喃自语:「她若是来了我怎麽办呢?我哪来的小舟渡河?啊!我的希望要落空了。」 想到这里时,埃及的玛利亚出现在河对岸。隐修士高兴地大声歌颂主。 随着他看到埃及的玛利亚向水面划了个十字,然後走在水面上,彷佛走在地上一般。 十二个月後,隐修士再度来到沙漠,这次他只看到这位圣补赎者乾枯的骨骸。一双狮子帮忙挖了洞,埋葬了这位圣人。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法国 卜来内 Braine, France, 1153 (其他)

圣体变圣婴

 在卜来内圣体奇迹时代,有许多教外人居住那一城,该城位於沙松(Soisson)总主教区。 有一伯爵夫人名雅妮(Agnes),居住在卜来内之城堡内,她想归化城内许多教外人,特选了一个美丽的犹太女孩,而集中全力在她身上。 这女孩固执丶拒信圣体圣事,虽然夫人热诚,但是她仍疑惑不信。 夫人决定争取女孩的信心,竟至於此,最後请她作侍女和未来的“夫人”。
 一一五三年,别尔风城之总主教安古佛(AncULPHE of de Pierrefonds)筹备了一台隆重的大礼弥撒与绕城游行,为过圣神(降临)庆节。 卜来内教友都恭敬这庆典,内含教外人,他们等候乃出於对总主教的尊 敬,或所设计的精致活动的好奇心。
 总主教举行神圣弥撒大祭,在举扬圣体的时刻,人们都「看到一个小婴儿」,而不是面饼。 圣迹不便描写,也不知神视延长多久,但是外表看来如此庄严丶如此感人,教外人当时竟都充满了圣神,而要求受洗, 在这些要求领洗的人当中,就有那位伯爵夫人设法归化的犹太女孩。
 在圣迹後,雅尼伯爵夫人建立了一座修院,行奇迹的圣体,曾保存数世纪。
  奇迹後八十年,即一二三三年,维特利之枢机曾造访丶朝拜这一显奇迹的圣体。 一七一八年丶奇迹後之五百五十多年,董马尔坦(Don Martene)看到了这仍完整的圣体,他描述圣体有巨型硬币那麽大。 但是,在这次拜访後之五十五年,有一瓦伦史家(Valois)名为加利叶(Carlier)的发现,在正常情形下的圣体,已化为小撮灰尘。 圣体曾保存在卜来内之圣堂内,同显圣迹弥撒时所用之圣爵在一起。
 保存该圣体之象牙箱视为至宝。法国大革命(一七八九年开始),当修士们放弃修院时,曾把此象牙箱交托警察司令浪伯尔(Lambert)。 他於一八三九年交还给卜来内圣堂,并在那里的祭衣室保存很长时间。
  圣堂不但忠实地保存了圣体与圣爵,而且还保存显圣迹弥撒中所用的祭衣。 司铎在弥撒中所穿的外层大祭衣是用上等绸做的,充裕地绣有礼仪图案,前身绣有一位天使面孔,背部则有天主的羔羊。 在衣服的领口周围有一金带,缀以美丽的珍珠,和几粒珍贵的宝石。 因为祭衣的美丽与价值,又因为在有历史的弥撒中穿戴过,人民非常看重。
 最後因为隐修士和国家警卫一员,名为埃顿(Heduin)者之意见有出入, 於是在一七九0年四月二十一到二十四日之间作了修院物品之清单,那是在法国大革命开始仅一年。 他们发现显奇迹之贵重祭披不翼而飞。 埃顿利用情势抱怨市府之权威,知道在前一年隐修院院长因为陆军与教会之急需,实际将祭披卖给里昂之商人。 商人拒绝“商议”归还祭衣。不过,他提议将祭衣上除下来的珍珠赠还。
 有一报导称:在显灵弥撒中,所用的物品都保存在圣堂内,还有做面饼的用具。 在法国大革命时所作的清单,似乎肯定这一点;该清单特别列出显奇迹弥撒中所用的一切物品。 该一清单还仍保存在拉恩(Laon)之埃斯诺军管区之档案室。可是圣物等自此以後便不知所终。
 卜来内之现任本堂确定:圣体奇迹曾发生了,为光荣圣体游行也举行了许多年,但是(如今)已停止了。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法国,1254 杜艾 Douai, France

掉在地上的圣体飞起到圣体光座中

 杜艾所发生的圣体奇迹是当一位神父分送圣体时,一不小心圣体掉在地上。神父立即弯身要捡起圣体,岂知圣体自己飞了起来,停在圣体光中。 不久後,圣体上显现圣婴,所有信友及修女都前来朝拜。即使已过了800年,直到如今,人们依然可来瞻仰发生奇迹的圣体。 每周四,许多信友齐集在杜艾的圣伯多禄堂,在圣体前祈祷。


在杜艾的圣伯多禄堂,及1975年时的本堂神父展示1254年发生奇迹的圣体。

放着显灵圣体的圣体龛。

放着显灵圣体的圣体光座。



杜艾圣母。

 Cambrai的Thomas De Cantimpré副主教是道明会会士,也是神学教授,是这次奇迹的见证人。 他写了一本名为Bonum Universale deApibus的书,书中如此记载: 1254年的复活节,在杜艾的圣阿玛托(St. Amato)堂,一位神父分送圣体时,无意间掉落了一块圣体。 神父很快地想捡起圣体,不料圣体自己飞起来,停在圣体光里,并且圣体中出现圣婴,所有的信友和修女都前来朝拜。 这个消息传布得很快,Cambrai的副主教立即来到杜艾了解事情的真相。他如此写道:

 「我前往本堂神父那儿,後面跟着许多信友。我请求神父让我看发生奇迹的圣体。 神父打开一个他已经将显灵圣体放进去的小盒子。 刚开始,我没看见什麽不一样之处。我当时正想着我该跟其他人一样可以看见耶稣的身体。 特然间,我看到了基督的脸,头戴茨冠,两滴血流到额前。我立刻哭着屈膝跪下,感谢主。」 早於1356年,即主显灵後一个世纪,人们每年在圣周三以庆日庆祝这圣体奇迹。 由文件中可得知,这个风俗习惯已存在很久了。直到法国大革命前,发生奇迹的圣体依然保存着,并受人景仰,接着就失去踪影。 然而於1854年十月,杜艾圣伯多禄堂的本堂神父在纪念亡者祭台的基督像下面,突然发现一个小木盒,里头装着一小块圣体,还是白色的,不过边缘腐烂了些。 旁边一封拉丁文的信写着:「在下面署名的我,是着名的圣阿玛托协同教堂的神父,我确定这就是发生奇迹的圣体。 在防止亵圣的紧急情况下,我庆幸能把圣体收藏起来,放在这个圣体盒内,并留下我亲手写的证词,以便信友将来可以找得到。(1793年1月5日)」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法国,1257年 纳菲的圣墓 Neuvy St. Sepulcre, France

耶稣圣墓堂保存着两滴耶稣圣血

  位於法国中部,在纳菲的圣墓堂保存着两滴圣血。 圣血来自当耶稣在加耳瓦略山上受难时所倾流的血。圣血於1257年,由 Eudes枢机从圣地带回。


大殿内景。位於纳菲圣墓的圣斯德望大殿,建於1049年,里面保存了基督的圣血。

基督的圣血。

 这个纯净的,没有掺杂水和土的圣物保存在约1500年时所建造的教堂里,教堂是依耶路撒冷圣墓堂的样式而建。 为了纪念圣物,教会应允了许多特赦。 1621年,布鲁日(Bruges)的André Frémiot总主教为了推广敬礼,成立了「至圣圣血善会」(Confraternité du PrécieuxSang)。 两年之後,对於敬礼圣血,教宗额我略十五世批准了新的特赦。 每个复活节後的星期一,和每年七月一日的感恩圣祭均为了庆祝圣血,并朝拜圣血,同时举行隆重的游行。 许多人由纳菲圣墓的圣血得到莫大的恩宠。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法国 1274年 巴黎Paris, France (其他)

圣体飞腾

 一二七四年,法王斐理三世执政时,有一贼从巴黎圣翟尔维(St. Gervais)圣堂偷窃了一个圣体盒, 暗暗地把它带到郎第之田地(The Champ du Landit), 此地在圣德尼(Sr. Denis)修道院附近。 他在此处打开圣体盒,为抛掉圣体——但当打开圣体盒时,圣体飞腾在空中,绕着他的头飞翔。 有许多农夫看到圣体飞翔在害怕的青年头上,赶快报告给圣德尼修院院长玛窦 (Mathieu de Vendome),院长则转告巴黎主教。
 院长和主教会同附近圣堂之教会首长赶快到郎第这田地 (Champ du Landit),在那里众人都看到圣体在空中飞舞。 当祝圣圣体的司铎走近察看那是怎麽一回事时,圣体在众目睽睽之下,落在他的手中,许多人陪同着司铎与圣 体回到被偷的圣堂中。 这圣体存留在正常状态中,一直到法国大革命中疯狂的相反基督的“恶意破坏主义”出现,才失落了。
 在奇迹後,主教命令每一星期五,在圣翟尔维圣堂中唱圣歌,以作纪念,在九月一日举行另一特别的仪式。 这些礼仪遵行许多年,甚至在圣体失落了。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法国,1290 巴黎 Paris, France

圣体被用刀刺流血丶然後被投入火里继续流血丶再被投入滚水锅里却血从锅里溢出,终於圣体飞出来

 1290年复活节时,一位憎恨天主教信仰,也不相信基督亲临圣体圣事的非教友,拿到了一块圣体,准备加以亵渎。 他将圣体刺开,投入滚水中。没想到圣体在这名男子面前由水中跳出,悬空。最後圣体降落在一位虔诚妇女的器皿里。 妇女立刻将圣体拿给本堂神父。 教会当局丶民众,和国王都决定将亵渎者的房子改建为圣堂,以保存奇迹圣体。但这间圣堂在法国大革命时被摧毁。


十六世纪描绘亵渎圣体情景的细密画,现保存在国家档案馆。

山上的圣斯德望堂(Saint-Étienne-du-Mont),堂内描绘柴火上圣体奇迹的彩玻,及胜利的圣体彩玻。

建於亵渎圣体房子原址的柴火圣堂(l’église des Billettes),现已成为基督新教礼拜堂,堂内唯一仍保留原貌的是回廊。

由Pierre-Antoine Demachy於1797年所画的《拆除「沙滩广场上的圣若望堂」》,被亵渎而显奇迹的圣体一直到法国大革命是保存在圣若望堂的。

描绘奇迹发生情景的古画。

描绘奇迹发生情景的古画。

 许多文件都记载了 这个奇迹。 义大利历史学家Giovanni Villani所着的《佛罗伦斯史》(Storia di Firenze)第七册,第136章,也摘要地介绍了这次的奇迹。 Moreau-Rendu女士深入调查这次奇迹的结果记载在1945年出版的《巴黎:公园路》(ÀParis,rue des Jardins)一书上, 当时巴黎的 Touzé辅理主教并为此书写了序言。 作者仔细查证诸多相关严谨的文件,确认这件奇迹的真实性。 而最着名的着述则是法国Rupp总主教所写的《巴黎教会史》(L’histoire de l’Église de Paris)。 书中几页专论自1290年到1304年任职於圣德尼(Saint Denis)的Simon Matifas de Busay主教时提到: 「1290年4月2日复活节主日,一位非教友名叫Jonathas,他憎恨天主教信仰,也不相信基督亲临圣体圣事。 他拿到了一块圣体,准备加以亵渎。」

 「1290年4月2日复活节主日,一位非教友名叫Jonathas,他憎恨天主教信仰,也不相信基督亲临圣体圣事。 他拿到了一块圣体,准备加以亵渎。他将圣体刺开,圣血却涌流而出,溢出盛着圣体的碗。 这名男子吓坏了,将圣体投入火中。 但圣体并没有被烧坏;他感到很挫折,再度将圣体丢入滚水中。 没想到圣体由水中跳出,停在空中,呈十字形。 最後圣体降落在一位属於「沙滩广场上的圣若望」Saint-Jean-en-Grève堂区的女教友的器皿里,这教友将圣体直接拿给本堂神父。 几个世纪以来,这枚放在圣体盒里的显奇迹圣体一直保存在圣若望堂。但法国大革命时就不知去向了。」

 另一段极珍贵的史料记载:「Jonathas被充公的房子由法王『英俊的菲利普王』命名为『奇迹之屋』。 这宗案子登记在1291年的拍卖契约上。教宗博义八世颁布诏书後,这间房子改建为祈祷室,由巴黎民众从原本的『水煮天主之街』改名为『花园街』。 每年将临期和四旬期的第二个主日,人们在「赔偿局」的「柴火圣堂」(Billettes du Bureau de la Réparation)举行感恩圣祭以纪念圣体奇迹。

法国, 1290 巴黎 Paris, France(更多描述)

滚水煮圣体

一二九0年,巴黎得到另一圣迹的光临,甚至更为惊人的圣体奇迹。 该奇迹涉及一位穷妇人,她除一件衣服外,什麽东西也没有,她典当了那件衣服,为得生活费用。 复活节近了,她希望过节穿好一些,但是因为她没有钱去赎回,於是她去到典当商人那里,询问他是否能仅穿那衣服一天。 典当商相传是一教外人,他对於教友在神圣弥撒中所领的圣体有好奇心,於是给那妇人说: 假如她把司铎在领圣体时所送给她的圣体,拿给他,那末,她完全能要回她的衣服。
 可怜的妇人同意了这可耻的要求,去参与弥撒并领圣体。 在暗地里,把圣体由口中吐出,把它带到典当商家里。 他将圣体放在桌上,继而当着妇人与孩子们,把小刀拿出来,不停地剌伤圣体。
 忽然间,血从刀伤处,湍急流出,飞贱到妇人与小孩身上。那人因着血流而惊骇,把圣体投入附近的火中。 在火中血仍在流,完全不受火跟热的影响。 那时他恐慌至极,把圣体从火中抢提出来,再次努力销毁圣体,把它投在滚水锅内。
 水立刻开始变红,浓而成血。血水有些溢出锅缘,倾流在地板上,冲流到街上,在那里,引起了路人的注意。
  在外边站着的妇人对血水的来源好奇,於是进了屋子,亲目看到我们的救主(神视)站立在锅前。 不多时候,神视便消失了。但是妇人在那里看到圣体悬在空中。当圣体冉冉下降时,那妇人抢起近处的器皿,把圣体接到那一容器内。 继而,她小心翼翼,必恭必敬地把圣体捧到圣若望圣堂,在那里真贵地保存起来,并受特别礼仪的光荣,并於耶稣圣体圣血节日庆祝。
 据报导:典当商人看到血水害怕,很快躲到煤窑洞里,但是,以後被逮捕,判有亵渎圣体罪。
 斐理王四世和巴黎主教在显圣迹後,就被告知该一奇迹,结果,显奇迹的房屋改变成圣堂。
 一四四四年显灵迹的本事成了演剧的主题。它又在一五三三年被编写成戏剧,在基督圣体圣血节日上演。
 基利神父曾查考过该一奇妙的圣迹,他在命名为圣体的节日,曾述说了它,在其中他劝服教友,为纪念灵迹,遵守举行的庆节。 教宗良第十三的侍从丶盖兰蒙席曾查考了奇迹,他在教友的生命一书中,曾记述了有关该事件的事实,并发表该奇迹乃是真实无误的。
 在显奇迹的房舍处盖起了赎罪小圣堂,以後陆继改换了圣堂的名称,这些名称有: 天主的房舍丶天主被煮熟了(天主被煮沸的房舍)丶煮沸救世者的圣堂丶显圣迹的圣堂——最後公认为是方济圣堂或住宿券的圣殿。 这是第十四世纪在显灵迹的地址上仁爱会修士建起的。他们又名贝来德第兄弟会,因为他们所穿的小长方形的圣衣,让人想起住宿券与传单。
 圣衣会取代了仁爱会的修士,於一七五六年完成了圣堂的建筑,不过,於一八一二年变成了路德派的财产。
 接连圣堂有中世纪贝来德会士的禁团地,纯一圣宠的禁团地,它经意用心地被保存着,屡屡有旅游者去拜访。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法国,1331年 伯兰诺 Blanot, France

领的圣体掉在布上变成血,布上血迹愈洗愈红而大

 1331年的复活夜弥撒,正当领圣体时,神父不小心掉落一块圣体在布上。 神父想立刻捡起圣体,却不成功,因为圣体已经变成了血,在布上染上一块血印。 如今,在伯兰诺村中还保存着这块染上血印的布。


伯兰诺村丶伯兰诺堂区丶及叙述圣迹的旧石碑。

十七世纪用作展示水晶管中内这块沾了圣血的圣髑盒,目前保存在伯兰诺。

装着圣血圣髑的圣体光座。

描述装饰圣体光座的画作。

纪念圣体奇迹游行。

 十四世纪的伯兰诺是小村庄,位於法国中部,属於欧丹教区。 这个城市的 Pierre Bertrand主教,与Jean Jarossier辅理主教共同调查这起圣体奇迹。 由他们的调查结果可看到这次奇迹的细节。 「1331年复活节的第一台弥撒,由伯兰诺副本堂Hugues de laBaum神父主祭。 领圣体礼时, Regnaut d’Effour老先生的遗孀贾老太太(Jacquette)不小心掉了一小块圣体在白布上(当时的风俗是神父送圣体时, 两位辅祭手持白布拉直在圣爵下面,以防圣体掉落)。 那时,其中一位名叫ThomasCaillot的人看到这景象,立刻告诉神父,神父正将圣爵放在祭台上。 Thomas Caillot说:『神父,请您转过身来,因为主圣体从一位老太太口中掉出来,落在白布上。』 神父很快地过来,准备伸手拿起圣体,突然发现只有五分之一大小的圣体不见了,白布上却出现一块血迹。」

 「看到这个情形,神父马上把白布拿到祭衣间用水清洗这块血迹。 他搓搓洗洗了好几遍,但血迹变得愈来愈红,也愈来愈大。 神父将血迹展示给众人後,命Thomas Caillot拿来剪刀,将血迹剪下来,再放入圣物盒中。 神父非常感动,高声说:『各位信友,这里有吾主耶稣基督的圣血。 我用尽各种方式清洗和弄乾,白布上还是沾了血印。』」每年,当伯兰诺庆祝圣体圣血节时,人们也同时纪念这次的圣体奇迹。

法国,1331年 伯兰诺 Blanot, France (更多描述)

圣血越洗越大片越红

 伯兰诺小村位於狭长的山谷中,四周围绕着风景如画的高山。虽然它的位置不起眼(光大),仍然受天主垂爱,而以圣体奇迹,光荣了它。 该事件的物证,仍保存在显圣迹的圣堂中。
  在述说该奇迹前,最好我们先谈谈在第十四世纪分送圣体的方式(即便今天还有许多地方如此)。 在神圣的弥撒中,到了分送圣体的时候,领圣体的人,要到圣体栏杆去,而此栏杆把圣堂与圣所(祭台间)隔开。 领圣体者沿着栏杆的长度,并排地找地方跪下。几乎同一时间,两个辅祭儿童要来到栏杆处,两人站立在栏杆两头。 有一面长条布在向祭台间的一方面,照栏杆的长度悬着,他们来到了,每人要拿起布的末端,把它轻轻拉过栏杆的顶端。 领圣体者那时把自己的手放在长条布下。司铎手持装圣体的圣体盒来到栏杆的一端,沿着栏杆轻移脚步,分施圣体。 (这就是在伯兰诺领圣体的方式)。
 圣迹发显在一三三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复活节,在当日的第一台弥撒是於格•德包莫,他是伯兰诺的副主教。 因为是隆重的场合,本堂区两位司铎除辅弥撒以外,也辅祭。在领圣体时,两个人到了祭台栏 杆,每人在一端就位,把长条布掀过栏杆。 堂区教友跪在栏杆前,把双手伸到长条布下,等候司铎的来到。
 最後一位领圣体的是妇女,名字叫雅凯德,是一寡妇。司铎把圣体放在她舌头上,转身,开始走向祭台。 在那时,两个辅祭人与几个领圣体的看到圣体由妇人口中掉出来。落在遮盖栏杆的长条布上。 当司铎继而正放圣体在圣体柜中时,辅祭者到祭台上,把这事告诉他。 司铎立刻离开祭台,到栏杆处;但是没有找到圣体,只看到与圣体同大小的一块血,这明显是圣体化解成血。
 当弥撒完了,司铎取长条布到祭衣间, 把沾血的地方向倒满清水的盆子里,清洗血点,用手指多次尽力地搓洗後,他发现不但没有变小变薄,实际却变大变浓。 他把长条布提出水盆,惊讶地发现水变成血色。 神父与辅祭的,不但惊讶,而且害怕,呼叫说:“这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宝血。 ”司铎当时拿小刀,洗後,从长条布上割下带圣体血印的一块布。这一块布恭而敬之的放在圣体柜中。
 十五日後,奥顿总主教区的一位职员名叫若望•盖洛席来到伯兰诺,开始调查。 同他一起的有路塞奈之本堂,奥顿一蒙席和一位传教之公证人,当着伯兰诺本堂进行证人们的盘问。 盘问的结果都经总主教伯铎•伯尔特郎呈到教宗若望二十二世,他宣告了有利的决议,颁赐在伯兰诺本堂作弥撒的人大赦。 文告的复制品还保存在伯兰诺市的公议厅,那是用难认的士体字写的。
 在复活节分发圣体,保存在圣体盒之圣体,总没有再分发,而小心翼翼地存留在圣体盒内。 有关理由不知,虽然人可以推测:司铎愿躲避圣迹的再度重演。 一七0六年这些圣体过了三百七十五年,仍存留在一良好状态,为庆祝圣迹的周年,围绕伯兰诺本堂游行五点钟。 参加典礼的有许多教会首长,甚多与附近地方堂区之教友。 在游行结束, 盛圣体的银质盒倒回金质盒内保存圣体。该盒经意地放在圣堂之大祭台上。
 纪念性的游行与盛典在那里许多年,但是在大革命开始而间断了,当时暴动的狂徒亵渎天主教会,抢掠有价值的东西。
  一七九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有一夥革命党人进了教堂,大胆地打开圣体柜。 染圣血的布当时盛在一水晶筒内,实际被一人拿到了,但不幸的是,他当作无价值的物品给抛掉了。 在这次亵渎圣堂後,遗物交托给一热心堂区教友高尔贷•道明妥为保存。 圣遗物在他家中,受崇拜并给予一切尊敬,但是虽然如此小心,水晶筒顶端与底部碰破了。 一个伤口乃是伯兰诺本堂卢高德造成的,因为他屡屡亲吻,并放在信友的眼上。 当圣物藏在衣橱的抽屉中时,另一端也偶然破了。
 在大革命後,恢复了平安,许多人被询问在水晶筒中的圣布的真实性,众人同意:那是保存在圣堂中同一圣物。 在教会的职员确信神圣遗物的确实性後,它又隆重地退还圣堂,放在天鹅绒的箱子内,复放进圣体柜中。
 一些时候,新水晶筒失装神圣遗品,在两端有金丶铜的圆环,顶端有一十字架。水晶与间发鲜明的圣布封在一起,保存在一特殊的圣体光中。
每年复活节星期一,遵照古时的遗风,神圣圣体隆重地供奉在伯兰诺圣堂里。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法国,1430年 第戎 Dijon, France

被偷的圣体流血,乾後留下耶稣坐在宝座伤的像

 第戎所发生的圣体奇迹是这样的。 一位妇女偷了里面装着圣体的圣体光,她决定用刀把圣体拿出来,但圣体却流出鲜血。 血很快就乾了,呈现出一幅景象:主耶稣坐在半圆形宝座上,两边各有象徵基督苦难的物件。 这件圣物毫无损伤地保存了350年,直到1794年才受火灾而损毁。


第戎的奇迹圣体,於1433年时由教宗恩仁四世送给勃艮第的菲力普公爵。

第戎的圣弥额尔大殿;奇迹圣体保存於此,直到法国大革命是被毁坏。

第戎主教座堂里的镶嵌玻璃。第一块板上是一个神父展现发生奇迹的圣体。这块玻璃一直保存到法国大革命时才被毁坏。

存放着奇迹圣体的圣髑盒,此於1454年由公爵夫人Isabelle所赠。

精细准确地显示第戎奇迹圣体的古旧复制品。

奇迹圣体的圣体光座画作。

 1430年在摩纳哥,一位妇女向旧货商买了一个圣体光。这个圣体光应该是偷来的,因为里面还放着供朝拜的圣体。 这名妇女不晓得耶稣亲临於圣体中,决定用刀子把圣体拿出来。 突然间,圣体流出鲜血,并且很快就乾了,呈现出一幅景象:主耶稣坐在半圆形宝座上,两边各有象徵基督苦难的物件。 吓坏了的妇女跑去找负责保存圣体的议事司铎Anelon神父。

 这件事很快就传开了,教宗恩仁四世(Pope Eugene IV)也知道这件事, 甚至将发生奇迹的圣体送给勃艮第的菲力普公爵(Du c Philippe de Bourgogne),而菲力普公爵再转赠给第戎市。 很确定的是直至1794年为止,圣体依然保留在总领天使圣弥额尔大殿,然而同年的2月9日, 第戎市政府徵收教堂,献给一个名为「理性之神」(La Raison)的新教派。 许多文件及艺术作品都描述了这个奇迹,例如第戎主教座堂其中一块镶嵌玻璃上,描绘了这次奇迹的主要情节。

法国,1430年 第戎 Dijon, France (其他描述)

 该奇迹的确切年月日不详,但是有人说:当圣体为教外人滥用时,有大量血流出来。 圣体在罗马曾保留一时,在那里曾施以各种敬礼,并视为大财富。
  这圣体在尤泽尼四世的权威下,为报答斐理伯公爵法国勃艮地之善人,从罗马移出,而送礼於他,为感激他在巴塞尔(Basel)议会中,保护教宗。 加恩•罗伯 (Canon Robert anclou)作教宗代表於一四三三年带圣体给公爵, 当时,斐理伯则住在里耳(法国),斐理伯选择了第戎,勃艮地之京都一座辉煌圣堂,名叫沙布肋 (Chappelle)者,作为供奉圣体的合适地方。 公爵夫人丶葡萄牙女公爵丶丽沙准备了一个壮丽的金银合铸的圣体光。该圣物装饰着宝石,以珐琅质涂上葡萄牙和勃艮地的国徽。 此圣体光内之圣体在特殊礼仪中明供出来,一次复一次,垂三百年。
 有报导:路易十二世,藉着圣体之力,治好了忧虑症,把他加冕时的皇冠赠与圣堂,以作感恩的标记。
 在法国大革命开始,圣堂被革命党人争取,他们掠走圣堂里的装饰,把建筑变成监狱和工厂。
 圣堂里的风琴与圣体总算保全了,移往圣弥格大堂,妥为保管。因为圣体保存在那里,有人提议,把圣弥格圣堂升格为主教座堂。
 可是,这里[逃难],证明不太安全。一七九四年二月十日在革命代表前,圣体被焚为[原子]。
 圣弥格堂以後改变成了[理性的庙宇],一座理性殿宇,在那里公布法律公报。
 至论那座圣堂在用作监狱和工厂後,於一八O二年八月二十二日被毁坏了,据说毁坏得片瓦不留。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法国,1433年 亚维农 Avignon, France

水淹时流入教堂的水分开两边,中间放着圣体光座明供圣体的祭台却在乾地上。

 1433年11月30日,灰衣苦修小兄弟会(Confraternité des « Pénitents Gris »)小圣堂里摆上圣体光,供人朝拜圣体。 突然,罗纳河水暴涨,淹没了亚维农。 两名灰衣苦修会弟兄乘了一艘小船前来,护守圣体不受破坏。 待他们进入圣堂时,看到水自动分为两边,一左一右,祭台和圣体光都是乾的。 奇迹的消息流传得很快,群众和教会神职人员聚集一处,欢喜歌唱,赞颂感谢主。


7位教宗於1309-1377年期间在亚维农(而不是在罗马)任职的行宫。

离教宗行宫不远的圣十字架堂,是圣体奇迹在这里发生的由方济会灰衣苦修会管理,并在此自1226年连续200年恒久朝拜圣体的圣堂,及流经附近的运河。

教堂内描绘圣体奇迹的彩玻,及发生圣体奇迹时的祭台。

描述亚维农圣体奇迹的石板,及描述奇迹的雕刻的画像。

灰衣苦修会的长袍,及首位灰衣苦修会导师Gabriel de Vidaud Latour。

圣堂内壁画,及灰衣苦修会恒久朝拜圣体的描述。

 亚维农的圣体奇迹发生在圣十字架圣堂,当时是由路易八世时代成立的灰衣苦修小兄弟会负责管理。此修会的成立是为了纪念驱逐否认耶稣临在於圣体中的异端「亚艳根派」(Albigensianism),当时路易八世於1226年9月14日发布庄严的文告,明定在这一天颂扬十字圣架。根据灰衣苦修小兄弟会圣堂中所保留的官方文件记载,1433年11月30日,当会众在圣堂朝拜圣体时,连日大雨导致罗纳河暴涨,淹没了亚维农。一片混乱中,两位小兄弟会弟兄Armand修士和Jehan de PouzilhacFarure 修士划着小船来到圣堂,准备收回装了圣体的圣体光。

 一到圣堂,他们从门外铁栅栏往内瞧,想知道祭台上的圣体光是否安然无恙。只见河水涨了六法尺(约1 83公分),淹进教堂,在祭台处像两道墙一般,自动分为左右二边流过去,祭台和圣体光都是乾的。显奇迹的消息很快地广为流传,人们和教会圣职人员纷纷前来教堂,歌咏赞颂天主。许多人为此奇迹作证。之後,灰衣苦修小兄弟会决定每年在圣安德宗徒庆日时,在圣堂庆祝圣体奇迹。如今每年的11月30日,小兄弟会依旧聚集庆祝圣体奇迹。圣体降福前,他们会唱「让我们赞颂上主」(Cantemus Domino),是梅瑟过红海之後咏唱的诗歌:「我要歌颂上主,因祂获得全胜……祢鼻孔一喷气,大水聚集,浪涛直立如堤……上主,众神谁可与祢相比?谁能像祢那样神圣尊威,光荣可畏,施行奇迹!……以祢的慈爱,领出了祢所救的百姓。」(出十五1-18)

法国,1433年 亚维农 Avignon, France (其他描述)

水如墙壁两边立

 法王路易第八世,在歼灭亚尔比冉(Albigensian)异端上,一帆风顺後,这异端在其他的错误中, 否认圣体的真实临在,法王在歼灭他们之後,立誓筹备一次公共游行,为赔补异端人所犯的亵圣罪恶。
 为这公开的补过所选的城市乃有亚维农(皇帝所选的日期乃是一二二六年九月十四日,光荣圣十字架庆节,也是他定的让位日子)。
圣体游行计划好了,在新圣堂前达於高潮,该圣堂是为光荣圣十字架而建立的。
  在新圣堂等候迎接游行队伍的是国王,他身穿苦衣,腰束苦带,手中拿着小蜡烛。与他在一起的有枢机(教宗钦使)和整个皇宫,会同大群的民众。 高尔比(Carbie)主教捧着圣体,领导着游行队伍穿过市街。 皇帝对圣体的热心是如此,那些参与礼仪的民众因圣宠而感动,以致圣体竟明供一夜,并许多日,一直到主教说,永久不停地明供, 这种习惯在教宗的批准下,他的继任者仍然继续。
 民众的热枕结果,兴起了一个热心善会,公认为是灰衣赔罪会(该会乃方济会的一支,穿灰色会衣)。 在圣十字架堂,会员们享受永久朝拜圣体,凡二百年。这时期告终,在那里又发生了一惊人的奇迹。
 为更好地珍视这奇迹,我们首先应沉思城市的地址。 亚维农位居落隆河上,但城市的四周地区为杜浪司和望克路司(Vancluse)的支流所灌溉(围困)。 不止一次城市遭受毁灭性洪水的影响。
 一四三三年,数河由於大雨水涨,溢出堤坊,整个地池滥全城。九月二十九日,洪水威胁着灰衣赎罪会士之圣堂。 大雨滂沱,以致修会的领导人,恐怕圣体要为高涨的水触及。为躲避亵渎罪,决定把圣体移到安全地。
  在获得一艘船後,几位会员驶舟过洪水冲到圣堂。在打开门时,他们非常惊讶地发现:进入圣堂的水分开,很相似红海的水在梅瑟时代分开一样。 水在他们前面向墙方面分,站在右面与左面,水高约四尺。 从大门一直到祭台,开启了一条干的通路。两个证人双膝跪在奇迹前,但是其他人赶紧去散布消息。
 有关奇迹,从圣堂的记录里抽采一些消息,请阅下文。
 [於一四三二年水进入圣堂,在其中的奇迹很伟大。九月二十九日星期一清晨,洪水开始汹涌高涨。洪水迫进圣堂如大祭台一般高。 在祭台下放有一切报纸书籍丶布类和 器具以及圣物箱,其中未曾有一件潮湿,虽然第二天是星期三,水仍然不停地涨。 在第三天,星期三,洪水开始下退。 ]
 於十月一日,水开始涌退,许多民众齐集圣堂,亲自目睹事实:书籍丶纸张丶布类,其他一切放於祭台下的物品完全保持得乾燥。
 圣迹激起人对圣体热心的倚恃,有人提议怎样适当的光荣并纪念该一椿大事,最後决定十一月三十日, 该日奇迹首先被认可,应当照特别的节日来庆祝。
 许多年灰衣赎罪修士们在周年日脱去鞋子,由进门处跪行到祭台前。
不幸於一七九三年,在法国大革命的猖獗时,圣十字架堂被毁。但是在这可怕的时期终结,圣堂又透过一位贵族家人的慷慨捐助复建起来。 在竣工後,亚维农的总主教又恢复了它先前所享受的特恩,以及赏该圣堂是永久朝拜圣体的圣堂。相传这种恩惠继续到今天。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法国,1461年 拉荷雪尔 La Rochelle, France

又瘫又哑的男孩领圣体而立即完全被治愈

 拉荷雪尔的圣体奇迹是关於一个七岁就成了哑子,又瘫痪的男孩子。 小男孩在1461年参与复活夜感恩圣祭後,就被完全治愈了,不再瘫痪,也可以说话。 记载这次奇迹最权威的文件是一本绘图手抄本,至今依旧保存在拉荷雪尔的主教座堂里。


拉荷雪尔。

发生治愈奇迹的拉荷雪尔主教座堂。

手抄本中描述奇迹发生时的一景,这张黑白影本影印自手抄本其中一页。

治愈奇迹

 1461年的复活夜,Jehan Leclerc夫人带着她的儿子,十二岁的Bertrand到圣禄茂堂。 男孩於七岁时因从高处摔下而致又瘫又哑。 正当领圣体时,他让妈妈晓得自己也想领受耶稣圣体。 但是神父不愿意给他,因为他不能说话办告解。最後,神父因拗不过男孩的请求,就给了他圣体。

 Bertrand一领受圣体,立刻感到一股神奇的力量。 他可以动也可以说话了,完全被治愈。根据手抄本记载,奇迹发生後,Bertrand说的第一句是: Auditorium nostrum in nomine Domini(「我们的救助来自主的名」)。 最具权威的明显记载这次奇迹的文件是一本绘图手抄本,至今依旧保存在拉荷雪尔的主教座堂里。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法国,1533年 波维的马赛 Marseille-en-Beauvais, France

圣体被丢在田野,经过几天暴风雪後被发现完好地保存在石头底下

1533年,一群人从教堂内偷走了一个装了圣体的圣体盒,并随手丢在田野里。 尽管经历几天的暴风雪,幸好有奇迹的保护,圣体被找到时依然完好如初。 这椿奇迹发生後,传出了多起治愈的消息。虽然许多人敬礼奇迹圣体,然而圣体最後还是被亵圣者命人吃掉。


圣体堂丶及描绘奇迹的彩玻。

 1532年十二月底,一群小偷进入「波维的马赛」(Marseille-en-Beauvais)的教堂,偷走了珍贵的银制圣体盒,里面还装了圣体。 这些圣体随後被丢在路旁,藏在大石头边。 元月一日那天尽管暴风雪来临,Jean Moucque先生正好走过路旁。 他正行走时,目光被路旁的一处大石块吸引,因为很奇怪的,这块石头没有被雪覆盖。 他搬起石块,惊讶地发现几块完好如初的圣体。 他立即告诉本堂的Prothais神父,神父带了好几位信友将奇迹圣体带回堂区。 有人在发现圣体之处放了个十字架。为了方便信友前来朝拜,不久之後此处盖起了一间圣堂,称为圣体堂。 在这里,天主行了许多治愈奇迹。 历史学家Pierre Louvet编载古代的《波维堂区史》(Histoire de la Ville de Beauvais)时,就收集了一些资料。 受人瞩目的治愈奇迹有又瘫又哑的Jacques Sauvage神父被完全治愈,以及生来就盲的Autreche先生恢复了视力。

 虽然天主行了这麽多奇迹,但是1561年时,波维的 Odet de Coligny公爵主教还是改宗为卡尔文教徒, 并娶了高城的依莉莎白(Élisabeth de Hauteville)。 在宣布弃绝信仰前,他命人将保存的奇迹圣体吃了。圣体堂一直都存在。2月2日,人们举行了一台感恩圣祭,以纪念1533年发生的奇迹。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法国,1589年 圣日曼纳.匹芭克 St. Germaine Cousin, Pibrac, France

圣日曼纳 St. Germaine Cousin (1579-1601)

河水分开让圣日曼纳走过对岸参加弥撒领圣体

发生在匹芭克的圣体奇迹与圣日曼纳•库姗(Sainte Germaine Cousin,1579-1601)有关。 一日圣日曼纳欲前往参加感恩圣祭,一条湍流的河水自动分为两边让她通过。


圣日曼纳住过的房子,後母命令日曼纳住在地下室。

圣日曼纳牧羊丶及描绘没人看守的羊群从未遭受猛兽攻击的画。

描绘圣日曼纳过河领圣体奇迹的古画。

圣日曼纳圣殿,未腐化的肉体在法国大革命时已被人用石灰加水烧烧毁,现在展示的是骨络在其中的蜡像。

 日曼纳是个牧羊女,母亲过世後成了孤儿。父亲新娶的太太从一开始就因日曼纳的满脸痤疮而看不起她。 後母看她愈来愈不顺眼,坚持要她的先生让日曼纳住在地下室。 可怜的女孩於是完全被隔离,只有老鼠是她唯一的朋友。 自後,日曼纳与天主的关系愈来愈接近,也愈来愈深爱圣事,也每天都参与弥撒。 为了领受圣体,她放下羊群前往教堂,很奇妙的是羊群从来没遭受野狼的攻击。 为了到教堂去,日曼纳必须穿越名为Courbet的河。 一日,由於连日来的滂沱大雨,河水已经涨得无法通过,但是勇敢的曼婕不愿意放弃领受圣体的机会,决定穿过急急湍流。 在下水前,曼婕向着河水划了十字圣号,颂念祷经,而河水神奇地分开了;曼婕回程时,河水又再度分开让她通过。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法国,1608年 法费内 Faverney, France

教堂大火,明供着圣体的圣体光座却悬在空中而无损

一个圣神降临节前夕,法费内一座修道院的隐修士摆上圣体供信友朝拜。 夜晚时分,圣堂内起了一场大火,烧毁了祭台和圣物,而放着圣体的圣体光却丝毫没有受损。 圣体光悬在空中,几天後才降在新建的祭台。 奇迹的圣体至今依然保存着,吸引着许多朝圣者前来瞻仰。


位於法费内的声母座堂,及教堂内景。


描绘圣体奇迹的古画。

教堂里描述圣体奇迹的彩玻。

明供发生过奇迹的圣体。

 十七世纪时,基督新教和卡尔文教利用许多物质利诱,给与愿意转教的来自天主教派的贵族和神职人员,而得以很快地遍布全法国。 这个事件动摇了许多人的信仰,即使是隐修院的修道士也不例外。 曾经在法费内一座本笃修道院中,会士已离了会祖的会规甚远, 唯独最为敬礼白衣圣母,因为白衣圣母所行的奇迹远近驰名,靠着她的转求,许多奇迹已经得到证实,其中包括两个尚未领洗的婴孩起死回生。 1608年圣神降临节前夕,隐修士布置祭台,准备摆放圣体供人朝拜。 由於圣体光的玻璃太大,隐修士放入了两块圣体。 晚祷之後,暂时将圣体光留在祭台上。隔天早上,更衣所管理员打开圣堂的门时,发现浓烟密布,祭台都是火。 管理员大声喊叫,隐修士和其他人都跑来灭火,并移开灰土,希望找到圣体光。

 当烟散开後,人们很惊讶地看见圣体光悬在空中。人群愈来愈多,争看火灾後丝毫未受损伤的圣体。 隐修士徵询了嘉布遣会士之後,决定重建祭台,并为这次的圣体奇迹举行一台感恩圣祭。 弥撒当中,当神父举扬圣体时,圣体光缓缓降在祭台上。 圣体奇迹调查完後,Besançon总主教於7月10日宣布了这次奇迹的可靠性; 接着9月13日时,Rodi总主教,也是布鲁塞尔的教廷大使将这件事上呈给教宗保禄五世,於是教宗特别颁发大赦诏书。 圣体奇迹重新燃起许多人的信仰之火。 1862年,教廷圣礼部准允纪念这次的圣体奇迹,1908年,圣体奇迹发生後三百年,全国圣体大会隆重举行庆祝仪式。 如今,人们依然可以前去朝拜其中一块圣体,至於另一块送给Dôle教堂的圣体,则不幸於1794年毁於改革份子之手。

法国,1608年 法费内 Faverney, France (其他描述)

圣体悬空共三十三小时

 在法国法味奈发生的圣体奇迹,不涉及圣体变肉或圣体变血,而在乎超然地免除“重力”的自然定律。
 在其圣堂发现显奇迹的修院是圣古德(St. Gude)於第八世纪建立的。 修院建立在圣本笃会规上,被命名为“白衣”圣母,此乃为光荣站在歌咏席右边的小圣堂中的小塑像。 修院原先收容修女,於一一三二年修士代替了修女。
  修院的神修生活在早期的一六00年,不及以前所度的生活热心。人数只有六位隐修士与两个初学生。 为支持那时为当时代誓反教影响所消弱的教民信德,修士们举行某些常年的礼节,内含为光荣五旬节与节後的副节日的朝拜圣体。 为准备礼节,在装饰的圣体栏杆前,紧靠歌咏席进门处安放一座明供圣体祭台。
 一六O八年,圣神降临主日的礼仪,有很多人参加。 在黄昏时,圣堂门锁好,修士们准备隐退,两盏燃在圣体前的油灯留下照明,圣体则在简单的圣体光中明供在祭台上。
  第二日,星期一,五月二十六日,当管圣堂的董加尼(Don Garnier)打开堂门,他发现圣堂弥漫在烟气里,在祭台各方面,升起火焰。 他匆忙回修院,去唤醒隐修士,他们立刻参加救火,努力搭救圣堂。 一旦,火焰熄灭了,有一年轻的初学生,名为雷德洛(Hudelot)只有十五岁, 注意到圣体光悬在空中稍微倾斜,没有接触祭台後面的栏杆。 (圣体光悬空)
奇迹的新闻很快传开,村民丶周围地方的司铎,不久,就拥满圣堂。加布遣魏索(Vesoul)的会士也赶来,目睹奇观。 许多人敬畏地跪在悬空的圣体光前,但是许多有怀疑的人,派人来亲自调查奇迹。 经过其馀的一天和夜间也不有设任何限制,允准好奇的人,在地区周围自由活动。
  五月二十七日大清早,从周围附近来的神父,在奇迹继续时,接连不间断地轮流献神圣弥撒。 约在午前十点钟,在买诺之本堂(Menoux)尼阁(Ni cholas Aubry)作弥撒成圣体时, 信众看到圣体光移动方向到垂直的位置。慢慢降到祭台上(该祭台移进来以代替在火中烧毁的祭台)。 圣体光悬空共延续三十三点钟。
 在五月三十一日,德里(Dela dg Rye)之总主教费迪南下令调查,由修士丶司铎丶农人丶村内人,五十四个宣誓证明。 在一六O八年七月三十日研究宣誓记录以及在调查时所搜集的资料,以後总主教则决定支持奇迹。
我们应该稍微详细地研究奇迹的某些方面:
  大火焚烧的祭台——四支脚外,都化为一堆灰烬——所有的祭台和大饰品也不例外。 装饰祭台两边蜡台之一已为烈火熔解,虽然如此,圣体光没有熔化,它整个地毫无伤害。 在该圣器中的两片圣体也完整无损,只有一些变黄。 附着於圣体光的水晶管内,有四件圣物,也毫无损伤,这些物件中含有圣女佳德圣体,一块保护绸, 教宗对大赦的声明,一封主教函,它的蜡封已熔化,流到羊皮纸上,但没有改变原文。
 有关圣体光的悬空,有五十个证人,涵盖许多司铎都肯定:当圣体光好似倒向圣体栏杆时,实际留有相当距离。
 证人们也肯定,圣体光与支柱面,悬空共三十三点钟。
  宣誓的证人们也签署了文件,现仍保存在圣堂里。 他们也发誓圣体光悬空,不是由於在奇迹四周活动人的动力,不是由於进出圣堂教友,不是由於在烧毁的祭台旁的站立者和低声细语, 更非由於触动圣体栏杆,或由於修士们清除失火残馀的动作,以及在同一地点装配祭台的动作,才发生这种现象。
 人们装一块大理石板在悬空的位置下,标识显奇迹的地方,在石板上雕刻的字乃是:显奇迹的位置。
 一六O八年之十二月,在腾空显灵的圣体光中圣体之一隆重地迁到杜耳市面上,该城当时乃是公国的首都。
 在法国大革命时候,显奇迹的圣体光,不幸毁坏了,但是圣体由因法味奈市面上议会的成员保存,没受损害,他们把它藏起来,一直到危险过去。 以後圣体光由大革命前开始绘制的书样复制,在热火仍炽而蜡烛变作熔化铜液以後,新圣体光仍保存着,以支持显灵迹悬空的三十三点钟的同一圣体。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法国,1668年 莱叙尔姆 Les Ulmes, France

朝拜圣体时看到耶稣在圣体中

莱叙尔姆当地发生的奇迹是这样的。当供奉圣体朝拜时,圣体上出现了一张人脸。 棕色的头发垂肩,脸上发光,双手交叉,身上穿着白长衣。 经过检查後,主教准允举行仪式。直到今天,人们还可以看到凹槽。 150年来,奇迹圣体即是被存放在此。法国大革命时,Pu y-Notre Dame的堂区助理司铎因担心奇迹圣体被人亵渎,因而虔诚地领受了。


莱叙尔姆堂区的教堂。

描述圣体奇迹的旧作,如今保存在巴黎。

 1668年6月12日,基督圣体圣血节八日庆的星期六,圣体供奉在莱叙尔姆的小教堂内。 Nicolas Nezen神父在信友高唱「信友齐来」(Pange lingua)的其中一句「天主圣子,一言甫出,面饼即化成圣体」, 神父也正在献香时,突见圣体光中的圣体出现人形。 他的棕发垂肩,面容发光,双手交叉,身穿白长衣。这次的显现在祭台上持续超过15分钟,神父还将圣体光放得更正些,方便教友看更清楚。 6月13日,神父将这件事告知Henry Arnauld主教,主教於是下令展开调查。 6月25日出版的牧函中提到了关於奇迹的「信友记述」。 在许多之後客观评论信函的作品中,道明会Gonet神父的Clypeus Theologiae第八卷的内容最引人注意。 Gonet神父的作品於1669年首次由法国Bertier出版社出版。

 主教下令广传这次的奇迹,为此请Edelynck丶Jean Bidault de Saumur和巴黎的出版商Ernou制作了三块刻版画。 第一块十分精致,保存在巴黎。一直到十八世纪,每逢显现纪念日时,莱叙尔姆堂区依旧会举行庄严的庆祝仪式。 1901年,昂杰(Angers)全国圣体大会在这里的堂区举行。1933年举行的全国圣体大会中,有一场完全讲论1668年所发生的奇迹。 如今,当年保存奇迹圣体几乎150年的凹槽依然清晰可见。 法国大革命时, Puy-Notre Dame的堂区助理司铎因担心奇迹圣体被人亵渎,因而服用了圣体。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法国,1822年 波尔多 Bordeaux, France

明供圣体中圣体降福,耶稣在圣体光座中持续显现二十多分钟

波尔多发生的圣体奇迹持续了二十多分钟,耶稣显现在圣体光中,降福朝拜圣体的人。 至今人们依旧可以拜访发生奇迹的圣堂,朝拜圣体光中的圣体。 这座圣堂位於法国马提亚(Martillac),的「静独」(La Solitude)默观团体内。


波尔多圣厄莱里堂(Church of St. Eulalia),圣体奇迹发生於这教堂在圣家隐修会朝拜圣体的圣体降福礼仪开始。

发生圣体奇迹时用的明供圣体光座。

圣体奇迹的明供圣体光座现今保存於法国Martillac的圣家隐修会院及内景。

圣家隐修会(Community of Holy Family - Lady of Loretto)创办人可敬者Venerable Pierre Bienvenu Noaille神父画像。

圣家隐修会修会首位院长Rita Bonnet修女和两位孤儿。

 波尔多所发生的圣体奇迹,与真福Pierre Noaille神父所创办的团体关系密切,如今,这个团体依旧活跃,尤其在亚洲和非洲。 团体成立在波尔多的玛札亨(Mazarin)路。在团体的圣厄莱里(Sainte-Eulalie)圣堂中,奇迹持续了二十分钟。 当Pierre Noaille神父与Delort院长在圣堂举行交接仪式时,耶稣出现在圣体中,与圣体一同降福会众。 耶稣在公拜圣体的圣体中降福圣人,而当时许多人都在场,得以仰瞻祂超过二十分钟,有些人也作证曾听见声音说道:「我是自有者。」 Aviau的蒙席听完当时在场人士的证词之後,证实了这次的奇迹显现。 如今,人们依旧可以到发生奇迹的圣堂朝圣,并且朝拜圣体光里的圣体,耶稣曾显现在圣体中。

法国,1822年 波尔多 Bordeaux, France (其他描述)

耶稣在圣体光中显身

 在法国大革命(一七九三—一七九八)秩序恢复以後,教会内兴起巨大的努力,来修复在这些可怕的动乱丶混乱和毁坏的几年间所受的损害。 这样一种伟大的时期,在法国教会开始创建,许多教会的机构,则奔走於各种仁爱工作。
  波尔多市邀天福,拥有三个新修会团体。威廉(Fr.William Joseph Chaminade)神父建立第一个男修会, 名为圣母会士(Marianists): 骆路(Laourous)姆姆建立一团体,为照顾穷困的妇女; 那义伯铎(Peter de Noailles)组织了一个号称“波尔多圣家”协会,它的会员以各种方式服务教会。 这最後的会团,有时称作罗来德妇女,建立於一八二O年,即是显奇迹之前二年。 它的创建人那义神父,当时是圣欧来丽(St. Eulalie)本堂。 波尔多圣家会迅速发展,在波尔多和附近的乡间建立了许多支会, 就是在这些支会之一的圣堂中波尔多之奇迹发生了,另外是马扎兰路22 -24号尤为出名。
 我们来让执行任务的司铎,述说这奇迹的事实,因为他小心翼翼地记录了。下边乃是部分文件的释义。
  “我愿意表明我是一位司铎,居住在波尔多圣欧来丽堂附近,我只有一个目的,公开肯定我愿记录有关在罗来德妇女支会事件的恩惠。 我是此奇迹的证人,我愿意在我救世者,我的天主前作证,并肯定在现在声明中所涵盖的事实的真理。”
  那义神父是罗来德会的院长,他不能亲自给罗来德会部作圣体降福,他要求我代替他去行礼仪, 我於七十日之主日(本月三日),下午四点钟找到了姐妹们的会部。 当我来到时,准备作圣体降福。 自然地把圣体供出来,但是我还未向圣体上完香(用提炉),那时我注意圣体光,我晓得我把面形放在里边,不过我看见的不是面形, 而是我们的救主,头丶胸与臂在充当他框架的圆周中间,像一绘画,所不同的是:这绘画栩栩如生。
 他的外表很白,看来是一位三十岁的青年,非常俊美。他穿着一件暗红色的披肩,披在他的两肩和胸间。 他的头不时偏向右边与左边,我因此奇迹而感动,不相信我的眼睛,我想那是一种幻想,但是奇迹仍继续, 我不能固守在这怀疑中,我对拿提炉走向我的辅祭作一记号,我问他看到一些非常事? 他回答说:他已经看到奇迹,他还能看到它,我告诉他去请院长来。 她就在祭衣间,也为此奇观而感动,而贯注在启示她的灵感中。 关於我自己,我俯伏在地,只抬头看,在救主前自谦自卑。 因着恩惠,流下喜乐之泪。在圣咏丶歌经与祈祷时,奇迹仍继续。 当圣歌结束,我走近祭台,我不晓得其所以,因为那时我似乎失掉了勇气,我把圣体光拿在手中,施给人降福, 在那一时间内,我默观在我手中可看到的救主,我施给罗来德姐妹显灵的降福,毫无怀疑,这为新建修会非常有益。 我把圣体光放在祭台上,当我打开它时,我看不到我们的救主,藉以降福群众的面形。我全然颤栗,泪水盈眶,我离开了圣堂。
 当我在圣堂外边时,会院所有的人和堂区的在俗教友都问我,是否看到奇迹,他们对此事提出许多问题。我只能说这些话: “你们看到了我们的救主,那是他给与我们的显着恩惠, 为使我们纪念他实在与我们同在,并要求你们常爱他,超越从前,实践修德,因为他赏给了你们如此大的圣宠。 ”我於是离开,回到住处,但是夜间,只能想我所目睹的奇迹。 第二天是星期一,我去圣欧来丽本堂,看本堂神父,我对他述说发生了什麽事,其他的人也来到,述说奇迹。 甚至纵然我想详细地加以述说,但是辅祭者与曾在圣堂少数的外来人已经述说了他们所见的。
 什麽发生了,我表明我已看到了,几乎用我的手摸到的。 我的作证结果是什麽,假如我拒绝证明真理,我要看我自己是众人中最不知恩者与天大的罪人。
 文件署名:“德乐,司铎:[Delort, Priest]日期为一八二二年二月五日。”
 除此证明以外,在祭衣间跪着的院长姆姆,也给了(证明)。 在她声明的开始,她承认:虽然那时习惯在圣事中的耶稣前低头,但是她仍然感觉到偏爱注视圣体。她继续说:
  我领念:“面形为全然发光的我们的救主丶耶稣基督所代替。”我能看以他的头至胸部, 她被卡在圣体光环中,他好像时时在动,继而他的面似乎愿意在我跪的一方面探出来。 我看到光芒从各方面闪烁,如此之速,真像每道光芒刹时间似乎长花茎,最後在它消逝前,花朵爆破一般。因我不转晴地注视, 1丶我在唱敬礼圣体圣歌,念祈祷经文与赞美诗时,我没有小声唱,因为在我心内有巨大的热忱。 我对我自己说,假如天主真愿意把自己显示给我,我要高兴,我要欢喜地去见他,因为我常愿意这种恩惠, 我觉得那只是一种幻想,不过,我常常能够在同一形状下,观看救主。 我是如此贯注他的临在。我竟不知道在司铎和别人身上所发生的效果。 我到修会,没有说给任何人,但是有人来到我处,告知给我,他们看到了什麽。 我那时才知道,我没有错误,我为了他加给我们穷本部的圣宠,赞美我们的主。 我在耶稣丶玛利来和若瑟前证明这一切事,虽然我们用我们的肉眼不常看到他,但是他仍赏我们圣宠看他。
 文件署名:“三位一体姆姆,罗来德会院院长,一八二二年二月六日。”
其他的证明是辅祭儿童和几个目睹证人说的而又签名的,他们众人都证明看到了救主的头与胸部,同他活动的双臂,同时他向集会人众微笑。 他们声明:有时他的左手放在红披肩上,右手则举手降福他们。这一神视持续一台降福,延长二十分钟。
 波尔多总主教根据所有的报导,发表了教会的承认。 教宗良第十二世不久确定了这事件,签署了特许状,在圣堂内制定了圣家庆节,为纪念该一事件在该修会的圣堂内发显了奇迹,而承认了该一修会。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德国,1055年 温戈登 Weingarten, Germany

 这九百年来,在温戈登一座本笃隐修院中,人们还可以瞻仰一部分耶稣的圣血。 许多历史学家都提到,曼图市一位名叫Longino的军人带着基督的圣血,分送给不少当时的权贵者(如着名的查理曼大帝),和好几位教宗。

 每一年,温戈登举行纪念这件圣物的游行仪式(称为「骑队游行」(The Ride))。


耶稣宝血圣髑丶及存於温戈登市政厅的十七世纪画作。

温戈登圣玛尔定座堂丶堂内保存着宝血的圣髑盒。

耶稣宝血圣髑的骑队游行丶描绘温戈登举行游行的古画。

位於曼图市的圣安德肋本笃会院长Albert神父於1278年3月1日写的信中确定,曼图市所保存的基督圣血,最初是存放在温戈登的隐修院中。曼图市和温戈登结盟。

存於曼图圣安德肋大殿的耶稣宝血。

位於曼图市的圣安德肋大殿丶纪念耶稣宝血的游行。

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丶存於其中的一些耶稣受难圣髑丶教宗碧岳二世瞻仰圣髑。

存於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兵士用以刺伤耶稣肋旁的圣矛。

存於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耶稣十字架的一根钉子。

存於波兰的Czestochowa,沾了十字架上耶稣滴下宝血的泥土。

耶稣苦难十字架的一小块木头。如今存放於罗马的耶路撒冷圣十字架大殿。

 耶稣的圣血也到达了温戈登。一份1055年的古文件提到,有人送给法兰克人(Franks)王亨利三世一部分圣血。 圣血之後成为法兰德斯(Flanders,译按:指今住在比利时操荷兰语人)Baudouin公爵的遗产,然後再转送给他的女儿Judith。

 当巴伐利亚(Bavaria,今德国的一个州)王Guelfo四世向Judith求婚,这份珍贵的圣血就成了公主嫁过去的礼物, 接着再送给温戈登的本笃会,由当时的Wilichon院长负责保管,并於1094年举行隆重的庆祝仪式。 由於有这珍贵的圣物,本笃会院长收到几位教宗颁布的大赦令,这座教堂也成为极为重要的宗教中心。 每一年,温戈登举行纪念这件圣物的游行仪式(称为「骑队游行」(The Ride))。 在这支约3,000匹马的骑乘队伍中,有各堂区代表,及每个教堂的司铎代表参加。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德国,1125年 贝布伦 Bettbrunn, Germany

贝布伦发生的圣体奇迹是这样子的。 一位非常虔诚的乡下人,由於过度热心,偷了一块圣体,带到一块名为Viehbrunn的田里。 有一天,圣体突然掉了出来,没有人能捡起来。 大家都努力试过,最後是由Regensburg主教承诺在当地造一座大教堂光荣天主之後,才拾起圣体。 圣体奇迹的消息遍了各地,吸引了许多朝圣客。



贝布伦的圣救主堂及内景。

古画中的是圣救主堂。

信友到贝布伦朝圣。

 贝布伦村和目前的圣救主堂的建造,都是起因於1125年的圣体奇迹。 今日的村庄和教堂所在地之前,是一块名为菲布伦的小田,田旁边是一口专供牲畜喝水的井。 田地的拥有人是一位非常恭敬圣体的人。 由於他住的地方距离Tholling市的堂区有一个半小时的距离,所以不能常常去参加弥撒。

 出於这份渴望,他决定偷一块圣体带回家。 这个农夫拿了根平常带在身旁的木棍,插在地上,顶端放上圣体。 每一天,当牲畜休息时,他就插上木棍,向着顶端的圣体跪下,接连好几小时。 这样过了好几个月,直到有一天,他一时分心,向着走远的牲畜扔出木棍,圣体於是掉在地上。 农夫非常心痛,蹲下身来捡拾圣体,但是怎麽都捡不起来。 实在不晓得该如何做,他只好找来Tholling市的本堂神父,神父也同样捡不起圣体,最後只好求助Regensburg主教。 主教和其他的司铎很快地来到现场。在主教承诺建造圣堂後,圣体终於被捡起来。 1125年时教堂完工了,圣体被保存在教堂内,直到1330年的一场大火摧毁了一切。 经过重建後的圣堂内放置了一根祝融过後,细心保留下来的柱子。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德国,1194年 奥格斯堡 Augsburg, Germany

 发生在奥格斯堡,以「妙哉奇迹」(Wunderbarlichen Gutes)之名流传各地的圣体奇迹, 许多书籍及历史文件上都描述了这件事,奥格斯堡国家及公立图书馆中,都可以找到这些资料。 一块被偷走的圣体变成带血的肉。由当代所完成的分析中,一致公认这是一块人类的血肉。 目前,圣十字架(Sainte-Croix)会院是交由道明会会士管理。


放奇迹圣体的圣髑盒,这件奇迹以「妙哉奇迹」 之名流传各处。

奥格斯堡圣十架会院。

 1194年时,奥格斯堡一位十分敬礼圣体的太太,因为在当时很难找到一间教堂有圣体龛可朝拜圣体,於是她趁无人注意时,将圣体装入手帕中带回家,包在蜡纸做好的信封内之後,放在衣櫉内。 由於1264年教会推广基督圣体圣血节,因此这个敬礼广为流传。 五年的时光过去了,1199年5月11日,这位太太感到良心不安,找圣十字会院院长Berthold神父办了告解。 神父於是前往这位太太家中取回圣体。 当神父打开装了圣体的蜡纸信封,发现圣体已经转变为带血的肉,看起来「分为两块,中间连着带血的纤维」 神父立刻跑去告诉城里的Udalskalk主教,主教下令将发显奇迹的圣体「由圣职班及民众随同,一同转送到主教座堂。 放置在水晶制的圣体光後,公开让民众朝拜圣体。」

 奇迹继续发生着:从复活节直到洗者若翰瞻礼日,圣体一直增长,大家都看到了这个现象。 之後,主教将圣体带回圣十字架会院,并为了「纪念这件伟大的事」,订定每一年有一天要敬礼圣体。 1200年,Rechber公爵送奥斯定会神父一个外边可以打开,内放圣体的长方形银盒。 其他已获证明的圣体奇迹包括婴孩耶稣显现在圣体上。 祂身穿白衣,面容发光,头戴金色黄冠,以及耶稣显现,降福会众。

德国,1194年 奥格斯堡 Augsburg, Germany 其他描述

圣体活起来

 该一奇迹的历史,乃由奥格斯堡的一位妇人开始的,她有一想法,将祝圣过的百饼带到家里。 为此,她在一大清早领圣体时,把圣体从口中拿出来,带到家中。 在家里做好两只蜡,将圣体放在中间,把边缘封好,作成一个蜡制的圣物箱。 这样保存圣体五年,不过在那时期,她的良心非常不安,竟在 一一九九年,将此事让本堂神父注意到,後者立刻拜访了她家,把圣体请到十字架圣堂中。
 在本堂神父中有一位名叫伯托德(Berthold)的, ,公认为是位大显神通圣洁的人。 伯托德神父被指定打开圣物箱,他首先注意到:圣体部分已变成血肉形,并有确定清楚的红色脉络。 所有目睹这蜡盒打开的司祭团中人,都惊讶不止。 他们最後商讨该事,继而决定:假如他们能将样品分成两分,那末,便能确定样品是什麽。 他们最後不知所措,因为不能分开,样品以线般的脉络结合在一起。当时人们即确信:样品乃是耶稣基督的血肉。
 有几位司铎见此,不声不响,其它人则害怕,有的人则提出意见样的事件应报告总主教,好使他注意——不必再迁延时间。
 主教伍大斯考(Udalskalk)小心翼翼检查了显灵圣体,在他面前许多本堂教友和其它地方的司铎也观察了该一奇迹。 当时主教命令把该显灵圣体复放在那一蜡箱中,而迁移到主教大堂。
 当圣体在大堂中,从复活节供到若翰庆节。在此期间发生了第二奇迹,圣体体积被发现增大,以致冲裂蜡箱,而与它分离。 这血红的圣体离开蜡盒,毫无人的干预介入。
 在主教的提议下,显灵圣体和蜡块同时放到一水晶容器内,送回圣十字圣堂中。 而该一显灵的圣体,则保存在玻璃容器内,毫无损伤地,在这圣堂内过了七八零年。
 主教戴克来(Dekret)於一一九九年五月十五日决定,每年为为纪念该奇迹要兴行特别的敬礼。 该一每年遵守的节日称作“神奇至宝”庆节,每年五月十一日作隆重弥撒,穿特定祭衣来加以庆祝。
  经过数年,别的圣堂也开始过节,其中有圣毛利资学院圣堂,继而在一四八五年圣乔治禁团圣堂,一四九六年有东克斥(Domkirche)圣堂。 於一六三九年 整个奥格斯堡教区都知道每年过此庆节,新建圣堂也采取了流传的礼仪。 在光荣神圣奇迹的庆祝时,许多疾病痊愈又传布发生了。
 一一九九年,节日後不久,奇迹丶疾病痊愈详情都在广为分发的文件中报导。 那时真幸运,但是在一三一四年圣十字禁团修院大火,将有关奇迹的原始报张都焚毁了。 数世纪法国着作家,只靠着这些早日的报纸,把以後许多有关奇迹的新闻都公布出来。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德国,1216年 班宁根 Benningen, Germany

 1216年班宁根的小村庄证实了一椿圣体流血的奇迹,稍晚,於1221年时,班宁根的居民建造了一间圣堂, 以纪念这个名为 Riedkapelle zum Hochwürdigen Gut(圣体奇迹的 Ried圣堂)的奇迹。 16 74至1 718年间, Ried圣堂(Riedkapelle)重新翻修扩建,以便接侍更多的朝圣客。 每年的基督圣体圣血节,人们从班宁根堂区游行到Ried圣堂,以纪念圣体奇迹。



Riedkapelle zum Hochwürdigen 圣堂。

Riedkapelle zum Hochwürdigen 圣堂内部。

由Johann Friedrich Sibelbein於1640所绘的奇迹圣体游行。

 一份1216年的文件记载着两个磨坊主人互相争讼的故事。 一天,在一次争吵之後,其中一人极为愤怒,在领完圣体之後,为了诽谤对方,就偷了一块圣体,藏在邻居磨坊石头缝里。 圣额我略瞻礼时,圣体开始大量渗血,村里的每个人和主教都知道这件事。

 亵圣的磨坊主人懊悔他所做的事,并为自己的过失办了告解。 为了纪念这次的圣体奇迹,由 JohanFriedrich Sichelbein负责在圣堂内画上壁画,以描述这件圣迹。 祭台上方的画描绘的是 Frédéri c d’Augsburg主教在曼民根(Memmingen)圣玛定堂,将圣体放在珍贵的器皿上。 历经几世纪来的朝代更迭,奇迹的发生过程已不太为人所知,有一段时期,人们认为这些画是Ottobeuren隐修院的复制品, 直到1987年修复时,才确认他们是原画作。 木头屋顶上的壁画描述基督的苦难,和圣经新旧约的故事。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德国,1255年 雷根士堡 Regensburg, Germany

 雷根士堡的奇迹起因於一位神父在弥撒中,怀疑耶稣真实临在圣体中。 当神父高举圣爵时,圣体龛上方的十字苦像活起来了,主耶稣向神父缓缓伸出手臂,拿走神父手上的圣爵,让信友瞻仰朝拜。


奇迹苦像。

描绘奇迹的画。

原来发生奇迹的圣堂。

 1255年3月25日圣周四,位於Ratisbonne的一位神父带了临终圣体去看一位临终者。 一进城时,突然他发现河水因为一场暴风雨而暴涨。 为了让人们通过,人们在搭了一条简便的木桥连接河两岸。过河时,神父滑了一跤,放着圣体的圣体盒掉了下来。 神父丶信友和当地官员在当天决定在意外发生之处盖一座圣堂。1255年9月8日,Albert主教以救主的荣光祝圣了圣堂,当天并举行了隆重的圣体游行。 从那时开始,圣堂常常挤满信友。两年之後,一段不可思议的事件肯定此处的神圣。 一位神父在小圣堂举行弥撒圣祭,却怀疑主耶稣真实临在圣体中。

 他有些犹豫地举起圣爵,同时听到有细微的声音来自圣体龛上方的木制十字苦像。 主耶稣缓缓向神父伸出手,拿起他手上的圣爵,让信友瞻仰朝拜。 羞愧的神父跪着请求主耶稣原谅他的疑心。 主耶稣还给神父圣爵,表示宽恕之意。 这个奇迹十字苦像如今依旧保存在雷根士堡旁边的小村庄里,每年有许多信友前来此地朝圣。

德国,1255年 雷根士堡 Regensburg, Germany (更多描述)

司铎疑,主伸手拿圣爵

 在雷根士堡(昔日名为累的斯堡(Ratisbon)许多年有两个同名的小圣堂,即圣救世主堂,两圣堂都涉及圣体的有兴趣故事。
  最早的一个,发显於一二五五年,该年的三月二十五日是星期四, 一位名叫董法来(Dompfarrer Ulrich von Dornberg)神父,预定送圣体给堂区的病人们。 司铎来到名叫巴加斯(BachSasse)小溪,小心翼翼地放脚在一狭长板桥上,他蓦然滑一跤,把他带的圣体盒丢出。 圣体从圣盒中撒到小溪的岸上,司铎好不容易地把圣体捡起来。
 堂区教友们听到这一不幸事件,决定在圣体受玷污的地方,盖一圣堂, 为赔补对圣体所施的不敬——虽然这事件并非故意的。於是,在同一天开始建起一木头小堂,三天后竣工。 在三月二十八日雷根士堡之主教,雅伯将这木屋称作「圣救世主」堂,并於九月八日(一二五五年)予以祝圣。 在这小堂里,两年後,发生了雷根士堡奇迹。
 在奉献圣祭时,某一司铎(名字未记出)疑惑耶稣真正临在圣体内。忽然间大祭台十字架上的圣身在他眼前活动起来了。 我们的主一只手离开十字架,向前伸出,把司铎手中的圣爵取过去。 司铎惊骇恐惧地退後,留心地注视着奇迹,热切地反悔自己的怀疑,就在那时,耶稣才把圣爵还给他。
在此圣迹後,许多人来朝拜圣堂,走很远的路。木头圣堂用教友慷慨的奉献,於一二六O年改造成石头建筑。 圣堂完工後不久,圣堂名字由救世主圣堂改成十字架圣堂,为光荣显灵的十字架,它在那里特别受恭敬。
 於一二六七年在石头圣堂旁盖了一座修院,交给圣思定会隐修士,他们主持修院一直到一八O三年。 一八五五年圣堂倾倒,沦为废墟。因为民众惋惜损失,在原址上又盖起另一圣堂。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圣堂相传被亵渎了。
  雷根士堡之第二座「救主圣堂」的历史: 一四七六年,由一个十三岁的童子始,他从圣宜美拉(St•EmmeraM)圣堂, 偷取了一个银质圣体盒,内盛许多祝圣过的面饼,当他跑到街上,把圣体撒到一房舍内。 一日,圣体被发现,有人隆重地收集起来,并以大礼,当着雷根士堡亨利第四主教的面,送回大圣堂。
 圣体被抛弃的房屋之人因(小孩子的)罪行害怕了,藉邻近教友的帮助,於同年盖起一座圣堂。 这座救世主圣堂位居维深•汉南佳思巷(WessenHahnen-Gasse)
 一五四二年在马丁路德逝世前四年,圣堂由路德教派充公了。数世纪用作旅社。
 相传在雷根士堡为恭敬圣体,曾有许多传承的礼仪与游行。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德国,1280年 克勒菲地区,卡内堡 Kranenburg Bei Kleve, Germany

 1280年,在克勒菲地区,卡内堡里的小城市里发生了一件奇迹,人称「神奇十字架的奇迹」。 有一个牧羊人因为生病,无法吞咽圣体,於是把圣体丢在树旁。这棵树随後被锯成二半,赫然发现掉出一个裁制完美的十字架。 人们在此处建了一座教堂,至今依旧是许多朝圣客到此一游的地方。 教宗及主教均鼓励向这个神奇十字架举行敬礼,并颁布特恩及特赦,最近的一次可追溯到2000年。



奇迹十字架。

保存奇迹十字架的圣伯多禄圣保禄堂。

圣伯多禄圣保禄堂内景。

每年9月14日为纪念奇迹所举行的游行。


保存在教堂里的十五世纪文件,记载着奇迹的发生。

 许多文件都记载了1280年所发生的圣体奇迹。卡内堡的一个牧羊人因为生病,无法吞咽圣体,於是把圣体丢在花园里的树旁。 他内心对这件事备感歉疚,於是把实情告诉了本堂神父。 神父立刻赶到事发地点,想捡回被丢掉的圣体,但却遍寻不着。 几年之後,有人决定将树砍成两半。 当树被砍成两半时,突然掉出一个刻得相当好的十字架。

 十字架「由圣体而生」的消息不径而走。 科隆的主教和克勒菲区公爵个人对奇迹的发生十分感兴趣,也常到这里朝圣。 1408年,卡内堡居民开始建造一座教堂以纪念奇迹发生。 这座教堂是莱茵河下游,一栋最具哥德式风味的教堂。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德国,1330年 瓦敦 Walldurn, Germany

 1330年瓦敦发生了一次圣体奇迹。 一部将这次的圣迹描述得最完整的文件是在1589年,由Hoffius修士所写。 弥撒中,一位神父意外地打翻了被祝圣的酒,酒变成了圣血,倒在九摺布上,呈现出基督苦难十字架的图样。 这块沾了圣血的九摺布至今还保存在瓦敦圣乔治圣殿侧边的祭台上。每年均有数以千计的朝圣客前来瞻仰圣物。


圣乔治堂内的旗帜,呈现圣迹的景况。

绘於1732年,现保存在圣乔治堂的画。描述Otto神父将发生奇迹的九摺布藏起来。

保存着这奇迹的圣乔治堂丶内景。

保存在左面祭台的奇迹九摺布,经过约7百年已经退色看不见布上图像。

1950年进行科学研究,紫外线照射下可看见布上有基督苦难像。

奥斯定神父为朝圣客展示奇迹九摺布。

奥斯定神父为朝圣客展示奇迹九摺布。


十一个带刺冠的苦像,像徵耶稣受难时被十一个门徒离弃。

 一位名叫Heinrich Otto神父正在举行弥撒圣祭,他一不小心,打翻了被祝圣的酒。 酒变成了圣血後,倒在九摺布上,并呈现出红色的基督苦难十字架的图样,旁边围绕者同样的十一个基督的头。 基督的头上戴着茨冠。 神父不敢说出这件事,把九摺布藏在祭台下好几年,直到临终前办告解时,才将九摺布的事情告诉另一位神父。

 从一刚开始,圣物就十分受人敬仰,并且治疗许多人,也有人奇迹似地皈依了。 1445年时,教宗恩仁四世肯定这件奇迹,并宣布几项大赦。 全欧洲都晓得这个圣迹,好几世纪以来,许多艺术家以这个主题作画。 目前的圣殿是在1698到1718年时,由美茵兹(Mainz)总主教Franz Lothar von Schönborn所建。 1962年时,教宗若望二十三世将当时的教堂升格为圣殿,1938年时交由奥斯定会管理。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德国,1383年 威尔斯奈克 Wilsnack, Germany

 1383年,威尔斯奈克发生了一场烧毁全村的大火。 在教堂灰烬中,人们发现三枚完好无缺的圣体,并且不停地流着鲜血。 朝圣客自此後不断涌入,为此这里盖了座圣堂,以纪念奇迹。 教宗恩仁四世於1447年发下两道诏书,同意在这里举行敬礼仪式。


描述圣体奇迹经过的古画。

纪念在威尔发生圣体奇迹的石碑丶纪念三枚奇迹圣体。

威尔斯奈克的圣尼各老堂。

威尔斯奈克的圣尼各老堂内部。

Dietrich伯爵为自己曾经质疑流血圣体的真实性表示忏悔後,恢复了视力。

 1383年8月,Heinrich von Bülow伯爵抢夺了威尔斯奈克後,又放了把火烧尽全村。 在教堂的灰烬中,人们发现三块完整,但还流着鲜血的圣体。自此之後还发生许多次奇迹。 例如Dietrich von Wenckstern伯爵怀疑流血圣体的真实性,随即失明了,一直到他後悔自己怀疑奇迹的真实性後,才恢复了视力。 这个消息很快地传遍大街小巷,於是在1384年,Havelburg主教确认威尔斯奈克「流血」圣体的奇迹。 教宗伍朋六世同意重盖教堂,堂内还增加了由Magdeburg总主教,及Bradenburg丶Havelberg和Levus主教赠送的奉献物。 一直到十六世纪,威尔斯奈克已经成了欧洲很重要的朝圣地。

 幸好有络绎不绝的朝圣客,教堂因此有足够的经费可以盖一间大教堂,名为圣尼各老堂,以纪念圣体奇迹。 教堂是以红砖盖的哥德式教堂,如今已成为德国北部典型的建筑样式。 放置三块奇迹圣体的圣体光已於1522年的另一场大火中被烧毁。 然而许多文件和艺术作品还是传颂着这个圣迹。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德国,1417年 厄丁 Erding, Germany

 1417年的圣周四,一个农民偷了一块圣体。在路上,圣体由他手上滑落,但他怎麽也捡不到。 刚好主教赶到了,将圣体拾起。 人们在发生奇迹之处建造了一座圣堂,许多尊敬圣体奇迹的人因此得到治愈。




圣殿内景。

厄丁的圣血圣殿。

敬礼圣依西多禄(农人)的祭台。

 一位穷农夫自觉就算一天长时间工作,家里的经济状况还是没有改善,反而和他从事同样工作的邻居却过得很舒适。 一天,农夫问邻人要如何才能赚到这麽多钱,邻居回答自己成功的方式,就是家里保存了一块圣体。 可怜的农夫一点都不懂得信仰的意义,只认为圣体是一种护身符,就决定学邻居也这麽做。 圣周四时,他去参加弥撒,领了圣体,就偷偷将圣体藏在布里,离开教堂。但是他马上感到後悔,决定还回圣体。 在回程的路上,圣体由他手上掉出来,飞在空中。他到处找都找不到。 内心很恐慌,农夫立刻将这件事告诉本堂神父,神父很快就到了圣体失踪的现场。

 一到达现场,神父看到圣体落在田里的土块上,发出光芒。 他接近圣体,想要捡起来,但圣体又飞起来,消失在空中。 神父通知主教这件事。 主教亲自前来发生奇迹的地方,圣体又飞起来了。 主教和当地居民决定建一座圣堂,以光荣圣体奇迹。 从此後,朝圣客络绎不绝。1615年时,地方教会当局建了一座巴洛克式的圣殿。 1677年9月19日,Kaspar Künner de Freising主教祝圣了这座圣殿,并将圣殿奉献给基督圣血。 人们带来各种不同的圣物,其中一样是基督圣血。 从1992年开始,圣殿委托由旷野圣保禄隐修院会士负责管理。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德国,1970年 斯第奇 Stich, Germany

二处圣体血斑布


 三个村庄形成一本堂区,位於西德的巴伐利亚地方,靠近瑞士边境,斯第奇一区是三村中最小的。 一九七O年,一司铎从开始於罗马时代玛里亚.莱因河朝圣地以来,就给此三村服务。 因为本堂司铎病了,有一瑞士访客承担起他的职务,准备在斯第奇小教堂作特利腾弥撒,时在一九七O年六月九日,星期二晚八点。
 弥撒以传统方式进行,一直到成圣体後,那时神父忽然间注意到在接近圣爵的九摺布上,有一小红点,它不久即扩展至一枚硬币大。 在举扬圣爵时,司铎看到另一红点在九摺布上,放圣爵的地方。他怀疑有漏隙,赶快伸手摸圣爵底下,不过他发觉毫无湿意。
 司铎在结束弥撒後,彻头彻尾地检查盖祭台的三层布1丶九折方布;2丶在其下用作第二层之狭小方布;3丶盖整个祭台的长形祭台布, 任何理由也解释不出来斑点的出现。司铎在把血点布锁在一稳妥地方以後,就去到本堂住所,向卧病的神父报告这一偶发事件。
 六月十一日,星期四本堂瑞士司铎把染血点的圣布更仔细地检查後, 二人对血点不能找到自然的解释,在摄像後,把布送到化学实验室去化验分析。
 实验的结果,一大学的综合机构之曼德修女(Sir Marta Maria)把结果送来。 在她致二司铎的信中,(该信为作实验签署的)她声明: 圣布交给四位不同的从事分析的人,而没有给他们述说有关在祭台所发生的事情一句话。她写道:
 “我听了你们严紧的命令,只是询问技师:这些血斑是葡萄酒染的,或是血迹,抑或是其他物质。 四种分析的结果,指示出血斑乃是人血所造成。 此外,临床实验主任称:依他的考量的判断,血最确定的乃是人在受极端痛苦中的血迹。”
 从事实验室的人都是主任丶行家与实验分析家。
  一九七O年七月十四日晚八时,瑞士司铎预备在斯第奇小堂照着特利腾弥撒经文举行另一神圣感恩祭。 该日正遇到圣碧岳五世颁一五七O年诏书周年。在那文件前,教宗命令普世的弥撒都是按照罗马弥撒经文进行的。 主教们不能随便用自己的弥撒经文。教宗碧岳五世的弥撒经文乃是特利胜革新部分出版的。
 司铎在开始弥撒前,确定石祭台丶祭台布丶九折方布和圣爵都绝对清洁,并在良好的情况下。 在成圣体後,不久,却在九摺布上出现红斑点。 司铎稍转身召唤管堂的,给予在祭衣间管堂的一小记号,叫他来到祭台。当管堂的惊慌地注视红斑时,司铎即分送圣体。 会众注视管堂的不寻常的表现,怀疑有什麽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於是在弥撒的其馀部分, 显出不安。 司铎在弥撒後,为补偿民众的好奇心,而允许他们来近祭台,亲自检查血染斑点。
 第二个偶发事件,同样立即报告给本堂司铎。因为六月九日的圣布交给了一大学的综合医院之机构, 本堂司铎决送七月十四日之圣布到塞尔斯(Cercee)区之医院,用了同样的预防措施,毫无谈起血斑的来源。 只是要求科学证明染血斑的流质。
 七月十四的血迹化验结果,於一九七O年八月三日出来,一份复杂报告呈递主教,简短地述说:血迹由人血组成。
 在这些试验被接受後,又从几个在七月十四显奇迹时,在祭台上所看到血迹的人得到说明。在一九七O年十一月八日,斯第奇圣堂之管理人,若瑟. 答尔舍(Joseph Talscher)发表道:
  七月十四日晚上,神父在斯第奇圣堂作弥撒,我们想到六月九日,确知盖祭品的布清洁,毫无污点: 在领圣体後,司铎给了我记号,手指祭台,那时我看到污斑。 在弥撒後,我们都走近去看台布,另外看那块像司铎所领圣体那麽大的血迹,我们在上边非常清楚地看到一十字架。 我们惊讶地面面相觑,这血迹与六月九日的同一司铎作弥撒的血迹没有多大出入,我准备用誓词把这一切再重复一次。
 陶舍.若望(Mr. Johannes Talscher)是马里亚.莱因朝圣地的管理圣堂者, 也是斯第奇管堂的弟弟,他发表,他七月十四日在斯第奇圣堂参与弥撒,他又说:
  当同一位神父作弥撒时,我知道六月九日的圣血奇迹,这样我希望第二次再重演……在弥撒完, 可敬神父要我们念“天主经”三遍,为光荣我们主的宝血。 那时他颇显感动,对我们说:“六月九日的现象又遇到了!”他让我们到祭台上。 我看到四片血点。一个有神父领的圣体大小,并在上边看到十字架。第二个如同教友领的圣体大小,另两个尤大,它们全呈红棕色。 那是我的坚固而又考量过的意见:这些奥妙的血斑,没有自然的解释。
 西德乐山希木(Rosenheim)市医院有一护士,她也是一位修女,曾参与七月十四日的弥撒, 在她的一九七七年十一月十日说明中,给了我们进一步的详述: “我们都到祭台前,首先,我看到三片血迹,其中大小有如神父领的大圣体。 其他两个如同送给信友的小圣体。继而玛里亚修女道出惊讶的呼唤,指出在祭台福音一边的第四片血斑。 我们都兴奋地表示:'看!在每一片上还有十字架。 '血迹的轮廓细薄。血斑按纺织品纹路漫散开来,不如同一般的液体,而是真穿过祭台布,且是有'黏性'的。 所有呈现在目前的都使人惊讶而深深感动,像在一种惊人的状态中。”
 在另一说明上,是由几位在七月十四日望弥撒的人一同签署的,他们发表,在看到血迹後,发现血迹是湿的,有各种不同的面积: “同样的血斑不能看到九折以下小块布上:许多这些血斑中间都有十字架。此外,两层祭台布被同一血斑湿透了。”
 奥格斯堡主教,若瑟斯丁飞适时知道了两件事。 他指派了一个调查委员会,於一九七O年十月九日要求瑞士神父报告两个奇迹的一切详情。 主教在研讨科学界检验的结果,又在接见证人之後,於是把事情呈递罗马(教义集会)。
 斯第奇的人民晓得受宠遇,得以在他们卑微的小村里,有两个圣体奇迹,结果体验了对於圣体有更深的恭敬与爱慕。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印度,2001年 奇拉塔克南 Chirattakonam, India

 2001年5月5日发生在奇帆度(Trivandrum)的圣体奇迹是最近才发生的奇迹。耶稣头戴茨冠的面貌出现在圣体中。 奇南度(Trivandrum)教区总主教──真福Cyril Mar Baselice写下这次的圣体奇迹: 「……为信友而言,我们所看到的就是我们所相信的祂……若天主用这个记号同我们说话,祂是在等待我们回覆。」 发生奇迹的圣体放在圣体光中,保存在教堂里。



供奉着奇迹圣体的圣体光座。

奇拉塔克南圣玛利亚堂内。

奇帆度教区Cyril Mar Baselice总主教。

 Johnson Karoor神父是发生圣体奇迹的教堂的本堂神父,他叙述了事情的经过: 「2001年4月 28日,在奇拉塔克南(Chirattakonam)的圣玛利亚堂区教堂内,我们如同每年一样举行圣达陡(St. Jude Thaddeus)九日敬礼。 8点49分,我摆上圣体光举行朝拜明供圣体,几分钟後,我看到圣体上出现三个点。 我静下来祈祷,注视着圣体光,同时邀请信友瞻仰这三个点。 接着我要求信友在我送圣体回圣体龛时,继续祈祷。 4月30日时我主持弥撒圣祭,隔天就出发前往奇帆度。 2001年5月5日星期六早晨,我一如往常打开教堂的门,准备举行弥撒。 我打开圣体龛,想看看圣体光中的圣体,很快地,我看到圣体上出现一张人的脸。 我非常感动,请求信友祈祷。我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唯一看到脸的人,所以就请了圣咏团的孩子也来看看。 他告诉我:『我看到一张人的脸。』我注意到其他信友很专注地盯着圣体光瞧。」

 「朝拜明供圣体继续进行,时间一点一滴慢慢地过去,人的脸愈发明显。我没有勇气说话,而是开始流泪。 我们习惯在拜圣体时宣读一段福音。当天正好念到圣若望福音第二十章,叙述耶稣显现给圣多默,并要玛多默看祂的伤痕。 讲道理时,我只说得出几句话。 我立刻为圣体上出现的脸照了相片,然後就到可可度(Kokkodu)堂区举行弥撒。 两个小时後,照片流传开来;圣体上那张人的脸也愈来愈清楚。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义大利,6-7世纪 罗马 Rome, Italy

 这个发生奇迹的圣体现在保存在德国Andechs的圣本笃修道院中。 圣迹於595年发生在罗马,当时教宗大圣额我略正在举行圣祭。 正当领圣体时,一位罗马贵妇笑了出来,怀疑基督真实临在祝圣的饼酒中。 教宗非常不悦这位贵妇的举动,决定不将圣体给她,此时面饼立刻变为体血。


画字: 圣物盒中放着发生奇迹的圣体。如今圣体依旧保存在Andechs中。圣体存放在Andechs的这座圣堂中。古《弥撒经书总论》,上面画的是教宗大圣额我略举行弥撒。《教宗大圣额我略的奇迹弥撒》,由Domenico Cresti所绘(1559-1638)。正当奇迹弥撒时,教宗大圣额我略带领许多灵魂出离炼狱。《教宗大圣额我略的弥撒》,存放於法国Paray-le- Monial的Hiéron博物馆。Andechs圣本笃修道院的教堂。《教宗圣额我略举行弥撒时,苦难的耶稣显现》,此由Adrien Ysenbrandt於十六世纪所绘。 画字: Nicolò Circignani(义大利Pomarance省人,亦称为Pomarancio)所绘的《教宗大圣额我略的圣体奇迹》。位於罗马Celio圣额我略堂的柱廊的小天窗。教宗圣额我略的圣像。 位於罗马Celio的圣额我略堂。

 关於595年这则发生在罗马的圣体奇迹的相关记载,最着名的是787年由Paul执事所写的Vita Beati Gregorii Papae。

 根据当时一项由来已久的传统,用来做为圣体的面饼是由信友所准备。 为此,教宗大圣额我略是这个圣迹的直击证人。 一个主日,当教宗在一间奉献给圣伯多禄的教堂举行弥撒时,正当分送圣体时,他看到前来领受圣体的信友中,其中一位是曾准备过圣体的女士。 这位妇女纵声大笑。教宗感到很不悦,要妇女解释自己为何大笑。 妇女说道,她不相信自己亲手准备的饼酒在祝圣後会转变为基督的圣体圣血。 教宗於是禁止妇女领圣体,并且恳求天主光照她。 当教宗一祈祷完,他发现这位妇女所准备的丶已擘开的面饼变成了体血。 这名妇女很懊悔,跪下来,哭了起来。 直到如今,一部分发生奇迹的圣体依旧保存在德国的Andechs圣本笃会院中。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义大利,750年 兰加奥 Lanciano, Italy

 一块十七世纪留下的大理石板上边写着:兰加奥圣方济堂发生的圣体奇迹。 「神父怀疑耶稣亲临於祝圣圣体中。当他举行圣祭,祝圣了饼酒後,看到饼变成了肉,酒变成了血。 所有参与圣祭的人都可以证明这件事。 圣体依旧完好如初,而圣血分成了五块形状不一的球,但无论合起来或是分开,重量均相等。」


画字: 保存圣物的圣体光。酒质变为圣血。Valsecca圣堂的画,描绘的是奇迹的那一刻。 1631年的墓碑,上面刻着圣体奇迹的经过。 画字: 保存着肉块及血球的圣物盒。十八世纪时,由慷慨的Domenico Coli所赠。 放大镜下的五颗血球。在发生奇迹的圣血中,可找到一般血液中都含有的元素。甚且,奇迹中的奇迹,每颗血球重15.85克,和五颗血球一起的重量相同! 肌肉纤维。人体肌肉组织。 肉块来自心肌的一部分,很清楚是左心室。动丶静脉血管非常清楚,以及二条很薄且模糊的神经。奇迹发生之时,肉块还是鲜活的,之後如同自然界一般「死後僵硬」。 1574到1886年间,教会当局已经验证过许多次发生奇迹的圣物。1970年再次同意西恩娜大学的科学教授检验。检验结果为:「肉块出於真人的身体」(来自心肌组织);血球是出於真正的血(属AB型);内含物均出於真的人体组织,完全正常,是活生生的。圣体与圣血在曝露於大气中,以及受生物分子的影响下十二世纪後,依旧保持着自然的状态。这是一种出奇的现象。」(The Linoli Report 4131971)) 模糊的神经。 脂肪组织片断。肉块分析,乃心内膜结构。 镀金制造的四方形栅栏铁盒,226年来一直肩负着保存圣物的责任。 发生奇迹的圣体内,血球中蛋白质的电子测量座标图。经检验圣体碎块的血清蛋白质後,证实其组织与真实的血样本相同。 圣方济堂建於大约500年後,亦即1258年。圣堂上方即是奇迹发生处。古画描绘的是发生的奇迹。

 1970年,兰加奥总主教丶Conventuels des Abruzzes省长,以及罗马教廷要求Edoardo Linoli教授用科学的方式, 严格检验十二世纪以前所发生的圣体奇迹。 Edoardo Linoli教授是Arezzo医院主任,教授解剖学丶历史丶化学和临床镜检学。 1971年3月4日,Edoardo Linoli教授出了分析报告:

1.「由奇迹而产生的肉是一块心脏的横纹肌组织。」

2. 透过色谱分析,「由奇迹而产生的血」是真正的和不容否认的血。

3. 透过免疫学研究,肉块和血块都来自人体;免疫及血液研究则显示,肉块和血块都是AB型。 这种血型与耶稣殓布所包裹的人一样,也是中东人最普遍的血型。

4. 血球中的蛋白质与正常人的血内含量比例相同。

5. 没有任何一部分的组织显示曾依古代保存木乃伊的方式,使用过盐巴或防腐剂 。 这篇报导刊载於 Sclavo 诊断文件(The Sclavo Notebooks in Diagnostics)上(1971年丛书第3期),在医学界引起了广泛兴趣。 1973年,世界卫生组织主任委员任命一科学团队,前来调查Linoli教授的分析结果。 这项调查持续了十五个月,并包括了五百个检测,确认Linoli教授所分析的血和肉绝对不是经过防腐处理的。 科学团宣布肉块来自活生生的活体组织,其反应与人体临床反应相同。 那一天由兰加奥所保存的肉块和血球采取研究的样本,就相当於从活生生的人体上取得的一样。 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委派的科学调查团於1976年12月,将调查摘要刊登在纽约和日内瓦, 摘要中声明科学是明白其局限的,不能设法对眼前的不可能给予科学解释而需要止步了。

 。

义大利,750年 兰加奥 Lanciano, Italy (更多描述)

饼酒变可见的圣体圣血

 大约公元七百年,在一座名叫荣仁(荣仁是罗马的一位军中百夫长,曾用长矛刺透耶稣肋膀)的隐修院, 有一位圣西略隐修院的神父,按拉丁礼节举行弥撒圣祭。 虽然人们不知道他的名字,但在古时的文件中相传他.....「精通学问,但不知晓天主的学问。」 他因不断怀疑面饼变质—面饼和葡萄酒变为基督的体血的道理而受痛苦。 他刚念了隆重的祝圣经文,那时面饼即变成了一块肉,葡萄酒变成了可见的血。
 他目赌奇迹,开始心乱,最後恢复了平静。当时他流着喜泪,对自己的信众们说: 「啊!有福的见证人啊!他为击败我们的无信,他愿意给我们眼睛启示出『可见的自己』。 弟兄们!你们来欣赏我们的天主吧!他这样亲近我们,请你们来看看我们可爱基督的体血。
 会众都冲向祭台,惊讶该一奇迹,并走出修院,向其它市民宣传,而市民相对地也到圣堂,去亲自见证圣体奇迹。
 那块肉整洁无损,但是圣杯中的血,不久即分成五个不一样大小的球-—不规则形状的五个球。隐修士们决定予以称一称。 从总主教那里得到的天平发现: 一个小球,与另一个小球,跟所有的五个球一般重,两球同其它任何三个球一般重,最小的同最大的也一般重。
  圣体与血球放在一个嵌玉的象牙箱内。 不少年,保存在三个不同的修会里,在显奇迹的时候,荣仁圣堂是托西略隐修士们照管的,但在十二世纪末,被他们遗弃了, 教堂地产很快地传给本笃会修士,继而传到方济会修士,他们必须拆毁老圣堂,因为地震时受了损害。 新圣堂建立在原址上,取了他们会祖的名字,圣方济亚西西。
  历史记载:在奇迹证实後,记述奇迹详情的文件用希腊文丶拉丁文写在一块羊皮纸上,保存在两块匾牌中间。 据说:在十六世纪前叶,方济会士占居隐修院时,证件曾让二位西略会的访客查看。 或许他们愿意挽救在历史上曾出现一位信德薄弱的会员之耻辱,在夜间带着证件偷偷离开修院,虽然方济各修士曾多次追寻: 他们总未 能发现那两个逃亡者逃到那里去了。
 於一七二三年,两具象牙宝箱换上了另一具,现在将两件圣物陈列出来。 这时一具雕刻美观的全银质和水晶的圣体光把那块圣体的面饼形装束起来,就像平常放在圣体光内一样。 血球则盛在一个人工刻蚀的水晶圣杯内,有人相信那可能是发生奇妙改变的真正的圣杯。
 一八八七年,兰加奥总主教伯特加(Patrarca),从教宗良第十三为那些朝圣者订瞻礼,是在十月的最後一个星期日。 每年节日前八日内,前去朝拜圣体圣堂的人,求得一全大赦。
 一五一七年二月,罗提盖斯(Rodrieues)蒙席,在有威望的证人前证实那凝固的五个血球的总重量都等於其中每一「单个」重量, 这事实已雕刻在大理石版上,以资纪念,日期为一六三六年,今天还仍在圣堂里,不过,血球在後续的监定中,这种奇迹却不复出现。
 经数世纪实行了许多监定,最後的考证是一九七O年,那可说是集科学的「大成」。这种查验,我们如今就要叙述一下。
 这项在最严格的科学标准下完成的工作,托给了教授医师利诺力(Doctor SeientificOdoardo Linoli), 他是解剖学和病理组织学丶化学及显微镜检查之大学教授,当时联合医院的医生们,共同组织了一团体,参加的要员乃是科学家。
 这些人,於一九七O年十一月在方济堂之祭衣室集合, 其中有兰加奥总主教丶奥道那(Ortona)主教丶方济会省会长丶总教区之法律顾问丶总主教之秘书长丶修院全体学生,同利诺力等一齐与会。
  在检查圣体光时,大家看到盛着「变成肉块」的月型盒不是封闭的,「未曾发酵」之「微变肉片」中间部分,曾保存多年,而今全看不到了。 「变的肉」被描述为黄褐色,呈不规则的圆形,边缘稍厚,有皱纹,缓慢地变薄,一直到中央部分,在那里起了磨损,而稍稍内延,突出到空隙处。 有一小块样品由 厚部分取出为在阿来则(Arezzo)医院的实验室作检验。
 在检验五个血球时,大家注意到,有关「球的重量」之奇迹,像在一五七四年那样凸显已不见了。 该五血球被发现形状不规则,有的皱纹而坚实,呈黄色,像粉笔外形。有一颗小样品取自一球之中央部分,为在显微镜下检查,作科学研究。 後来,在完成 所有的研究後,两圣物之碎片都送还给教堂。
 利诺力教授将结果於一九七一年三月四日,用详细医学和科学术语,寄给颇有声誉的会议, 内含教会职员丶方济会省会长丶院长,以及市民丶法院丶政府和兵役有关方面之代表,和都市医院医务部之代表丶都市各种宗教人士和许多市民等。
 教授的结论让最可敬神父鲁支尼,市立医院之化学分析伍尔班教授和一位翡冷翠大学教授共同推敲, 详细报导和开会商讨之顼记本保存在修院之档案室。 真正的副本,都寄送到教堂之各个职员以及修会会长,另一份则趁一私下谒见教宗时,呈交教宗保禄六世。
 有如组织学研究(显微学研究)结果,以下的事实乃是确定而兼考证的: 肉块与心壁之纹理肌肉组织是相同的,为保存该肉块,没有任何迹像用过物质或代替品。 肉与血之样品乃源自人体,断然排除来自畜牲血肉。
 血与肉又发现属於同一血型AB。由圣体奇迹之血所含概的矿物质,血内所含的蛋白质与正常的血内含量亦有同等比例, 氯化物丶磷丶镁丶钾丶少数的钠以及较多的钙。
  利诺力教授另外注意到:血如果从尸体采取下来,它会迅速地透过一腐朽与衰败」而改变, 他的发现结果是排除几世纪以前被喧染为「伪造」的可能性。 实际,他认为只有一只在解剖术上的经验手,能够从一中空的器官, 即是心脏而获得这样精美切片的圆形外层,也即是一道圆刀口,在外缘厚,慢慢削减,而直到均匀地在中间处变为空隙地。 医生完结他的报导说: 「血丶肉保存在不是紧紧密封容器里,纵然暴露在各种物体丶气温,以及生物分子的影响下,它们仍没有受损害。 一盛体血的圣体光,以往保存在圣方济堂之祭台侧边,但是,如今则在正祭台之大圣龛顶之圣体柜中。 祭台後边之阶梯,能使拜访者攀近圣体颓,该柜在背後则有开口,这样他 能清楚地看到盛显灵体血的供物。
 拜访者会注意到,一旦後边有光明,圣体刚显玫瑰红色。 当人定睛看时,他无疑地应该反省到在超过一千二百年的保存岁月里,有无数的其它人都看过这一可敬畏的奇迹。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义大利,十一世纪 塔尼, Trani, Italy

被放入油锅炸的圣体血流满地

 。有一位非基督徒妇女,她不相信天主教信理中,耶稣亲临圣体圣事的教导。 在一次感恩礼中,几个基督徒帮助她偷了几块圣体。 这位藐视天主的妇女将圣体放在滚烫的油锅中。 突然,圣体流出血来,整个锅子都是血,也满溢到地上,流往进门处。


画字: 描绘圣迹的古画。亵圣的妇女曾用这个锅子油炸圣体。 1706年,亵圣妇女的房子,改建为圣堂,此为内部景观。塔尼市主教座堂内部。 发生奇迹的圣体被保存在塔尼市的圣母升天主教座堂许多年。从十二世纪以来,一直存放奇迹圣体的圣体盒。圣安德肋堂的圣堂奉献给圣体奇迹,此处存放着珍贵的圣物龛。 亵圣的妇人即在圣安德肋堂中领受圣体。奇迹即在这间房子发生,目前已改建为圣堂。 画家Paolo Uccello所绘的画作细部,描绘奇迹发生经过。此画目前存放在Urbino博物馆。

 在义大利的塔尼市,这个一千年前发生奇迹的圣体依旧保存在圣母升天主教座堂里。 许多文件均提到这个圣迹,其中有一些是在该市中心老街所制的圣体花押字(Eucharistic monograms)里。 Bartolomeo Campi弟兄在他的作品 L’Inamorato di Gesù Cristo《爱慕耶稣基督》(1625年)清楚地描述了这件事: 「一位妇女装着像个基督徒,和其他信友一起前往领圣体。 ……领受圣体後,她把圣体由口中吐出来,放在手帕里。 妇人回到家,很想确定是否收到的只是面饼,她把祝圣过的圣体投入油锅中炸……。 但不料,在滚烫的油锅中,圣体变成了真正的血肉,并且大出血。 大量的血溢出锅子,流了满地,使这间受咀咒的房子淹满了血。 妇人吓坏了,尖声大叫,邻居都过来探看究竟……」

 总主教立刻查明真相,并下令将圣体以最隆重的方式带回教堂。 熙笃会院长 Ferdinando Ughelli神父(1670年)编纂了一部非常着名的百科全书(Italia Sacra),第七册之处有一注释: 「在塔尼市,人们敬礼一块圣体。这块圣体曾被亵渎者拿去炸过……。 无酵饼中揭露圣体圣血;耶稣的体血落在地上。」 一个间接证明,是圣毕奥神父(St. Pio of Pietrelcina)也曾提及这个圣迹: 「塔尼市是很奇特的地方,因为它曾经被基督的圣血淹没过两次。」 一次就是上述奇迹,另一次是在哥隆那(Colonna)的十字苦架上,圣血从耶稣的鼻孔流出。 藉着慷慨的贵族Ottaviano Campitelli的捐助,那位妇人的房子於1706年改建为圣堂。 圣体於1616年被放进银制的圣髑盒中,这个古老的圣髑盒是由 Fabrizio de Cunio所捐赠。 多少世纪以来,人们对发生奇迹的圣体展开许多次调查,最近的一次调查发生在1924年,由Giuseppe Maria Leo 蒙席召开的跨教区圣体大会议中。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义大利,1171年 非拉拉 Ferrara, Italy

 这个圣体奇迹发生於1171年3月28日复活节当天,在 Vado这个地区的圣玛利大殿内。 当波尔段规律修会(Canons Regular Portuensi)院长Pietro da Verona神父举行复活节感恩圣祭时, 他擘开圣体,刹时间一股血注喷出,血滴喷撒至祭台上的拱门天花板。 1595年时,教堂扩建,这个沾上圣血的拱门被迁移至侧边的小圣堂。 直到如今,人们依旧可由宏伟的Vado圣玛利大殿中看到圣物。


画字: 位於非拉拉的发多圣玛利堂。画家Bodoni画的《圣血奇迹》,位於小圣堂的顶端。 沾染圣血的小拱门细部。小拱门上沾染了圣血。1442年,恩仁四世颁发的诏书。教宗保禄 二世於非拉拉的小拱门前祈祷。大殿内景。置放於小圣堂内的拱门(1594年),在十字架右边。

 1171年3月28日, 波尔段规律修会院长Pietro da Verona神父在Vado的圣玛利大殿举行复活节感恩圣祭, 另有三位神父(Bono, Léonard et Ajmone)共祭。正当神父擘开圣体时, 他看到一股血注往上直喷,沾染了祭台上的拱门。 历史学家如此说:「主祭者十分惊恐,闻风而来的人挤满了这座小堂。」 许多人作证他们看到圣体沾满了血迹,也看到圣体内出现小孩的样貌。 有人很快地告诉非拉拉的Amato主教和拉维纳(Ravenne)的Gherardo总主教, 他们亲眼看见「血滴染红了祭台上的拱门」。教堂很快地成为朝圣地。 1495年开始,在Ercole Ier d’Este公爵的命令下,教堂被翻修及扩建。

 在如此多的奇迹见证中,最重要的教宗恩仁四世在参考证人的证词, 以及历史学家的资料後,於1442年3月30日所颁布的诏令。 目前,世上叙述这件圣体奇迹最古老(1197年)的文件是Gherardo Cambrense的手抄本, 现在这份文件保存在英国坎特伯里的Lamberthiana图书馆中。 历史学家Antonio Samaritani在他的着作Gemma Ecclesiastica(《教会的宝藏》)中提到了这次的圣体奇迹。 另一份文件是1404年3月6日由 Migliorati枢机所颁发的诏书,上面规定: 「无论谁拜访教堂,并向圣血献上敬礼,必得大赦。」 目前,圣堂是交由圣嘉斯巴的神子所创立的至圣宝血会传教修会 (Missionaires du Très Précieux Sang de Saint Gaspare del Bufalo)管理。 每月的 28日均朝拜圣体以纪念圣体奇迹。每年的耶稣圣体圣血节也会举行 40小时的隆重仪式。 1971年则是庆祝圣体奇迹发生八百周年。

义大利,十一世纪 塔尼, Trani, Italy (更多描述)

擘开冒血之圣体

 自公元四五四年,有一古老传说言明,某一地称作“要地”,在那里恭敬圣贞母的拜占庭式圣像。 以後,热心信友的数目日增,发起在那块要地以前所占的地方,建造一座小圣堂。 该一圣堂於公元六五七年完成,,建在河水的浅滩处,并适当地命名为浅滩的玛利亚。 就是在此小圣堂内,经过五00多年以後,惊人的圣体奇迹出现了。
 一一七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是复活节,节日弥撒由威洛那之伯铎司铎 (Padre Pietro de Verona) 主持,另由其它三位司铎辅佐,这几人全系波尔段规律修会的会士 (The order of Canons Regular Portuensi)。 在擘开圣过的圣体时,所有在场的人都惊恐地看到一条血川由其中喷出, 如此强烈而丰盛,竟致喷洒到那稍稍在祭台後与祭台上之半圆拱形(建筑)窗口上。 不但目睹证人看到血,也看到面饼变成一片肉。
 圣迹奇闻快速让堂外的人听到,这些人快速地把消息传遍圣堂区和附近各地,掀起了非凡的热潮。
 非拉拉主教和拉文那总主教速来,一看究竟。他们俩人都看到奇迹的明证,血与变成肉的面饼。 他们有志一同地说:「血是我们主之显灵的真血。」
  最早所知的描述圣体的详细文件应为教会的宝石,是康卜斯•泽拉道(Ceraldo Cambrense)。 他於一一九七年写成手抄本,又於一八一年被撒马利坦•安道尼 (Antonio Samaritani) 隐修士发现,他乃是非拉拉的生活史家。原来文件现在保存在伦敦,复制本则保存在梵蒂冈。 马氏在该文件上证明:在非拉拉复活节日,面饼变为「血肉」。
 另一文件乃是一四O四年三月六日问世,为一枢机所写,他承认奇迹,同时尤泽尼四世教宗 (PoPe Eugenio)一一四四二年四月七日在教宗诏书上正式认可。 此外,教宗本笃第十四(一七四零——一七五八)承认奇迹,犹如斐埃西•尼阁於一五一九年所作的。
 在所有拜访显灵祭台的人中,最不同凡响的乃是教宗碧岳九世,他於一八五七年旅游到圣堂。 他指着圣血滴大喊说“这些血滴同奥而未亚道九折方布上之圣血相似。”(阅第十一章)
  一五零零年教堂扩大丶改善丶装修,而变成现在的大教堂。 在这次改建时,洒有奇迹而仍有深红色血迹的大理石的拱顶,脱离了显奇迹的地方,迁移到侧边的小圣堂,在那里,放于辉煌的位置上。 两旁的神龛包括在地板以上的祭台,则在第二层的拱门内。在祭台的每一边都有梯子让参观者爬近拱门,好恭敬地细看一番。 肉眼还能看到的圣血,就像一特别的遗物,让人来欣慕与恭敬。
 自一九三零年以後,圣殿托给至圣宝血会的传教士圣嘉斯巴的神子照管,他乃是一位热爱救主宝血的伟大使徒。 这种情势看似非常适当。
 於一九七零举行了整年的庆祝,来纪念奇迹之八百周年。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义大利,1227年 里米尼 Rimini, Italy

饥饿的驴子听从圣安多尼朝拜圣体

 这次的圣体奇迹是透过圣安多尼(St. Anthony of Padua)而展现的。 Bonovillo是个异端份子,他挑战圣安多尼的信仰,而圣安多尼在他面前显示了耶稣亲临圣体的真实性。 一本最早有关圣安多尼自传的书《永不松懈》(L’Assidua)中,引用了Bonovillo当时亲口所说的话: 「神父!我当着众人的面说:『要是我的驴子饿了三天後,朝拜你给的圣体,而不是吃我给的饲料,我就相信圣体。』 尽管驴子饿得发慌,还是跪在圣体前,不吃饲料。」


画字: 至圣圣体堂,位於里米尼。 由Salvaterra de Magos绘的《圣安多尼圣体奇迹》画作,收藏於葡萄牙Matriz堂。 建在柱脚上的祭台,柱子中间是圣安多尼显奇迹之处。 由Girolamo Tessari於1511年绘在巴都亚圣安多尼大殿里的壁画。 位於Tonara的圣安多尼堂。 由Donatello di Niccolò di Betto Bardi所绘,称为Donatello的《驴子奇迹》(1446-1448)画作,现存於义大利巴都亚(Padua)的圣安多尼大殿。 Domenico Beccafumi所绘的《圣安多尼和驴子奇迹》(1537),现存於巴黎罗浮宫。 收藏於米兰教区博物馆的《圣安多尼之奇迹》。

 在里米尼市,直到今天,人们依旧可以拜访为纪念圣体奇迹所建的教堂。 圣安多尼在1227年时,曾在这座教堂中成就了一次奇迹。 在许多描述圣安多尼生平的书中,Begninitas是最早的一本。 这本书里就曾记载了这段情节:「圣人和一位不相信圣体圣事的异端者辩论,差一点就说服他皈依基督信仰。」

 然而这位异端者宣称: 「安多尼,要是你在我面前展现奇迹,证明基督的确亲临在圣体中,我就发誓弃绝异端,皈依基督宗教。 我们为什麽不赌赌看?。三天後在大众面前把它放出来,摆出准备好的饲料。 至於你呢?也在我面前放出圣体。 要是牲畜不理会饲料,反而跑去朝拜主,我就相信教会的信仰。」 圣安多尼依着来自天上的灵感,接受了挑战。 他们相约在大广场(现在的「三位殉道者广场」,Three Martyrs Piazza),也吸引了许多人前来观看。 约定的时刻到了,这个不寻常挑战的两位主角也都相继到场,双方各自拥有支持者 ――圣安多尼有基督信徒,Bonovillo则有异端的同党。 圣安多尼来的时候,双手捧着圣体盒,盒子里装了块圣体;异端者手里牵着一只饿坏了的驴子。 圣安多尼在一阵静默之後,向驴子说: 「因着造物主之名,我是多麽不配,用我的双手捧着圣体命令你: 『快点过来,向你的创物主献上祂应配得的尊荣,好让亵渎者和异端了解, 所有的受造物在他们的造物主前都要谦逊,那位造物主就是司铎在祭台前所举扬的圣体。』」 驴子立刻拒绝食用主人提供的食物,顺服地靠近圣人,在圣体前跪了下来,恭敬地停在原地。 圣安多尼的对手马上跪下来,公开地承认自己的过错,自此後成了这位行奇迹圣人身旁,最忠实的合作者。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义大利,1228年 阿拉堤 Alatri, Italy

义大利,1228年 阿拉堤(ALATRI)

 1228年时,义大利阿拉堤圣保禄宗徒主教座堂发生了圣体奇迹,这块转变为血肉的圣髑如今还保存於圣堂内。 一名少女为了挽回未婚夫的爱情,听信一位通灵者的话,在弥撒中偷了一块圣体,准备用来治疗情伤。 回家後,当少女把偷藏在袖子里的圣体拿出时,赫然发现圣体已经转变为一块淌着血的肉。 许多文件都提到这件奇事,包括教宗额我略九世的诏书。


画字 : Alatri主教座堂内的绘画。描绘圣迹的发生过程。 位於Alatri的圣保禄主堂。 放置降生成人圣体的圣教座堂。 存放圣体奇迹的主教座堂的小圣堂内部一景。 教宗额我略九世的Fraternitas Tuae(《友爱》诏书)。 放置了圣体奇迹的圣体光。 圣迹发生後的750年纪念日,人们发行了纪念币,一面是教宗额我略九世的人像,另一面为主教座堂正面图,主教座堂上有圣体。 1888年3月22日,Saint Mary alle Terme的本堂神父所写的信。信中感谢Alatri主教座堂赠与所保存的一小部分奇迹圣体。 圣髑的细部。

 1228年3月13日,教宗额我略九世回覆Alatri主教的Fraternitas Tuae(《友爱》)诏书中记载了这项奇迹,为这个事迹提出最重要的佐证。 诏书中如此写道:「额我略主教,天主众仆之仆,致可敬的弟兄Alatri主教,愿您拥有宗座的祝福与平安。 可敬的弟兄,来信已收到。 信中告知有位女性因着听信一位愚妇之见,在由司铎手中领受基督圣体後,俟机将圣体由口中取出,藏入衣内。 待三日後取出一见,突见饼形的圣体已经转变为真正的血肉,可亲眼明见。 而这两位妇女已经谦恭地向您陈明事实,您愿意询问我们的意见,处罚她们的罪行。 首先我们要先感谢基督的权能,尽行一切美善之事; 在一切事上,祂展现奇事,在天主教会的真理中坚定信德,坚强望德,坚实爱德。 祂召唤罪人,感化作恶者,重挫异端者的劣行。」

 「为此,可敬的弟兄,在这封宗座的信中,我们裁示这位年轻女性的处罚得以减轻, 因为她的行为不是出於恶意,而是出於软弱,尤其可相信在她告解自己的罪行时,已经有了足够的悔意。 至於那位唆使者,由於她的堕落促使他人犯下亵渎之罪,我们相信您给了他最好的审断,使她尽速前往拜见主教,谦卑地陈明所犯的罪,诚心地乞求赦罪。」 在信中,教宗的解释正好给予异端迎头痛击。 教宗指明弥撒圣祭中耶稣真实的临在,也说明两位悔罪的妇人得到了宽恕。 这个奇迹发生後的750周年纪念日,人们发行了纪念币,一面是存放这块变为血肉的圣体的主教座堂正面图, 另一面是教宗额我略九世人像和他颁发的诏书。

义大利,1228年 阿拉堤 Alatri, Italy (更多描述)

亵渎圣体心不安

 在阿拉涕城有一女青年,恋慕一位有许多情人的帅哥,因为她曾在情场失败,为企图得到帅哥的注意与爱意, 决定找寻一位有恋爱经验的人,不久便找到一位在情场老练的人。 这人告诉女青年去领圣体,当圣体在口中软化前,把它谨慎地取出,放在一手巾里。 那位妇女说:「究其实,什麽能比用众心之王的神体所作成的药方更有力量呢?」
 女青年就按妇人所指点的作了,且确知无人注意到她吐出圣体。可是,她的良心,几乎立刻紊乱。 当她往家走时,另外当她进了房屋,她是如此不安,她决定平服自己的良心,而把圣体隐藏起来。 她放圣体在小袋子里,寻找一个安全隐藏的地方,并决定在房子的远角,把圣体放在那里。
  两天两夜过去了。在她断续地睡觉时,被恶梦所折磨,她听到受审判的声音,罚她受地狱永火。 在第三天,破晓後不久,她起床,寻到圣体,正在考虑,是否把圣体交给那出此坏主意的妇人或是把圣体还给圣堂? 她打开小袋子,除去表层的麻布,战僳地看到,并且发现:圣体已不再像面饼,而变成肉色——她知道那是生活的(有生气的)人肉。
 她的眼泪与哭啼声,唤起家人,他们都匆匆到她那里,观看奇迹,并快速地传报给邻居。 新闻散播到团体中,并由报信人的走告,传遍全城。
 本堂司铎知道以後,同其它的司铎走到那家,取了盛圣体的小布袋,外边罩一层布(或许是披肩)。 神父在返回圣堂的路上,决定把圣体捧到主教公署,因为等待亲眼看圣迹的群众,狂燥不安起来。
  相传在所有陪伴司铎的人中,有一人失踪了,那就是「建议圣体药」的妇人。 这一妇人以後承认:当她听到奇迹的消息时,她隐藏在家中的幽暗处,准备自己的辩词。 在其它的答语中,她确定自己是善良正义人,那诬告她的青年人乃是谎言者。 在她确信为替自己辩护有充足的理由时,她感觉舒服些,及至信徒来唤她到主教前,她也实际陪伴了他们。 一旦妇人知道:群众对她无敌意时,她又有一番新想法,决定跪伏在主教脚下,求宽恕。
 她的眼泪与呜咽吸引了她的家人,他们冲到她那里观看,而快速地走到邻居,将奇迹传遍团体,藉着使者的努力,又传遍市区。
 这期间,在大教堂内,圣体放於祭台,在蜡烛与花卉之间。来观察奇迹的人民行列似乎没完没了。第二日附近地区人民也表现他们的好奇心。 在这时阿拉悌之主教若望几乎一直在接见教会的拜访者和城中的高贵人士,他们都愿意询问该一奇迹。
  当他们都同意会有重大的亵渎罪,下确定对两个妇女该科以什麽严重与典型的补过。 当时若望主教给教宗国瑞十一写了一封公函,简短地描述了亵渎罪和随之而出现的奇妙奇迹。 他们询问教宗应对认罪与诚心悔过的妇女科以什麽补功,信函适当地盖上主教印和同人的签名,派专差送到罗马。
 同一年(一二二八年)复活节,阿拉悌主教高兴地把教宗的覆函交给敦区的司铎们。 覆函盖有教宗封印的正式(羊皮纸的)文件三月十三日发出,如今仍经意保存在阿拉俤教堂的档案室。 教宗在信中重述该案的事实最後说: 「天主藉着坚实公教会的信德,支援它的圣德,燃起它的爱德,我们应当向他表示由衷的感谢, 它常常以奇妙的方式,在一切事上工作,有些场合施予奇迹,为了叫罪人悔改,打击行为不端的恶人。
 故此,我的弟兄(主教,透过该一宗徒书函),我们规定:那一女孩照我们的意见,犯如此严重的罪过是由於软弱所驱使,而不因为恶意, 另外在考虑她在告明己罪时,对诚意悔过的事实,你要科较轻的惩罚。 但是,那一位以恶行唆使(鼓舞)另一女孩犯了亵圣罪者,你要采取你认为相宜的罚则,命令她拜访所有附近的主教们, 为向他们承认己罪,并以热忱的谦恭,恳求他们的宽恕。
 显灵圣体全然 无损地经过几世纪,一直到一七OO年,那时主教盖拉 (NosizMn Guerra)给了希博枢机一小部分, 这部分被描述为“豆粒”大,这一小部分放在一位枢机所提供的宝盒内,把它托给圣玛利天使圣堂,(此堂在罗马,枢机并愿意死後葬在那里)。 但是当照管该圣堂的隐修士在以後的年代迁移时,他们把圣体带到别处,或许他们忘记了枢机主教留给他们的期许,好将它存留在圣堂中。 在最近的岁月中,曾作过尝试找寻那一小部分圣体的下落,但毫无斯获。
 显灵圣体的大部分保留在阿拉悌教堂之小圣堂内。 每年两次明供出来,在复活节後第一主日和在圣神降临节後之主日丶因为它谦逊的由来,相传是「穷人的奇迹」。
  一九六O年,阿拉俤之主教法其尼(Edoardo Facchini)庆升主教第二十五周年时,发表: 「他很知道人民深信耶稣真正临在圣体内,这藉着圣体变血肉而坚定,他的遗体在我们的主教大堂受着崇敬与保存」。 主教认为在庆祝时进行「神圣遗体」的宣信,於是在另一主教与神职人员参加时,曾经实行。
 圣物箱由小圣堂请到大教堂的空房间,在那里仔细检查封印,发现完整无损。 保存圣体的玻璃筒由圣髑盒中取出,辨认出红色丝带与索里尼主教(Pietro Saulini)的封印。 这些都在说明:以前一八八六年十二月所承认的记录,原封未动。
 法其尼主教拆封後把显灵圣体取出,发表它与前次的辨认有同样的外观,那就是外观呈现出稍微褐色的「血肉体」…… 它取了圆筒所造成的圆柱形,在与筒所接触的每一部分都发光亮。 」
 在证人的协议和承认检查满意後,显灵的圣体又放回玻璃筒中,并以双印封起来。
 一九七八年圣迹後七百五十周年,举行特别庆祝并发表演讲。演讲词保存在一小书内,备有显圣迹的细节。在七百周年的礼仪中。 凯撒利瑶(Mons Cesario D'Amato)主教在致词时说: “……圣迹存在,它是可见的,不可毁灭的,真实的。”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义大利,1230-1595年 佛罗伦斯 Florence, Italy

 佛罗伦斯的圣盎博罗削教堂保存了1230年和1595年发生圣体奇迹的圣物。 1230年所发生的奇迹是一位神父结束弥撒後,在圣爵里留了几滴祝圣後的葡萄酒。 隔天他在原教堂举行圣祭时,发现圣爵里有已经凝固的血滴,这血是由人身上流出的。 他马上将血放入小瓶子里。 另一个奇迹发生在1595年的圣周五。 那天发生了大火,整个教堂陷入火海,但是几件圣物完好如初,不受波及。


画字: 佛罗伦斯的圣盎博罗削大殿。 Mino da Fiesole所设计的珍贵圣体龛,里面保存了两件发生奇迹的圣物。 圣体龛的装饰品。这个圣体龛中放置了两件发生奇迹的圣物。 圣盎博罗削大殿内景。 大殿内的壁画。画中描绘1230年发生奇迹後,Uguccio ne神父带着圣血游行。 祝圣的酒转变为真实的圣血。 火灾时抢救而出的圣体。

 发生在1230年的奇迹。 一位名为Guccione的神父在弥撒结束後,不小心留了几滴祝圣後的葡萄酒在圣爵里,不料隔日却发现变成了血。 历史学家Giovanni Villani详细介绍了这次的奇迹: 「隔天,神父在同一个圣爵里发现凝固的血。他立刻拿给隐修院里的修女丶当地人丶主教丶神父观看。 所有的人带着虔敬的人,前来观看圣物。人们将圣爵里的血放入水晶瓶里,以尊敬的心向人展示。」 Ardingo de Pavie主教命人将圣血带到主教府,几个星期後,再还给隐修院的修女,请她们妥善保存在圣盎博罗削教堂内的圣物盒内。 教宗博义九世於1399年颁布诏书,宣布前往圣盎博罗削教堂朝圣者,均可得大赦,并下令装饰发生奇迹的圣髑。 1980年时庆祝了圣体奇迹750周年纪念日。 发生奇迹的圣血(约一公分见宽的几滴血)保存在由Mimo de Fiesole设计的大理石圣体龛内。

 1595年圣周五时,教堂里,一根燃烧的蜡烛倒在侧边称为坟墓小堂的祭台上,并着火燃烧。 人们赶来灭火,也即时拿出圣爵里的圣体。在一阵忙乱中,六个圣体由圣体盒中滑出,掉落在着火的地毯上。 虽然如此,人们发现圣体丝毫没有损伤,而且毎块圣体都合在一起。 1628年,经过仔细检验这些圣体毫无损伤後,佛罗伦斯的Marzio Medici总主教将这些圣体放入珍贵的圣髑盒中保存。 每年五月举行「四十小时明供圣体」时,这两件发生奇迹的圣物一定会摆放出来,也会放上圣体,供信友朝拜。

义大利,1230-1595年 佛罗伦斯 Florence, Italy (更多描述)

 圣安博(San Ambrogio)圣堂位居翡冷翠中心,受天主优遇,不但有一个,而且有两个圣体奇迹出现。
 第一奇迹发生在一二三通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那牵涉一位名为伍露头鼓觉的司铎, 他服务一女修院,充当驻院司铎,而该会的修女则属於圣安博教堂。
 这位司铎有一天早晨七时在作弥撒後,分心走意,忽略饮干圣爵,在金圣爵的底部存留着一些祝圣的“酒”。 第二天清晨,他惊讶地发现圣爵底部,一部分圣血凝固了。
 在七百五十年後,那血还完整地保存着。在保存圣迹的安博圣堂里,在罗塞利 (Cosimo Rosselli) 墙壁上,曾画着人捧着显圣的圣血游行,於一三四环路年穿过街道,那时该市瘟疫正在流行。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263年 錃洋索纳—奥维埃道 Bolsena-Orvieto, Italy (更多描述)

圣血流过司铎手臂

 一二六三年,有一位德国司铎,布拉格之伯铎,他朝圣罗玛时,在波尔索纳落脚。 他被描述为一热心神父,但是他怀疑基督实际临在祝圣过的面形丶酒形内。 当他在圣基思底亚纳坟墓上(并以圣女命名的圣堂中),他刚一念祝圣经文, 当时就有圣血开始从祝圣的面形内冒出来,流过他的手,而流到祭台上与九摺布上。
 司铎立刻内心烦乱。 首先,他试图隐藏圣血,但是,那时他中断了弥撒,要求把圣血带到附近的奥维埃道市,当时伍尔班教宗四世住在那里。
教宗听到了司铎的报告,宽赦了他。他那时打发使者立刻去调查。 一旦,所有的事实确定,他命教区主教把圣体以及带有血迹的白布,送奥维埃道。 教宗与总主教丶枢机以及其它教会首长等候,前迎游行队伍, 并在隆重的盛况中,把圣物放在大教堂中,浸有血迹的九摺布,也恭敬地放入圣龛,在奥维埃道大堂里明供出来。
 有人说教宗伍尔班四世为圣迹所激励,托圣道茂(圣汤玛斯)编着弥撒特定礼典和日课,以光荣圣体,圣迹後一年,即一二六四年之八月, 教宗伍尔班四世把圣人的作品介绍给大家,用教宗诏书,制定了圣体圣血节。
  许多朝圣者和旅游家,在参观奥纳埃道大教堂後,即到圣基思底亚纳圣堂,为亲自探望显圣迹的地方。 人可从大堂北面的圣堂进入显奇迹的小圣堂,那里洒在地面上的血迹,相传是由显灵圣体之血所形成。 显奇迹顶端有九世纪的蓬罩,现今安置在圣基思底亚纳洞穴中,圣女的卧像也在附近。
 一九六四年八月,制定圣体圣血节七百周年,教宗保禄六世在(奥维埃道大教堂之金质圣龛中)所保存九折圣布的祭台上, 作了弥撒,教宗坐直升机到奥维埃道,历史上,他是第一位用这种交通工具的教宗。
 十二年後,同一教宗拜谒了波尔索纳,在那里,从电视上向第四十一届国际圣体大会广播(当时涵盖在费城大会的活动)。 教宗保禄六世在自己的演说中,称圣体乃是伟大而取之不尽的奥秘。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义大利,1240年 亚西西的圣嘉勒(佳兰) Assisi, Italy

 有关圣嘉勒(佳兰)的传说中,人们传诵了好几个发生在圣嘉勒(佳兰)身上的奇迹, 例如会院一贫如洗时,圣嘉勒(佳兰)变出了面包和油。 但是最为人所知的奇迹是发生在1240年,一个九月的星期五,面对一群入侵圣达米盎会院的撒拉逊军人, 圣嘉勒(佳兰)高举圣体,成功地赶走了这群不速之客。


画字: 《圣嘉勒与遭攻击的亚西西城》(1568-1640,GiuseppeCesati, 圣彼得堡,Hermitage博物馆)。描绘圣嘉勒奇迹的古画。《圣嘉勒》(La Grand Croix de Gianfrancesco dalle Croci画作细部)。《圣嘉勒和撒拉逊人》(由Piero Casentini所绘,圣十字架隐修院,Pignatar o Maggiore V.)。《圣嘉勒的奇迹》(1587年,由Enrico deVroom所绘)。亚西西圣达米盎会院。 装着圣嘉勒遗体的透明箱。亚西西圣嘉勒大殿里的圣像。圣嘉勒依靠隐藏在贫穷面饼形下的天主子及玛利亚,击退了敌军。

 薛拉诺所着的《圣嘉勒(佳兰)传记》中记载了这则圣体奇迹。 书中描写亚西西的圣嘉勒(佳兰)以圣体逐退了受雇於施瓦本(Souabe)菲德烈克王二世的撒拉逊人。 根据传说,国王下令,密密麻麻的士兵及撒拉逊弓箭手驻扎此地,准备攻城掠池,蹂躏铁蹄踏过之处。 一次,敌军进攻亚西西这块天主珍爱之地。 当军队接近门下时,凶暴的撒拉逊人拥入圣达米盎堂周围,进入隐修院内院。 修女由於害怕,个个面色发白丶声音颤抖丶流着眼泪望着她们的姆姆(圣嘉勒(佳兰))。

 尽管生着病,圣嘉勒(佳兰)还是一无所惧,指挥若定。 有人领她到前门,面对进犯的敌人,她手上拿着银盒子,里边装着至圣圣体。虚弱的圣嘉勒(佳兰)流着眼泪向天主祈祷说: 「我的天主,祢愿意把祢的仆人交在异教徒的手中吗?她们一天天学着要更爱祢!恳求祢,天主,保护祢的仆人和我,拯救每一个人。」 突然之间,一个孩童般的声音由圣体龛中传出:「我会永远保护妳们!」 圣嘉勒(佳兰)紧接着道:「我主,靠着祢的恩宠,也请祢保护城里这些曾帮助我们的居民。」 基督告诉圣嘉勒(佳兰):「这座城要受到考验,但是我会与它常在,保护它。」 贞女嘉勒(佳兰)泪流满面地鼓励修女:「我向妳们承诺,女儿们,妳们不会遭受苦难,要信靠耶稣基督!」 不多久,惊惶的士兵很快地放弃了爬了一半的墙,在圣嘉勒(佳兰)的祈祷下溃不成军。 圣嘉勒(佳兰)严正地向听到声音的修女说:「女儿们,我还在世时,千万不要向别人提起这个声音来自谁。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264年 波瑟纳 Bolsena, Italy

 一位德国神父前往义大利拜访,在波瑟纳大殿举行圣祭,此奇迹就发生在祝圣时: 圣体转变为真实的肉体。 这次奇迹改变了神父原本不相信基督亲临圣祭的想法。教宗伍朋四世和圣多玛斯阿奎那立刻检验这块圣体。 随後,教宗决定推广普世教会纪念圣体圣血节:「以便世人藉着圣体圣血,得以纪念天主对我们的关爱。」


画字: 波瑟纳的圣克利斯汀堂。在这座祭台上发生了圣体奇迹。游行经过Riochiaro桥,由Ugolino d’Ilario工作室所绘(奥维多大教堂(Dôme de Orvieto),1338年)。以花展纪念圣体奇迹。 波瑟纳的圣克利斯汀主教座堂。 画字:《波瑟纳感恩礼》细部,由Raffaello於1513年绘(现存放於梵蒂冈博物馆)。 纪念圣体圣血节所举行的公拜圣体(奥维多收藏)。奥维多大教堂内部。奥维多大教堂,圣体堂。 放置圣体的圣物盒,由Ugolino da Vieri工作室所绘(奥维多大教堂(Dôme de Orvieto), 1338年)。《波瑟纳圣体奇迹》细部(由Francesco Trevisani所绘)。 圣体奇迹发生当代的羊皮纸,当时的公证人为Cesare Severo Durantino。发生奇迹的圣体碎块。 Francesco Trevisani的画作。1997年6月17日,若望保禄二世前往奥维多牧灵访问。 《波瑟纳的感恩礼》,由Francesco Robbio所绘(米兰教区博物馆收藏)。圣物盒细部。 这个圣体龛中保存了其中一颗圣血奇迹的石头,目前存放於波瑟纳。沾了圣血的石头细部,目前存放於波瑟纳。

 由历史研究可得到更早的证明:圣体奇迹发生在1264年夏天。 一位德国的 Pierre de Prague神父前往义大利面见教宗伍朋四世。 教宗於夏天时正好迁移至奥维多(Orvieto),随行的还有圣多玛斯等多位神学家和枢机主教。 神父觐见完教宗後,在起身准备回德国途中,於波瑟纳停留,并在奉献给圣克利斯汀(Sainte Christine)教堂内举行圣祭。 正当神父祝圣饼酒之际,奇迹发生了,犹如一块石碑上所记载的经过: 「突然,非常明显地,圣体转变为肉体,且流出血来,就只有神父手中握住的那块没有: 这真是个奥秘,所有在场的人都看到了,这的确是神父举行弥撒时,手中握住的圣爵里的圣体所发生的奇迹。」

 依着这次的奇迹,天主坚固了这位神父的心。 过去神父虽然十分宽仁,德性高尚,但是他心中始终怀疑基督亲临圣体圣血中。 圣体奇迹很快地传遍各处,并由圣多玛斯检验圣体奇迹的真实性。 最後,教宗伍朋四世批准了圣体敬礼,并把圣体圣血节推广至普世教会,因为到目前为止,只有比利时的列日(Liège)教区举行这个节日。 教宗并且命圣多玛斯拟定礼仪, 随同教宗诏书Transiturus de hoc mundo ad Patrem一同颁布, 里面解释了弥撒圣祭教会生活中的重要性。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273-80年 奥菲达 Offida, Italy

 1273年位於奥菲达的圣奥斯定堂发生了圣体奇迹──圣体转变为血肉。如今圣物还保存在圣堂里。 许多文件都记载了这次奇迹, 如1788年由公证人Jean Baptiste Doria调查认可的十三世纪的羊皮卷丶1295年教宗博义八世, 和1585思道五世颁发的诏书丶罗马教廷各部会的讲词丶主教通谕丶团体规章丶还愿礼物丶石碑丶壁画, 以及Antinori和Fella的见证。


画字: 教会里的壁画,描绘圣体奇迹。发生奇迹的圣体。欧菲达圣奥斯定堂正面。 奇迹发生在这个陶器里。沾了圣血的手帕。当初妇人Ricciarella用这条手帕包奇迹圣体。 沾了圣血的九摺布细部。奇迹圣体装在珍贵的十字架里。此十字架是由十三世纪的威尼斯匠工制作。

 1273年,在兰吉奥(Lanciano)有一位妇女名叫Ricciarella, 她为了寻回丈夫Giacomo Stasio对她的爱而求助於一位江湖术士。 术士教她假装领圣体,然後将圣体带回家。她将圣体放在陶器里,在火上烤了一下後,想要磨成粉末,掺在丈夫的食物中。 不料圣体却变为血肉。 看到这样子,Ricciarella很害怕,立刻将还流着血的圣体用手帕包起来, 到她丈夫的马厩里,在肥料堆中挖了洞,将圣体埋进去。 从这一天开始,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每次她先生的母骡一进马厩,一定向着埋圣体的地方行跪礼。 她先生当时还认为自己的太太给牲畜吃错了东西。 七年後,Ricciarella不堪内心折磨,向兰吉奥出生的奥斯定修院院长Jacques Diotallevi告明了这个罪。

 根据古时的记载,这位妇人流着眼泪哭着向院长喊道: 「我杀了主!我杀了主!」院长神父随即到马厩找出包在手帕中,完好如初的圣体,交给随同的人。 为了保存奇迹圣体,奥菲达居民制作了一个十字架形状的圣物盒。 传说 Michel修士和另一位修道士还因此被派去威尼斯找一位匠工。 抵达威尼斯後,他们要匠工忠诚地发誓:「不会告诉其他人这十字架里装的东西。」 匠工拿了装了奇迹圣体的圣体盒後,他突然全身发热,激动地说:「你带来了什麽,我的弟兄?」 修道士问匠工是否犯了什麽致死的大罪?匠工回答是,并向修道士办了告解,当时热症立即退去。 匠工不用再担心拿盒子会发热,他将装着圣体的圣体盒放在十字木盒里,再整个放入水晶盒中,圣体就清楚可见了。 至於之前放圣体的陶器丶沾了圣血的手帕,以及放奇迹圣体的十字架,都存放在欧菲达的圣奥斯定堂。 妇人Ricciarella建在兰吉奥的家也改建为圣堂。1973年曾庆祝圣体奇迹发生七百周年。 每年的5月3日,欧菲达的居民都会庆祝这里发生的圣体奇迹。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280年 奥飞达 Offida, Italy

瓦片烤圣体圣体流血

 奥飞达的圣体奇迹实际发生在兰加奥,本书所报导的第一奇迹之地。 该第二奇迹现在保存在奥飞达,在兰加奥之北约六十公里,它不像第一奇迹遇到一位寡信的神父,更好说,它是因着一个不幸福丶不和睦的家庭造成的。
  有一位妇女名叫李佳蕾是斯塔晓的妻子,她为了不幸的婚姻深受痛苦,她在想得到丈夫的爱情上,曾试用了所有的方法。 最後有人声称自己知道那一条路,以达成她所期盼的和谐。李佳蕾得到建议去领圣体,把它带到厨房在火上烧,一直到获得粉末。 她把这粉末放到她丈夫的食物或饮水中,他那时对她爱意与敬重会增长。
  李佳蕾在减轻她悲痛的失望中,去望弥撒,暗暗地让圣体从口中掉落在衣服上端, 她把圣体带到家後,放它在半圆的瓦上,形状像屋脊与房顶所放的瓦一般,她继而把瓦放在火上。 一旦,圣体面形烧热後,它没有变成粉末,开始变成一块血肉。 李佳蕾对所发生的事害怕,企图停止进行,而把灰和溶化的蜡放进瓦中,但徒劳无功。不久瓦生成了一大片血污,肉则完全保存得完整。
 李佳蕾显然为处理亵圣罪而乱了手脚,於是拿来镶花边的桌布,把瓦片与有血的圣体包起来, 捆成一团,带出门外,到马厩里,把它埋在里边,家庭的垃圾与马厩中秽物,都堆在那里。
 晚间,她的丈夫牵马一齐近马厩,马决不进去,相反一贯驯良行动,虽然受到主人严厉的击打,它仍顽强不动。 最後它变温和,但是它不直接进去,而从旁边路上进去,而向着垃圾堆,一直到最後它双膝跪下, 斯塔晓一见到就暴跳起来,责备她妻子放符咒在马厩中,致使牲口害怕进去。 李佳蕾自然不承认一切事,而把艰困的原因保持缄默。
 圣体七年隐没在垃圾堆中,在此一时期中,马从旁道走进走出,表现它怎样尊敬这堆废物。
 李佳蕾不但由她的亵圣罪,得不到平安,相反地,由於亵圣罪的谴责,她日夜苦恼。 最後她决定向兰加奥之亚哥斯底诺隐修院的司铎告明她所做的事(犯的罪),这位司铎是院长,奥飞达之本地人。
 李佳蕾跪下告明,发现自己由於啜泣不能说话,虽然神父鼓励她不要怕,并应当心安。 最後,她还是不能告明自己的亵圣罪,她要求司铎的帮助,他开始提示各种罪过。 在这系列的最末,司铎看出李佳蕾不承认其中的任何罪,於是说: “我给你说出所能的一切罪,除非你杀了表达方式,我怎晓得你的罪是什麽?”
 她答道:“这就是我的罪,我杀了天主。”李佳蕾那时述说了自己亵圣罪的故事。
 神父惊异最後述说的罪过,但赦免了李妇,并鼓励她心安,安排叫人把圣体从废物堆里,赶快清除出来。
 他穿好适当的衣服後,去到马厩中,不介意传染与疾病,开始排除垃圾与废物。 他在惊异中发现瓦片,流血的圣体,桌布没有沾污,看着好似是刚刚埋入的。 神父那时带着瓦片,圣体与桌布到隐修院中。
 不多几日後,他得到会长的许可,到自己的出生地奥飞达,把奇迹出示给马利加诺神父与许多出名的市民。 众人同意显灵迹的圣体应接受盛大的光荣,精制了一特殊的圣物宝箱为供奉它。 为该一宝箱,人民损献了许多银钱。 他们决定造一艺术的十字架,把设计宝箱的责任,托给威尼斯的技工,不但为盛显灵的圣体,也装入一块 基督十字架的圣木。
 弥格神父会同另一位神父把盛在圣爵中的圣体送到威尼斯。 在那里他们托给一珠宝工匠,作一特别样式的宝箱,并发誓将有关它的目的,保守秘密。 珠宝工匠接受了盛圣体的圣爵,害了一场厉害的寒热病,他原来犯了大罪,在作了适当的告罪後,寒热症才痊愈了。
 当建造的十字架完成以後,珠宝匠把一块新十字架与显灵的圣体封闭在分离的水晶器中, 交托宝盒给两位神父,他们二人迅速离开威尼斯到奥飞达去。 但是珠宝匠没有守保密的誓约,而把一切事和盘告诉总督——威尼斯首长,建议他把十字架和那宝藏由司铎手中夺去,而保存在威尼斯。 总督同意了,打发船去拦劫两位司铎。但海中的暴风雨,使行舟不可能,他们才发弃努力。
 当两位司铎来到安哥纳,威尼斯的商人们告诉他们有关总督的心意以後,他们显然灵迹式地逃脱。 在天主不断的保护下,司铎们带着珍贵十字架回到奥飞达。
  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都在羊皮纸上有证明,可惜这些证件,都已找不到了。 但是由若望(Giovanni Battista Doria) 保证人所作的真正复制品於一七八八年四月十八日仍存在奥飞达圣思定之朝圣地正祭台顶端——公认为是显灵圣体的供奉处, 现在看到一艺术的设置,内含一银质盛有显灵圣体的十字架。 李妇烘烧圣体之瓦片,仍显示血斑与血污,保存在长方形玻璃边的盒子内。绘着圣体奇迹事件的图像,也在这圣堂中看到。
 一九八0年举行隆重的礼仪,为光荣迁移显灵圣体由兰加奥到奥飞达七百年。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294年 古阿洛丶法法松 Gruaro Valvasone, Italy

 众多教会官方文件记载了关於发生在古阿洛的圣体奇迹, 其中一份是由历史学家Antonio Nicoletti(1765)所写的。 一位妇人在Versiola运河沿岸的洗衣池中洗衣服,突然她看见其中一块布上沾了血迹, 这块布是圣义堂(San Giusto)的祭台布。 妇人再仔细端详,看到血迹是由褶在布里的一块圣体流出来。


画字: 沾了圣血的布保存在法法松的基督圣体堂。Maira运河。女仆到运河畔洗布,这里正是发生奇迹之处。大石碑是为纪念奇迹,以及古阿洛和法法松的和好。古阿洛的圣义堂。 基督圣体堂内景。九摺布细部。古阿洛教堂里的花窗,描述奇迹的发生。威尼斯金银匠於1755年制造的圣器。教宗尼阁五世所写的文件复本。文件中判决法法松公爵有权保存这件圣物,但是必须建造一座圣堂,以纪念圣体奇迹。

 圣体保存在法法松的基督圣体圣血堂,然而奇迹是发生在古阿洛。 1294年时,本堂神父的一位年轻女仆到Versiola运河畔的洗衣池洗古阿洛圣义堂的布。 突然间,她看到布里面有一块流着血的圣体。 惊恐万分的女仆跑去告诉神父事情发生的经过, 神父再转告Concordia的 Giacomod’Ottonello de Cividale主教。 主教确定事情属实後,下令将布留在 Concordia,但是古阿洛的神父,以及法法松公爵家族也希望留下布。 双方坚持不下,於是决定到圣座前辩论。 圣座判决公爵可以拥有这块布,但条件是必须建造一座圣堂,奉献给基督圣体。 最早记载这件事的是1454年的教宗尼阁五世, 书中也提道堂区的「圣玛利及圣若瑟传道者教堂」被更名为「基督圣体堂」(1454年3月28日)。 如今这块布保存在圆柱形水晶中,由一座珍贵的银器托着。 这副银器是由金银匠Antonio Calligari设计制造。

 每个四旬期第五周的星期四举行纪念圣布的仪式, 接着是一整天的明供圣体,参加的人有神父和法法松团体。 基督圣体圣血节时,人们会高举圣物及圣体游行。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330年 卡济亚 Cascia, Italy

 1330年时,在卡济亚,有一位农夫生了重病,请神父来为他送圣体。 冷漠的神父心不在焉地顺手将圣体夹在经本中,而不是放在圣体盒中。 一到农人家,神父打开经本,赫然看见圣体变为血块,血迹染遍经书。


画字: 位於卡济亚的圣奥斯定会院。存放圣体奇迹的圣体光。存放圣体奇迹的圣体龛。 画中是真福SimoneFidati。清楚看得出是一张人的脸。圣瑞塔的遗体保存在箱子中,丝毫未损。 由雕刻家Manzù所刻的牧者,放置在大殿上层。 保存圣体奇迹的的圣堂在大殿下层。 发生奇迹的圣体。放大左页出现的人脸。放大右页出现的人脸。所画最古老的圣瑞塔 像。圣瑞塔大殿。

 在卡济亚一座奉献给圣瑞塔(Sainte Rita)的大殿中,保存着1330年发生奇迹的圣体。 圣体奇迹发生之处靠近栖亚那(Siena)。有人请神父为一位生病的农夫送圣体。 神父拿了圣体後,顺手将圣体夹入日课经本中,就往农夫家去了。 一到农年家,听完告解後,神父打开经本,要取出圣体,却惊讶地发现有二页经书沾染了鲜血。 神父糊涂了,带着懊悔的心, 立即前往位於栖亚那的奥斯定会会院,向卡济亚一位人尽皆知的圣人Simone Fidati神父请教。 Simone Fidati神父听完事情发生的经过後,宽恕了神父的罪,要求他把沾染血迹的二页经书保存下来。 多位教宗均推动敬礼,并准予全大赦。

 1687年卡济亚一份认可圣体奇迹的文件中,其中一篇文章也谈到, 圣奥斯定会会院一个古老的规范中,也保存着这次圣体奇迹的珍贵讯息。 除了这些讯息外,1378年卡济亚团体规章中也提到,每年圣体圣血节时, 教会权威单位及所有卡济亚居民均要群集在圣奥斯定堂举行圣体游行,由神父高举圣体,群众跟随在後。 1930年时,因着圣体奇迹发生後六百周年,Norcia教区在卡济亚举行了圣体大会, 也出版了所有相关的历史文件,并祝圣了一个珍贵富艺术气息的圣体光。

义大利 1330年 西那城 Siena, Italy (更多描述)

两页并显血迹

 一三三0年之奇迹,关系西那市的一位司铎,他在市郊照管一个小村的教友。村庄里有一农夫病了,打发人去请神父。 神父则匆匆忙忙从圣体龛中拿出一尊圣体,但没有放在圣体盒中,而把它夹在日课内的两页中间,把日课放在腋下,赶紧去到农人床边。
 司铎在祈祷後,打开日课,为把圣体送给病人,但是,在他惊讶下,发现圣体流血,几乎要融化。 他对此事一句话也未说,把书本合上,返回西那,听说农人与其它人都不知此时的奇迹。
 在深深的良心责备下,那位司铎到圣思定会院,把奇迹的细节说给斐达底•西满,後者是一位深沉的神修家, 也是一位出名的证道者(斐达底西满死後,国瑞教宗第十六世列他为真福,并批准光荣他的日课与弥撒)。
 司铎将染圣体血的两页出示给西满神父。 在为有罪的处理圣体,领到罪赦之後,理当从圣迹的历史中息影了,但它仍继续“跟随”西满神父。
 到一时期後,西满神父把一带血书页撕下来,赠与他的同会弟兄们: 在伯鲁查的思定会神父,可惜,这一赠与,於一八六六年消灭修会时失落了。
 第一页放在一银质容器里,在另一不安时,被带往西满神父之加西亚故乡, 在那里,在司铎中,在信友间以及市府当局激起了很大的热忱。 它仍然保存在加西亚市议厅到一三八七年市府登记,纪录着每年圣体庆节的细节。 在庆祝时,市长与公议会员会同一般民众一齐,被告知聚集在圣堂,以游行与大礼弥撒来光荣圣体奇迹。 为过节,市府应花费准备十磅重的大蜡烛。
 教宗波尼法九世也恭敬该一奇迹,在一四0一年正月十日发出的诏书上,批准了所给与圣体遗迹的敬礼。 教宗慷慨地给每一个在圣体庆节,去朝拜圣思定之圣堂者得一皮尔奇翁古拉大赦。(见公教小辞典一八七页)
 教宗国瑞十二世於一四0八年六月七日批准圣物的不断敬礼,为那些朝拜保存圣全的圣堂者,又增多了其它大赦。 教宗西斯都四世丶依诺森十三世丶克勉十二世丶碧岳七世都尊敬该一遗物。
 於一九六二年对圣物,作过全面的检查,染血的一页面积为长五十二公厘,宽四十四公厘。 血迹的直径是四十公厘。 血迹的颜色被描述为淡棕色,不过用放大镜看,颜色稍红,而凝结的血点,清楚地结成一体。
 另一现像在於:当隔着一弱光的镜片看,发现一人的侧面象,它显得悲伤。 在血迹的照片中,也可看到同一人像。
 一九二0年圣体大会在加西亚举行,巧遇奇迹庆祝第六百年,为了该一大年,教会又祝福了一新的圣体光。
 在加西亚圣妇丽达大教堂朝圣地之境内,有三具神圣遗迹: ①为圣女丽达之不朽遗体;②为真福西满•斐达底之遗骸;③为一三三0年之圣体遗迹,它保存了六百五十年。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356年 马切拉塔 Macerata, Italy

 1356年4月25日,在马切拉塔,一位不知名的神父在本笃会的圣加大利纳堂举行感恩圣祭。 在擘饼後,领圣体前,神父开始怀疑是否耶稣真正亲临祝圣的圣体中。 擘饼时,因为过於担忧,他看到一股血由圣体喷出,沾染了放在祭台上的九摺布和圣爵。


画字: 马切拉塔主教座堂。沾了圣血的九摺布。马切拉塔一景。1356年的羊皮卷上写着:「即是此处,吾主耶稣基督圣血洒在圣爵上。主历1356年4月25日。」保存圣物的圣体堂。

 在马切拉塔的圣母升天和圣朱利亚诺(St. Giuliano)主教座堂里, 人们还可以敬仰「沾了圣血的九摺布」,同时教堂内还保存了当代的羊皮纸,上面写下了奇迹发生的经过。 历史学家Ferdinando Ughelli在他的着作中也记载这个奇迹, 描述了「人们拿着九摺布在城里举行庄严隆重地游行,所有皮切诺(Piceno)的人也一同来参与, 然後把九摺布存放在银制的水晶盒里。」每份文件均十分一致地叙述奇迹发生的经过。

 一位不知名的神父在举行感恩圣祭时怀疑质变的道理,当他擘开圣体时,他看到血由圣体喷出,沾染了九摺布和圣爵。 神父立刻将实情告知Niccolò de Saint Martin主教。 主教命人将沾了圣血的九摺布带来主教座堂,并正式宣布展开调查。 1494年,在马切拉塔首度成立了敬礼圣体的善会,并於1556年,在同一地方开始举行四十小时明供圣体(Forty Hours)。 每一年的基督圣体圣血节,人们捧着圣体,随後拿着奇迹九摺布举行游行。

意大利 1356年 玛则拉达 Macerata, Italy (更多描述)

圣体分开流血,遗物仍在

 玛则拉达人主张他们的城市可称为圣体城市,这有两个理由: (1)因为在那里显过圣体奇迹;(2)它乃是世界第一批城市之一,组织了善会,以恭敬圣体圣事。
 玛则拉达之奇迹发生在一三五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清晨,那时司铎在圣本笃修女会圣堂里作弥撒。 在成圣体开始,他对基督真实在圣体内有片刻的怀疑,当在擘开圣体时,忽然间,鲜血开始从分开的圣体边缘滴出来。 司铎那时如此为信德和热心征服,他颤抖的手,竟使圣体滴出的血落在圣爵旁,染透了在底下的九摺布。
 在弥撒结束,司铎赶紧把此事件的消息,报告给马定堂主教。 主教命令他把染血圣布带到主教座堂,作正式合法的检查。 该圣体像在波尔索纳,不到一百年前所显的奇迹一般,结果教会订定了圣体庆节。
 在合法的委员声明圣体真实後,染血的圣布恭敬地展示出来,让大众叩拜。
 当该时期有一文件能够在玛则拉达寻到,出名的史家纳爵却在第四部手抄本中, 述说该奇迹的详情,清楚地报导委员会认识圣体遗留的真实性。 显圣迹时候的报导,许多主教和总主教(另外枢机沙的尼)於一六三二年的声明,证实奇迹的真实。 在圣布上可见的血斑,许多人视为救主的宝血。
 一六四七年的文件指示出一位名叫奥拉既约的赠与教堂一个银质兼水晶的珍贵的圣品箱,为陈列(供奉)神圣遗物。 一六四九年思维主教组织了游行和宏伟的盛典,为光荣神圣圣布,许多教友会参加这一圣节。
 神圣物品一直供奉到一八0七年。那时拿破仑开始威胁意大利与圣教会。 一旦拿破仑开始威胁消灭善会,禁止流传的游行,九摺布则秘密藏在一壁橱,在教堂和大祭台的後边。 在此时期,十九世纪中叶,政治不安,扰乱了意大利时,九摺布却妥为保存。 在这些岁月中,圣布未曾被遗忘,於一八六一年十月十日匝加里蒙席证明, 以後一八八五年九月十五日加拉第又予证实。
 珍贵的圣布,最後於一九三二年从隐藏处请出,在复作适当的验证後,安放於水晶框中,放在圣事圣堂的坚固陈列处。
 有人说:圣物的化学分析不能作,因为经过数世纪与其物体同质化了,而没有纺织(纹路),所以只可以作地质学观察。
 麻布的真实性以三段方式成立:
(1)圣布(被描述为查究非常仔细,并因时间而变黄),被学者毫不怀疑地信服为十四世纪的物品。
(2)附於圣布上的羊皮含有哥德的笔迹,这使其他有学识的人证实为显圣迹时的物品。 有许多手抄本,当时,可敬的学者,认为属於显奇迹的历史,并认为真实无讹。
(3)当没有一件正式的文字保存时,神圣九摺布,人们还能在玛则拉达教堂中的新小圣堂中寻到。 它在那里,特别在耶稣圣体圣血节和庆节八日内供奉。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412年 巴纽狄罗马涅 Bagno di Romagna, Italy

 1412年时,当Lazzaro de Verone神父在巴纽狄罗马涅大殿主祭弥撒时, 一度怀疑耶稣是否真实临在圣体之中。 当神父祝圣完饼酒後,酒变为真正的血,从圣爵中满溢而出,倾倒在九摺布上。 拉匝侯神父深受感动,也深感忏悔,向群众承认自己的疑心,也高声赞颂天主在他面前行的奇事。


画字: 陈列在大殿中,描述奇迹的画。巴纽狄罗马涅圣玛利亚大殿。沾了血迹的九摺布。 圣堂内存放真福若安(Jeanne)的遗骇。 位於巴纽的圣玛利亚全景。大殿内景。

 巴纽狄罗马涅的圣母升天堂存放着「沾染血迹的圣布」,这是发生圣体奇迹後留下的一块圣布。 历史学家Fortunio在他的着作Annales Camaldulenses中描述这次奇迹: 「1412年时,在巴纽狄罗马涅的圣玛利亚卡马多隐修院(camaldolaise de Sainte Marie) 的院长是原籍威尼斯的Lazzaro de Verone神父。 一日,当他举行圣祭时,魔鬼占据了他的心神,他怀疑耶稣是否亲临圣体中。 突然间,他看到圣血满出圣爵,鲜血沾染了九摺布。神父感动得无法言语,这件奇妙的事冲击着他的心灵。 他为自己的无信德流下泪水,向群众忏悔,并向大家诉说这件发生在眼前的奇事。」 神父随後被派遣到巴隆纳(Bologne), 为圣克莉斯汀卡马多隐修院的辅导神师(camaldolais de Sainte Christine),待在这儿一直到1416年逝世。 卡马多隐修院管理位於巴纽狄罗马涅的修院直到1808年拿破仑时代才告终止, 由圣母升天大殿的堂区接手,属於圣塞波可(Saint Sepolcro)教区,直到1975年才正式归属於西西纳(Cesena)教区。

 1912年,Giulio Boschi枢机主教庆祝圣体奇迹500周年,随後举行弥撒圣祭研究会议。 1958年,Domenico Bornigia主教对九摺布做了一次化学分析,证明布上的血迹确是人血。 大殿中第三间圣堂左边可看见一块1400年的彩色珍贵木雕,名为「含血圣母」。 之所以有此称谓是源於巴纽会院院长Benoit Tenaci神父亲眼目睹这次奇迹: 1498年5月20日,圣像中的圣母左手臂流出血来。 每年基督圣体圣血节,人们带着九摺布在城内游行;从三月到十一月,温泉季的每个主日,十一点的弥撒中都会陈列圣物。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453年 都灵 Turin, Italy

袋子开了,在众人惊讶声中,里面放着圣体的圣体光上升,飞到邻近房屋上方。

 位於都灵的基督圣体主教座堂内,有一个地方以铁栅栏围了起来,这里在1453年时发生第一次的圣体奇迹。 栅栏里挂了一块牌子,上面叙述了奇迹发生的经过: 「此处,背负圣体的骡子跌倒了;此处,圣体神奇地从袋中跳出来; 此处,圣体缓缓落在一旁恳切祈祷的信友手中;此处因着圣迹而成为圣地。 切记,要跪着祈祷。(1453年6月6日)」


画字: 基督圣体大殿内部。画中描绘的是都灵的奇迹。圣体奇迹纪念饰板(都灵)。 进入都灵的基督圣体大殿,马上可看到祭台上的一幅画。这幅画是Guercino的学生Bartolomeo Garavaglia所画的,描绘的是1453年发生的圣体奇迹。位於都灵的基督圣体大殿。奇迹圣体的印记。 画字: 1455年时,主教座堂为了存放奇迹圣体而制作了圣体龛。1492年时,教堂重新整修门面,圣体因此被送往他处。整个计划是由Meo del Caprino所设计。1528年,在奇迹圣体发生之处,由Matteo Sanmicheli所制的圣体龛完成了,上面画上了奇迹发生时的重要时刻。原本的建筑物已在1604年时,在Ascanio Vittozzi监督之下所建的基督圣体堂所取代。1598年时瘟疫肆虐,都灵政府决定建造这座教堂,同时也是为了回应圣神善会的请求。 一幅描述圣体奇迹的图文,翻印自都灵的 〈第一届国际圣体大会──都灵圣体奇迹图说〉(miracle of Turin illustrated on the occasion of the first international Eucharistic congress)。Canonica Brothers Typography, 1894 (Simeon Collection, C 9200) 基督圣体大殿内部。都灵曾经放置奇迹圣体的圣爵。骡子跌倒处的碑文。 这幅画名为《祝圣圣体的奇迹》,由不知名人士所绘,描述的是1453年6月6日晚上约8时,发生在荣耀的都灵中的圣迹(画作收藏编号Simeom C 2412)。这幅三折画要突出圣迹的三个主要部分:Exilles城中的圣体被偷了丶骡子跌倒,圣体飞升天丶圣体降下在圣爵中。两个门柱上并挂有象徵都灵的纹章。 都灵政府内的壁画,由G.A. Recchi所绘。描述的是圣体奇迹。 一块板子,上面注明奇迹圣体已被食用:「不要强迫天主永远显现奇迹……」 大殿拱门上的壁画,描绘圣迹经过,由画家Luigi Vacca於1853绘。 这个盒子是1672年时用都灵产的桧木制成,用以存放圣体奇迹的文件。 发生奇迹的圣体已在铁上烙下圣痕。都灵历史档案中记载,这块铁已於1673年由Exilles城运送至都灵,并於1684年转送给市政府保存一直到今天。

 靠近义大利的 Suse山谷(靠近一处名为E xilles的城)中, René D'Angiò族的军队与 Ludovic de Savoie公爵的部队相遇了。 在这里,这些军人肆意抢夺,有些人甚至闯进教堂。 其中一人强行打开圣体龛的小门,拿走了一个装了圣体的圣体光。 他们将赃物放在骡子的背袋里,朝向都灵走去。快到圣席维斯特堂(St. Sylvester’s Church, 现已更名为圣神堂,之後在原地又建了基督圣体堂)广场时,骡子踉跄倒地,背上的袋子开了,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装了圣体的圣体光飞上天,悬在邻近房屋顶上。 Bartolomeo Coccolo神父也 在群众当中,他立即通知主教等人。 主教在众人随同下,赶到事发地,见到这番景况後,俯伏在地, 以厄玛乌门徒的话祈祷:「主!和我们一同住下吧!」 此时发生了另一个奇迹,圣体光掉在地上,独留圣体停在空中, 闪闪发光地像第二个太阳。 主教手上拿着圣爵,高高举起,只见圣体缓缓降下,落在圣爵中。

 都灵很快地认可了1453年所发生的圣体奇迹,并促成在奇迹发生地建一座圣堂, 很快地此地又盖了一座教堂,以奉献给基督圣体。 而最明显的表示,则是利用百年及逢五十周年的时刻加以庆祝 (如1653丶1703丶1753丶1 853年及 1803年)。 许多文件均提到这次的奇迹, 如最古老的是1454丶1455及1456年的三份 Capitulary Acts(「教务会议法令」), 以及当代都灵当局的几份文件。 1853年时,教宗碧岳九世隆重庆祝了奇迹发生後四百周年纪念。 当时出席的有圣饱思高等人; 碧岳九世也在这个时刻准允杜林总教区举行圣体奇迹的日课和弥撒。 1928年,碧岳九世提升基督圣体堂成为至尊大殿。 奇迹圣体一直被保存到十六世纪,直到圣座下令将圣体送出,原因是: 「因为这些圣体一直是无玷的,不要强迫天主永远显现奇迹; 虽然这些圣体曾经发生过奇迹,但他们永远是相同的圣体。」

意大利 1453年 都灵 Turin, Italy (更多描述)

圣体飞上天空,主教用圣爵接下

 在都灵显奇迹的时代,人们的信心冷淡,有人想天主愿意赏人一个标记为振起他们的热心, 完成所希望的改变,它发生在一四五三年六月六日。
 两个军人公认为是下层阶级的人,不恭敬圣物,新近退伍。 他们行走在埃西肋(Exilles)市,那时其中一人决定偷窃圣堂,另一人,不消说已同意了。 两人在进门後一齐搜刮值钱的衣服丶烛台以及其他的东西。 他们来到祭台前,打开圣体柜,拿出装大型的圣体的圣体光。 继而二人一起搜集一切东西,把每件东西包裹起来,放在骡背上,开始向都灵城走,他们希望在那里把所有的东西都卖掉。
 他们在黄昏时进了城内,骡子被绊倒在地上,放在背上的东西都摇落散开来,内含盛大圣体的圣体光。不过圣体没有倒下。 无宁说,它上升到空中,在那里悬在光天化日中,就像旭日形的烟火。 这事发生在广场,在圣思维(San Silvestro)圣堂前,它今天公认为是圣体大教堂。
住在附近的民众奔向那里,察看奇迹,其中贵族平民十人(记录上都有他们的名字)。
  有一位名叫高格诺•禄茂(Bartolomeo Coccono)的司铎,在察看到奇迹, 快速地报告给都灵主教丶老马尼诺人类思(Ludovico of Romagnano), 他穿上主教衣服,有许多贵人和主教府成员作陪,来到显奇迹的所在。 惊讶地跪在悬空的圣体下,在恭敬至圣圣体後,他要一具圣爵。当圣 器交给他时,他立起来,把圣器高举。 当着许多近前围观人,圣体自己慢慢降下,一直到落在圣爵里。
 他们最大的热忱,把圣体捧到圣若翰教堂,跟随着许多修道人与无数的市民。 内含十个证人,他们是首先看到奇迹的人。 因为它光辉灿烂,每一人称这奇迹为义德之日。
 相同圣体缓落在其中的圣爵,如今保存在首都圣堂,在样式上与显奇迹时所用的恰恰相同……
 那末,这奇迹的圣体怎样?在教会的命令下,梦•伯路齐(Mans Peruggi) 於一四五三年作法定访问时,把圣体带到都灵并在那里领受。 乃在完美保存之一三一年。他所据的理由是:“不应强迫天主藉保持圣体完美与纯洁,而支持永久的奇迹。”
 从显奇迹之时起,除许许多多手写本和文件以及在以後几时代所作的记录外,还有不少教宗,承认该奇迹。 教宗碧岳二世丶国瑞十一世丶克勉十三世丶本笃十四世丶圣碧岳十世丶十一世都颁赐大赦和特恩。 教宗碧岳九世在四百年庆祝奇迹的机会里,批准林总主教区特别的日课与弥撒。
 一九五三年,为庆祝奇迹之五百年,在埃西肋与苏撒镇举行了特别礼仪,按苏城乃是:贼由中偷窃了圣体。 在都灵的庄严游行,又设定了二贼来到都灵所采取的行程,参加此次游行者有枢机丶主教丶许多司铎与修道士,还有数千信友。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472年 渥德辣 Volterra, Italy

 1472年,渥德辣和翡冷翠之间宣布开战,一名翡冷翠士兵进入渥德辣座堂, 抢走了象牙制圣体盒,盒内存放了数枚祝圣过的圣体。 士兵一走出教堂,就被耶稣的震怒吓一跳。 他把装着圣体的圣体盒往教堂的墙上一丢,所有的圣体掉了出来, 却发出耀眼的光芒,更奇妙的是,随後圣体上升,停留在空中。 很多人都见证了这次异象。


画字: 主教座堂内景。渥德辣市全景。圣方济堂。渥德辣市景致。

 引发战事的诸多原因中,最早起因却是出於在Allimiere的一场小争夺。 这场争夺在Montefeltro公爵的军队於1472年大肆掠夺渥德辣後结束。 这些战事的形成是出於社会阶级的鲜明对比,及麦第奇家族(Lo renzo di Medici)的私人利益。 由於渥德辣被佛罗伦斯人并吞,渥德辣必须听任严苛的对待,这种情势导致许多富有家族的家产被侵占後, 远离他乡。以上即是1472年所发生的圣体奇迹的历史情景,这件奇迹已经被确认了。 许多人为这次的奇迹作了见证,其中一位目击证人是Biagio Lisci修士, 他所写的报告保存在圣方济堂档案室中,此外渥德辣市政府图书馆内也存放了几部与此有关的文件。

 一位佛罗伦斯士兵进入主教座堂内,走向圣体龛,想要抢走一个存放了圣体的圣体盒,和其他圣物。 当他一走出教堂,一股出自耶稣的愤怒迎向他,致使他吓得将圣体盒丢往教堂的墙上。 所有的圣体都掉了出来,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背後支撑着一般,排列在空中,闪耀着光芒。 士兵受了惊吓,跌倒在地上哭泣。当时有许多人亲眼见到这一幕。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535-1718年 阿斯提 Asti, Italy

 许多文件都证实发生在阿斯提的圣体奇迹。 第一个奇迹中,阿斯提的Scipione Roero主教很快草拟了一份公证证书,而教宗保禄三世於1535年11月6日特别颁布, 凡於圣体奇迹纪念日前往圣施孔德(Saint-Secondo)教堂的人可获全大赦。


画字: 帆布油画(十七世纪,作者不详)。画中描述1535年发生在圣施孔德大教堂的圣体奇迹。目前画作保存於发生奇迹的圣堂。 阿斯提的圣施孔德教堂。圣施孔德教堂内景。由G. Badarello於十七世纪末所绘。放置於圣施孔德教堂,基督受难像或圣体奇迹的祭台上方。

 1535年7月25日早晨约7时, 一位极富圣德的Domenico Occelli神父在圣施孔德大教堂主祭台上举行感恩祭。 在擘饼时,他看到擘开的边缘变成了鲜红的血肉。 三滴血落在圣爵中,第四滴犹挂在圣体边。 此时Domenico Occelli神父继续主持弥撒。 当神父掰开一小块圣体放入圣爵中时,他又看到这一小块圣体流出血来。 太令人惊讶!他转身面对教友,请他们前来一齐看看这个奇迹。 神父领圣体时,血不见了,依旧是饼形。Scipione Roero主教曾将这件事写在官方文件上,呈给教宗。 这个奇迹就是根据这份文件翻译而来。 1535年11月6日教宗保禄三世颁布特敕书,明令凡是「於圣体奇迹纪念之日前往圣施孔德教堂朝圣, 并依教宗的意向奉献三遍天主经,和三遍圣母经者」均获全大赦。

 根据一份石板上的文献记载,几个异端的军人因为看到奇迹而皈依。 当时阿斯提是在查理五世的统治之下,他的许多亲信都住在此地。 梵谛冈文件中保存了这篇文献。 这篇文献是1884年时,应咏礼司铎Longo神父要求而誊写的; 此外,在「至圣圣体的同伴」这个团体的书中也记载了这则故事(团体於1519年成立)。 另外一个与圣体奇迹有关的是16世纪所绘的一幅画,这幅画挂在圣体堂中。 画中描绘了圣体奇迹,大理石上写着: Hic ubi Christus Ex Sacro pane Effuso sanguine Exteram vi traxit fidem Astensem roboravit. (这是流出圣血的基督圣体,祂的权能引领非教友,并增加阿斯提居民的信德。)。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560年 摩洛法勒 Morrovalle, Italy

 1560年,摩洛法勒发生了一次火灾,摧毁了方济会的一间教堂, 但一块保存在圣体盒的圣体完好如初地留了下来,圣体盒被烧得只剩下盖子。 1960年时,人们庄严隆重地庆祝了圣体奇迹发生四百周年纪念, 同时市议会全体同意立一块「圣体城」(Civitas Eucaristica)的碑文,悬挂在摩洛法勒的正门上。


画字: 圣巴尔多禄茂堂。奇迹圣体。圣方济堂旁的会院,奇迹即在此发生。摩洛法勒所举行的奇迹圣体游行。1560年,由教宗比约四世颁布的,关於圣体奇迹的Sacrosanta Romana Ecclesia (《罗马圣教会》诏书)

 在摩洛法勒,1560年4月16和17日晚上,正值复活期那一周, 约清晨2点左右,Angelo Blasi弟兄被持续爆裂的声音惊醒。 他由自己的小房间探头一看,发现教堂已经完全被大火吞噬。 Angelo Blasi弟兄立刻跑去告诉其他的隐修士这件事。 七小时後火势才完全被扑灭,随後这几天才能收拾残局。 4月27日时,当Baptiste神父敲开原来是主祭台的大理石块, 他非常惊喜地发现墙里的洞中有一个圣体盒和一块有点烧焦的九摺布; 圣体盒里有一块完好如初的圣体。Baptiste神父惊叫「奇迹」, 一大群人都跑来高声赞美,并一连三天举行明供圣体以便信友前来朝拜。 方济会省会长Evangéliste de Morrò d’Alba神父终於来到此地,始将发生奇迹的圣体放入象牙盒中收藏。 Ludovico de Forlì主教(乃当时的Bertinoro主教)立刻受教宗比约四世委任调查摩洛法勒奇迹的真实性。 教宗一收到主教的调查报告,立即宣布这件奇迹是超自然的, 并於1560年颁布Sacrosanta Romana Ecclesia(《罗马圣教会》诏书),准允敬拜仪式。 根据宗座诏书的内容记载,火灾发生和找到圣体的那几天(4月17及27日)都是全大赦的庆日,以作为「双重宽恕」的纪念。 教会因此开始蓬勃发展,因为许多信友齐来参与庆祝。 如今,这两天的庆祝方式是明供圣体,同时也放圣人遗骸在主祭台上。 「宽恕」的意思就是全大赦,信友可赴圣巴尔多禄茂 Saint Bartholomew堂寻求宽赦。

 直到1600年前,奇迹圣体还是完好如初地保存着,然而多年後,奇迹圣体慢慢消失了祂的踪影。 目前只剩下圣人遗骸和当时未遭祝融烧坏的圣体盒的盖子。

意大利 1560年 摩洛法勒 Morrovalle, Italy (更多描述)

圣体受火焚七小时而不毁

 一五六O年四月十六日,复活节後第二天清晨两点钟,村中火警钟响个不停,惊醒了方济各会士丶文德神父。 他以害怕的心情,赶紧穿衣,向修会的内院跑。 从这里他能够看到圣方济堂,在圣堂窗户上的闪光,只能告诉一事:大火吞噬了它,使圣体遭到危险。 其他司铎以及村民听到钟 声的狂鸣,蜂拥去帮助。有两人:安多尼与克劳狄约 (Antonio Lazzarini and Clandio Paganelli) 显出了特别英勇与努力,不过,火焰特别强烈,他们不久便知道:一切都烧毁。 失火七小时。一旦火熄了,圣堂变成了废墟与冒烟的灰堆。
 省会长基罗拉模(Girolamo )从安科那来鉴定损害, 在要求一位司铎和一位弟兄协助下,以巡察倒在地上毁坏的大祭台。
 在他们拨开烧焦的木屑以及大理石的碎块时,三人惊讶地在灰土和碎石的空洞中发理一圣体,纯白而无损。 一旦近观,即知道圣体放在一块褪色的九摺布上,而此布相对地安放在一块烧得很焦的麻布上。
 司铎们一看到保存完美的圣体,在这样多的垃圾与废墟上,於是双膝跪伏朝拜,并祈主慈悯。 凡是看到圣体的人,都欢呼圣体保存,乃是一奇迹,另外是在圣体柜整个地被火焚毁,柜中的器皿完全消灭後, 那失火前是扣合的,失火下的圣盒盖仍然保全。
 因为热心的民众,从远处来观看(显灵)地方,斐尔予主教公署一委员下命令: 显奇迹的地方,要保存得有尊严与整洁。
 显灵圣体和圣盒盖,不久便封在一水晶器皿中,继而把封好的水晶器放在圣堂的象牙箱内, 用三只钥匙锁起来,两只交给省会长,一只交给看守修院人。
  显灵奇迹的圣体促使教宗碧岳四世,下令严格的调查。 为尽该一监察任务,他选择了巴尔底诺劳主教类思(Lundovico Bishoo of Hertinoro), 罗来道教堂之秘书长,也帮助他。事件之细节不久呈递教宗,他相对地向教会许多杰出之神职人员考量了该事的各方面。
 在奇迹後第五月,教宗碧岳四世,於一五六O年九月十七日出一诏令。 在该文件上,简短地引证显奇迹的细节以後,教宗承认类思主教的廉政与谨慎,以及他在领导调查该圣迹的可观的忠勤。 次弟述说他同许多不寻常神职人员,一致同意:在报导上毫无虚假与欺骗,该事件超越每一本性的解释。 他们的意见与判断是,该事件乃是毫无犹豫的奇迹。
 在教宗的诏书上,教宗也报导:凡是以真正悔改的精神并在显圣迹周年朝拜方济堂的信友,教宗要赏赐全赦。 教宗也批准在圣迹的周年可用耶稣圣体节日课。
 感谢人民的慷慨,他们是出类拔萃的基督徒,把圣方济堂复建起来。它比火灾以前盖得更为漂亮。 三大家族(拉匝来尼丶马塞第和高拉代来里(Lazzarini Marchetti and Collaterali)出钱, 更换了祭台,记述他们慷慨的提示牌,如今还明挂着。
 在随後的三百年,圣堂经历了好多改变,每年教民善用得宽恕的机会,去朝圣,为得到教宗碧岳四世所钦赐的全大赦。
 在十九世纪中叶,意大利分成王国丶公爵以及许多不同的国家,(都市国家),一种巨大的政治不安蔓延开来, 在意大利各个派别,起了战争,他们与梵蒂冈间存有敌意。 在此痛苦时代,一八六O年,相反宗教的一群和汪达尔人侵入了方济堂,把会士逐出,偷窃了各种宝藏以及艺术作品。
 有几人伺机在这次侵入中,把显灵的圣体偷走了。 因为吕及神父(Luigi)和其胞弟药剂师之奋勇,把号称“圣宠之母”的绘像救下来。 该像是属伟大时代的,也颇受教友的珍视,现存於圣思定堂。
 在该次被汪达尔人亵渎後,圣方济堂陷於可悲的境地,弥撒与其他的礼仪不能够举行了, 因此梵蒂冈许可把大赦令迁到圣禄茂圣堂,也被接受到那里。圣方济堂自从大规模地修复以後,仍是朝圣与旅游者的欣慕地。
 虽然显灵圣体失踪了,在火前圣体被封在里边的圣盖现在仍保存着。 它被保存在一水晶筒里,被封在圣品箱中,那即是带基座的,顶端带有一十字架的圣盒盖。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570年 斐洛里 Veroli, Italy

 1570年的复活节, 位於斐洛里的圣埃拉斯本(St. Erasmus)堂正举行四十小时明供圣体(当时的圣体是先放在圆形的圣体盒, 再放在大的圣爵中,盖上圣盘)。 正当朝拜圣体时,婴孩耶稣显现在圣体中,并赐下诸多恩宠。 当初放置圣体的圣爵如今还保存在圣埃拉斯本堂内,每年复活节之後的周二,人们用此圣爵举行弥撒圣祭。


画字: 古画中描绘圣体奇迹。位於斐洛里的圣埃拉斯本堂。奇迹发生时所用的圣爵和圣盘。 文件中记录着奇迹发生时现场目击证人的证词,以及他的誓词。纪念碑文提醒人们记住圣体奇迹。奇迹即发生在这座圣堂里。

 1570年的复活节,圣埃拉斯本堂依照传统,将圣体放在银色圆形的圣体盒中, 以形似圣囊之物为盖子,然後放入大形银制圣爵中,再盖上圣盘。 外边罩上珍贵优雅的丝质布衫。值得一提的是,即使经过1452年的科隆会议(Council of Cologne), 明供圣体在十五世纪时还不是很普遍。 依照惯例,城里每个善会前往拜圣体一个小时。「上主怜悯善会」(前身为基督圣体及圣母善会)也登记了。 他们穿着黑大衣,每个人都跪着祈祷。当一份记载这个圣体奇迹最具公信力的文件出来後, 很快就得到圣座的准允,这份文件并被保存在圣埃拉斯本堂的档案里。 文件中详细叙述了奇迹发生的经过,第一位见证人Giacomo Melon描叙了当时的情况: 「我抬起眼睛看着圣爵,发现圣爵底有颗星星特别闪亮。在这颗星星上方是神父用来做弥撒的圣体。 星星就靠着圣体。最奇妙的是,这个异象结束时,圣体四周围着小孩子在朝拜着,看起来像小天使。」

 直到今天,每年复活节後的周二,主教会来举行一台隆重的弥撒圣祭,以纪念这次的圣体奇迹。 放置圣体的圣爵和覆盖的圣盘,和银色的圣体盒也都和其他圣物一齐被保存下来。 112年後,发生在斐洛里的奇迹圣体才被分送食用。 1970年,奇迹发生後四百周年,此时也正好召开斐洛里及Frosinone教区的第三届圣体大会。 每月的首周五,在发生圣体奇迹的教堂中举行明供圣体,而斐洛里的其他教堂均暂停开放。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595年 翡冷翠 Florence, Italy

 第二奇迹发生在一五九五年三月二十四日,当时祭台满布着火焰,侵害祭台与圣体龛。 圣体盒倒落在地上,因撞击而打开。 那翻落在祭台脚下地毯上的用品(蜡烛之类)都扭曲变形,并因火的热力而凝结成一体。 但是收集起来的圣体在几乎四百年後,还仍然保存完好。
  今天,这两个奇迹都保存在一具圣体龛内,上端是一金质小天使擎举的容器,新祝圣的圣体可放在其中。 下边在两稍大的天使中间有一水晶玻璃制品与一二三通年之奇迹中所凝结的血,在该一圆筒间, 并在水晶器广面後有一容器,在其中能清晰的看到一五九五年之圣体(历久不朽)。 这一遗物保存在小圣堂,在米诺(Mino of Liesole)於一四八一年所雕刻的美丽圣龛中。
 每年两次盛圣体圣血奇迹的圣体光,供在圣安博圣堂中。 依照本堂神父所言:“奇迹是耶稣真正临在圣体内的有力证明。”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604年 摩戈洛 Mogoro, Italy

 根据历史学家Pierre M. Cossu的陈述,1604年4月发生了一次圣体奇迹。 感恩圣祭时,两个道德行为不检的男子让圣体落在地上,因此在石地上烙下两个圣痕。 为了纪念这个事件,以及弥补亵渎的行为,每年复活节之後的主日,均於摩戈洛举行庄严的圣体游行。


画字: 《摩戈洛的圣体奇迹》。画家Francesco Pinna (1604-1607) 。第一块圣体印记。 第二块圣体印记。摩戈洛一景。「奇迹石板」保存在圣伯纳堂里。摩戈洛圣伯纳堂。

 1604年复活节後周一,位於义大利沙甸岛(Sardaigne)上的摩戈洛, 圣伯纳堂(Saint-Bernardin)的本堂Salvatore Spiga神父举行感恩圣祭。 祝圣完饼酒後,他为信友分送圣体。突然,他看到队伍中有二位认识的男子,他们的道德行为很不检点。 神父将圣体送到他们嘴里後,他们却将圣体吐在石栏上。 两名男子辩道是因为圣体像火炭一般灼烫了他们的舌头。 之後,因为没有办告解,一时心虚,这两人逃走了。 Salvatore Spiga神父拾起圣体,看到石地上已经烙下了两块圣体的印子。 他命人仔细地清洗石地,希望洗掉印记,却没有成功。 当时的Antonio Surredo主教及其继任者决定查证这件奇迹,好几位历史学家都记载了执行过程, 包括 Pietro Cossu神父和Casu神父。

 这些证明这件奇迹的文件中,有一份是由公证人Pedro Antonio Escano於1686年6月25日发表的公报, 文件上声明与摩戈洛神父共同签定的协议: 制作一圣体龛置於主祭台上,圣体龛下方有个洞以便放置「奇迹石板」。 「奇迹石板」是装在透明的盒子里,好使信友可以瞻仰。 直到今天,人们还可以看到两个圆圆的圣体印记。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610年 罗马 Rome, Italy

 一直到今天,在罗马圣普丹济雅娜堂( Santa Pudenziana), 卡埃塔尼圣堂(Caetani Chapel)里,人们还可以看见当年圣体由圣台落下,掉在石阶上的痕迹。 一位神父举行弥撒圣祭时,怀疑耶稣亲临圣体圣事中,圣体由他手中落下。 至今,这个痕迹依旧清晰可见。


画字: 罗马的圣普丹济雅娜堂。在卡埃塔尼圣堂石阶上,清楚可见圣体掉落後,留下的印记,及血迹。教堂内部。圣体掉落後,所留下的血迹细部。圣体掉落在大理石阶後,留下的印记。

 圣普丹济雅娜堂是罗马最古老的教堂之一。 根据许多历史学家的记载,普丹特(Pudente)是罗马元老院议员,他在家里招待伯多禄宗徒。 此处日後盖了教堂,名为圣普丹济亚娜堂,乃以他的女儿普丹济雅娜为名。 普丹济雅娜和普拉瑟德(Prassede)是一对姊妹,虽然她们不是殉道者, 但是她们在殉道者被斩首後,为他们抹去身上的血,因此名传千里。 教堂是於纪元後145年,教宗圣碧岳一世时所建,按照普丹济雅娜和普拉瑟德两姊妹的意思, 堂内用了许多初期基督徒时代,罗马马赛克镶嵌装饰,元老院议员普丹特的家也在这里。

 卡埃塔尼家族建造了一座卡埃塔尼圣堂,堂里祭台旁的石阶上,如今还留有圣体掉落下来後,所留下的印痕和血迹。 这块圣体是由神父手中掉落,当时神父正在举行弥撒。然而神父怀疑耶稣是否亲临於祝圣的圣体中。 当他祝圣完圣体後,圣体掉在大理石阶上,留下深深的印记。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630年 卡诺吉欧 Canosio, Italy

 这次圣体奇迹发生在一位Antoine Reinardi神父身上。 由於神父对圣体非常虔敬,终於成功地拯救了卡诺吉欧村,免遭玛利亚山洪暴发之苦。 当时许多眼见奇迹者皈依了教会,直到现在,每逢圣体圣血八日庆期,卡诺吉欧村民依旧庆祝这次的圣体奇迹。


画字: 卡诺吉欧全景。卡诺吉欧堂区教堂。玛利亚河。

 卡诺吉欧位於玛利亚山谷中,属於Saluzzo教区。 1630年时,由於受卡尔文教派影响,许多人对信仰十分冷淡。 基督圣体圣血节过後几天,由於连日大雨,玛利亚河山洪暴发。 湍急的河水连带着巨石,从山上滚滚而下,眼见就要冲向山谷里的村庄。

 Antoine Reinardi神父摇铃召集全部村民齐来,祈祷停止这次的洪水。 他也建议立下誓言:若是卡诺吉欧村免遭洪水肆虐之苦,村民在每年的圣体圣血八日庆时举行仪式,做为永远的纪念。 神父手持放了圣体的圣体光,在几位信友的陪伴下,一边唱着「垂怜曲」,一边朝向洪水处游行而去。 在降福之後,雨停了,洪水的水势也减弱了。 这次的奇迹坚固了信友的信心,直到如今,居民依然信守承诺。 不幸的是,许多叙述奇迹的文件,当时还保存在堂区的档案中,但是在十七世纪西班牙法国之战时受到损毁。 当时目睹奇迹的神父编写了一份报告,现存的是其复本。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631年 多内罗 Dronero, Italy

 1631年,一位乡下女孩不小心点燃了一堆乾稻草。 由於风太大,大火延烧至多内罗这个小村庄。 大夥尽了全力还是无法控制火势。 唯有当Maurizio da Ceva神父拿着圣体降福时,火势才停止。


画字: 多内罗一景。多内罗村。圣体即由这个圣堂携出。石板上描述着圣体奇迹。

 1631年8月3日星期天,正当晚祷时刻,Saluzzo辖区内的小镇多内罗燃起了一场大火。 一位乡下女孩不心小心燃起了一堆乾草,此时又刮起一阵暴风,火势愈发不可收拾。 火势很快地蔓延至Bor go Maira的家。 人们用尽了各种方法都止不住熊熊大火,火却愈烧愈旺。 嘉布遣会的Maurizio da Ceva神父灵机一动,决定求助於耶稣圣体。 他立刻带着圣体,举行了庄严的游行,所有的村民都跟着游行队伍,向火灾现场走去。 当圣体及游行队伍一到火灾现场,大火很神奇的停止了。

 圣碧姬达(Santa Brigida)小圣堂里的一块石板就描述了这次的圣体奇迹, 并且每一年基督圣体圣血节时,多内罗居民都会举行庄严的圣体游行,以纪念圣体奇迹。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640年 都灵 Turin, Italy

 当阿尔古伯爵(Count Harcourt)的军队入侵时,兵士进入山中圣玛利亚堂, 杀了不少市民,但嘉布遣会所有会士都存活下来。 一位法国兵打开了圣体龛的门,里面有放置了圣体的圣体盒。 奇迹似地,圣体龛中伸出一条火舌,烧了兵士的脸和衣服。 圣体龛上装饰了玛瑙和天青石,这些宝石上还留有兵士所犯恶行的痕迹。


画字: 山区里的嘉布遣会院教堂。古代所绘的位於都灵的山区嘉布遣会院教堂。 教堂内部。古画中描绘的是奇迹发生的景况。发生奇迹的圣体龛细节。

 1640年,阿尔谷伯爵的法国军队越过波河(Po River), 进入位於山区的嘉布遣会院里的圣堂。 嘉布遣会院里一位Pier Maria da Cambiano神父将法国军队入侵山中圣玛利亚堂时所发生的一段圣体奇迹, 详细地记载了下来。

 「山麓上满是敌军。西班牙人才刚离开Casale Monferrato,现在又换成法国兵进攻都灵。 1640年的5月6日,他们还在稍远的Chieri, 隔天就前进到Moncalieri,5月10日时,转眼就到都灵了。 他们占据了波河左岸後,就采取猛烈的攻势,尽管我方军队奋勇抵抗,法军最後还是攻下了大桥,并朝向山区嘉布遣会院而来。 但他们找不到地方栖身。5月12日清晨,法军在战壕中发动了两次猛烈的攻击,但都没有成功; 第三次进攻时,我军被迫弃械离开,与市中居民一同逃到教堂中避难。 这些侵入者居然进到这块圣地中杀人,不论男女老少,老百姓或军人,或抱着祭台, 或躲在嘉布遣会士怀里的人都无人能逃过一刼,纵使会士们为他们恳求饶命,还是无能拯救他们的性命。 嘉布遣会士没有一个人受到伤害,但看见遍地尸骸,内心悲痛不已。 由於难民躲进来时,曾将身上的财物藏进教堂,因此法军将教堂里的一切洗劫一空,然後开始做出淫秽的举动。 这时,一位异教的法国兵士爬上祭台,强力打开圣体龛小门,欲动手抢走内里装有圣体的圣体盒。 但是,奇迹发生了!一股火舌由龛内吐出,冲向法国兵士,烧了他的脸和衣服。 兵士十分惊恐,跌落在地上,乞求上主原谅。 教堂里满是浓烟,众人满心畏惧,破坏的行径也停止了。」。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656年 卡法 Cava Dei Tirreni, Italy

 从1657年开始,人们就固定庆祝「古堡节」(La fête de Castello)。 这个节日提醒人们1656年5月25日耶稣升天节那天,卡法城终於结束了瘟疫的肆虐。 虔诚的圣体游行由圣母领报古堡开始,行进至古堡山平台,接着圣体降福之後,瘟疫停止了。


画字: 站在神父降福全村时的古堡山往前望去的景色。每年纪念圣体奇迹时,卡法村所施放的烟火。卡法村全景。每年「古堡山堂庆」,人们纪念发生在卡法村的圣体奇迹。十七世纪古画,描绘圣体奇迹。

 从1657年开始,人们就固定庆祝「古堡节」(La fête de Castello)。 这个节日提醒人们1656年5月25日耶稣升天节那天,卡法城终於结束了瘟疫的肆虐。 虔诚的圣体游行由圣母领报古堡开始,行进至古堡山平台,接着圣体降福之後,瘟疫停止了。

 1656年5月,在那不勒斯(Naples),入侵的西班牙部队由萨丁尼亚(Sardaigne)攻来,也带来了一场严重的瘟疫。 瘟疫爆发的很快,迅速地蔓延到附近乡镇,包括卡法村。整个乡镇村庄共死了数千人。 Paolo Franco神父是其中少数幸免於难的人,受了圣神感召,不顾危险, 邀请民众前来参与圣体游行,一直走到几公里外的古堡山。 当一群人走到山顶时,神父以圣体降福了卡法村。奇迹似地,瘟疫消失了。 直到今日,每年逢六月时,为了纪念这次的奇迹,卡法村民都会举行隆重的游行。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718年 阿斯提 Asti, Italy

 第二个奇迹发生在Milliavacca一个爱德之家(Opera Pia Milliavacca)的老圣堂里。 由收集的公证人丶主祭神父的署名丶德高望重的司铎及平信徒的文件中,可以证明这起圣体奇迹。


画字: Milliavacca爱德之家中,1718年发生奇迹的圣爵。仔细看杯口和脚座的血滴印痕。 阿斯提主教座堂内部,一个奉献给圣斐理•乃立(SaintFilippo Neri) 的圣堂中,保存着发生奇迹的圣爵。Milliavacca爱德之家,圣爵脚座细部。阿斯提主教座堂。

 1718年5月10日,Francesco Scotto神父到Milliavacca爱德之家的圣堂做弥撒,那时大约早晨八点。 圣堂分为两部分:前半部开放给大众,後半部保留给住宿生。 祭台前只有公证人(名为Scipione Alessandro Ambrogio)丶主教秘书和爱德之家的总务长,而住宿生都坐在教堂後面。

 举扬圣体时,公证人看到神父手上的面饼裂为两半。 因为碎裂的面饼无效,所以他上前告诉神父,并跑到祭衣间再拿块新面饼。 神父同时也将面饼凑近一瞧,果然是裂为两半。 但是他惊讶地发现,面饼裂缝边缘布满血迹,圣爵和脚座上都留有血滴,连九摺布上也洒上血痕。 公证人拿了另一块面饼回来,也看到神父手上的面饼滴着血。 他感动得泪流满面,立刻跑去找咏礼司铎Argenta神父丶爱德之家的告解神师, 和由圣赦院过来的两位神学家Vaglio和 Ferrero,这些人都是圣体奇迹的见证人。 爱德之家的其他神父和城里的三位医生Argenta丶Volpini丶Vercellone都证明了这些红印的确是真正的血滴。 这些人中,有人曾怀疑,这些血可能是从神父的鼻子或嘴巴流出的血; 然而,同样一群人中的外科医生在细微观察後,推翻了他们的说法; 其他神职人员和宗教裁判所代理人R. Bordino决定写一份报告,详述这个圣体奇迹。 另一个确认奇迹的明证是1841年,由阿斯提的Filippo Artico蒙席率领一群物理学家, 检查圣爵和奇迹发生的圣体後,所公布的报告。 调查结果证明红色印记的确是血迹。Milliavacca爱德之家谨慎保存圣体奇迹的圣物: 沾了血迹的圣爵丶圣盘丶九摺布,可惜当时留下来的圣体腐坏了。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730年 西恩那 Sienne, Italy

 这276年来,在西恩那的圣方济大殿里,223块祝圣後的圣体依旧完好无缺,丝毫没有损害。 Tiberio Borghese总主教试验性地在密封的黄铜罐中,放入几个未祝圣的圣体。十年後,受委托的科学重新打开罐子时,只发现里面的虫子和腐烂的碎片。西恩那圣迹是物质科学界无法解释的。科学家Enrico Medi表示:「天主直接介入这个圣迹,这证明了,好几世纪以来,基督的确亲临在圣体圣事中。」


画字: 位於西恩那的圣方济大殿。大殿内部。西恩那的圣体。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於1980 年前往西恩那,朝拜奇迹圣体。奇迹圣体被保存於圣物盒内,便於游行时持举。 位於Provenzano圣玛利亚圣殿里的画作细部,描绘圣体奇迹。西恩那的圣体奇迹曾经历十 四次的检测。最着名的一次是於1914年由教宗碧岳十世所召集,由多位科学家所组成。 这幅画由Stefano di Giovanni所画,名为Sassetta (1392-1450),目前保存在英格兰Barnard堡的Bowes博物馆。画中描绘的是另一个发生在西恩那的圣体奇迹。一位圣衣 会会士不相信耶稣亲临圣体中,待领受圣体後,魔鬼离开他而去。

 诸多叙述此圣迹的重要文件中,一位名叫Macchi的人回忆道: 1730年8月14日,一群小偷进入西恩那的圣方济堂,偷走了一个圣体盒,里面有351个已祝圣的圣体。 三天之後,也就是8月17日,有人在位於Provenzano的圣玛利亚圣殿里, 一个满布灰尘的奉献箱中,发现了遭窃的351个圣体,每一个都完好如初。 每个人都前来庆祝寻获这些圣体。教会当局随即举行了隆重的游行,恭迎圣体回圣方济堂。 几年过去,这些圣体丝毫没有改变。 好几次,人们用尽方法检测圣体,但结果都一样: 「这些圣体都很新鲜,完好如初,没有腐坏,用化学检验并无发现杂质,也没有任何变质的迹象。」 1914年,教宗圣碧岳十世下令检验圣体,於是调查小组结合了卫生丶化学丶药剂等各领域的学者, 其中包括了知名的Siro Grimaldi教授。

 调查结果指出:「西恩那出现圣迹的圣体就是1730当年一般传统的无酵饼,一直好好地保存到现在; 同时还形成一种独特有趣的现象――即颠倒了有机物被保存的自然律。 ……这是奇特丶超自然丶反常的,自然律被颠倒,玻璃里面发霉了,无酵饼居然比水晶更耐久。 ……科学年鉴也记录了这个事实。」 另外在1922丶1950丶和1951年所做的分析是利用把圣体换到一个圆柱形的水晶里时所做的。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於1980年9月14日拜访西恩那时,在奇迹圣体前表示: 「主真临在!」奇迹圣体於夏天时放在Piccolomini圣堂,冬天时则移至Martinozzi圣堂。 西恩那居民安排了许多仪式,以光荣圣体,如尊崇「旗帜」 (Contrade,注:一种传统上代表义大利某城区的旗帜),重视孩子初领圣体, 基督圣体圣血节隆重游行,九月底一连串纪念圣体的仪式,以及每个月17日举行全日朝拜圣体。

意大利 1730年 西恩那 Sienne, Italy (更多描述)

 第二个圣体奇迹起源於十三世纪,那时为光荣真福贞母玛利亚的升天,传入了特别礼仪与庆节。 这些庆节成了传承的,在显奇迹时,仍举行纪念礼。
 这样在一七三0年八月十四日庆节的前夕, 当许多西那城的人民和市中的圣职人员正等候这样的曲礼时,贼子进入了圣方济之无人看守的圣堂中。 他们利用修士们不在的时候,到存有圣体的圣堂,拿起圣体柜之钥匙,把盛有圣体的金毛贼盒偷走了。
 一直到第二天早晨,神父在弥撒中送圣体,打开圣体柜时,才发觉。 以後,本堂神父又发现圣体盒盖被丢在大街上,於是“亵渎罪”传流的怀疑,才予确定。 那时本堂教友们的难过,迫使取消圣母升天庆节。 总主教命令教友公开的陪罪祈祷,市政府当局开始寻找圣体以及偷窃圣体的流氓。
 两天后,即八月十节日,在母佑玛利亚圣堂祈在时,神父的注意力观望他跪凳上的献仪箱所出的白色物品,知道那是圣体, 於是他告诉圣堂内其它司铎,後者则报告给总主教与圣方济堂的修士。
 在地方司铎与总主教代表前,奉献箱一打开,发现有许多圣体,有些系着蜘蛛网。 面形同方济圣堂所用来祝圣的相同,证明与其它同一大小,烤面饼时同亲的钢印。 面饼的数目恰好与方济会士所推算的数目相同——三百四十八个完整的和六个“半个”的。
 因为献仪箱一年只开一次。面形蒙混盖在那里所聚集的尘土与碎物中。 神父小心整理乾净後放面形(圣体)在圣体盒内,置於圣玛利亚圣堂中之大祭台上之圣体柜内。 第二日在聚集的市民与总主教陪伴下,在隆重的游行中,把圣体带回圣方济圣堂中。
 以後的两世纪,人们不时怀疑: 神父为什麽不在作弥撒时,让教友领了圣体,在这情形下,这是一种最普通的办法。 但没有决定性的答复,只有两种见解,第一种解释乃是: 西那市与附近的教友众多聚集要圣堂中,在圣体残馀前献补赎祈祷,强求神父保存圣体一段时期。 第二种是神父不领完圣体的原因,最可能是因为圣体沾污的情形。 一旦圣体在被发现後表面上清洁了,但是它们还仍存留许多灰尘,在此情形下,不必要领完圣体, 可以让它们自然地腐败,这样基督就不临在圣体内了。
 在神职人员惊异下,圣体没有变坏,而且保持着新鲜,而且存留着清香。 随着时间的演进,方济各会士深信,他们乃是不断保存奇迹的证明者。
 在发现偷去的圣体以後五十年,进行了一正式的检验,为追求圣迹的真实性,方济各会的总会长於一七八0年检查了圣体, 在口尝一个圣体时,感觉它新鲜而不腐朽。 因为在前数年分送了许多圣体,总会长下令,所存的二三O个馀片放在一新圣体合中,禁止再予分送。
  西那市之总主教底伯略同一批神学士和教会首长发起了另一次仔细的检查。 在显微镜下查看(偷过的)圣体以後,该委员会发表圣体全然无伤损,总主教在发誓下被询问,亦毫无腐朽的形迹。 於一七八0年检查中在场的三位方济会士。他们又坚称: 在检查下的圣体乃一七三0年被偷窃的同一圣体。
 一如另次检验肯定圣迹的真实性,总主教於一七八九年检验时, 命令数个未祝圣面饼放在一密封的箱子内并锁在一档案室。 十年後,这些面饼又被查验,发现不但变形,而且腐朽。 一 八五0年在未祝圣面饼放於一密封箱内之六十一年, 发现它们忆变成黑黄色的细粉(碎屑),祝圣过的面形则保持原始的新鲜。
 又隔数十年作了另数次检验,最有意义的乃是一九一四年教宗圣碧岳第十世在位时着手的, 为这一次的调查,总主教精选了出类拔萃的调查委员,内含西那和比萨的科学家丶神学家以及教会的职员。
 在一碎片所作的酸质与淀粉的考查,指示出合标准的淀粉的物品。 从显微镜的检查得到的结论是:面饼乃是由粗筛过的麦面粉作成的,被查出保存的不错。
 有不少出人我物参观,在许多最杰出的朝圣者中有圣若望•鲍思高丶教宗若望二十三世来朝圣, 当他还是威尼斯宗主教时,曾於一九五四年五月二十九日在来宾签名簿上签名。 教宗碧岳十世丶本笃十五世丶碧岳十一世丶十二世,虽然不能去朝圣,但发表了具有深挚兴趣与敬羡的声明。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732年 斯卡拉 Scala, Italy

 1732年连续超过三个月,在斯卡拉的赎世主会会院里,主耶稣基督显现祂苦难的记号。 许多人是这次奇迹的见证人,其中一位是教会圣师圣亚风索(Saint Alphonse Marie de Liguori)。


画字: 可敬者玛利亚•瑟列•科斯塔罗莎修女。隐修院圣堂一景。发生圣体奇迹时所用的 圣体光。斯卡拉的赎世主隐修院。

 可敬者玛利亚•瑟列•科斯塔罗莎修女(Sr. Marie Céleste Crostarosa)与圣亚风索共同创办了赎世主会。 每周四,隐修会院中都会举行朝拜圣体,供教友敬拜圣体。从1732年9月11日开始, 举凡朝拜圣体的时候,圣体光里的圣体便浮现出基督苦难的记号,连续三个月之久。 这种景象不但修女看到,信友丶斯卡拉的主教Santoro蒙席,以及卡斯帖拉马的主教也都亲眼看见了。 基督显现时,圣亚风索也在场。 Santoro蒙席写了一封巨细靡遗的信给那不勒斯(Naples)教廷大使Simonetti蒙席, 详述发生在朝拜圣体时,所发生的圣体奇迹。 大使返回时,将信件转呈给当时的教廷秘书Barbieri枢机。

 。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772年 柏天劳(拿坡里) Patierno-Naples, Italy

 1772年2月24日,柏天劳圣伯多禄圣堂内的圣体被偷走,但又奇迹似地找回,并保存至今。 1774年的8月29日,宗座对这个难以解释的圣迹表达了关切之意。 宗座宣布1971年是教区的圣体年,以便教区各团体更了解圣体圣事的意义。 不幸地,1978年时,小偷偷走了圣物盒,里面包括於1772年发生奇迹的圣体。


画字: 柏天劳的圣伯多禄堂。古画中描绘的是圣体奇迹。存放圣体的圣物。在寻回圣体之地所建的石碑。Corrado Ursi枢机颁布的文件。文件中宣布将圣伯多禄堂提升为教区圣体大殿。

 1772年时,几名不知名的小偷窃取了好几个圣体。 几个月之後,圣体在Delle Grottolelle公爵田中一堆肥料里被找到了,依旧完好无缺。 圣体之所以被找到,是因为被埋住的圣体散发着神秘之光,还有一只鸽子停在上面。 圣雅丰索(Saint Alphonse Maria de Liguori)曾经巨细靡遗地描述过这个奇迹, 并依此唤醒人们的信德,及对圣体的虔敬之心。 Onorati辅理主教编定了一份由1772至1774年,持续二年的口述堂区事件纪录, 并用红色西班牙印泥封住拆封口的线结上,这条线将「两个银制细颈小瓶」绑在一起。 这份口述纪录记载着:「我们正式宣布,以上描述的圣体虽然埋在地下数天之久, 却依然保持完好如初,且发出光芒,这确实是天主奇妙的化工。」

 在各种证明文件中,三位拿坡里的Domenico Cotugno大学科学家对这件事做了如下的评论: 「散发而出的光芒,以及埋在地下却完好无缺的圣体,无法依物质世界的原理解释,也超过自然力量,故此乃一次奇迹。」 1972年,拿坡里大学人类生理学的Pierre De Franciscis教授在其所着的《1772年2月24日柏天劳圣伯多禄教堂圣体寻回记述》 (Relation sur la découverte des Hosties sacrées le 24 février 1772 à Patierno dans l’église Saint Pierre)中,肯定了这件奇迹。 1967年,Corrado Ursi枢机利用将圣伯多禄堂提升为堂区圣体大殿的机会,在颁发的诏书上宣布: 「柏天劳圣伯多禄堂发生的奇迹为整个总教区而言,是一份礼物,也是一次神圣的提醒。 我们不能削减这次奇迹的讯息,而是要广传给教友,让信友了解『耶稣在葛法翁所说的: 生命之粮救赎人类』的讯息。」

意大利 1772年 帕特奥 Paterno, Italy (更多描述)

被偷圣体发亮

 一七七二年元月八日,伯多禄圣堂的民众知道自己圣堂的圣体柜被破坏,两个盛圣体的盒子也不翼而飞。 人民心中烦躁,大光其火,於是搜索城中,找寻失去的圣体与偷窃圣体的罪人。 但是几周以後,他们的心火消灭了一些,那时什麽踪迹也未寻到。
 不多时候,在市外属於克老陶来勒(Grottolelle)公爵之地产附近,领居们看到像星光在夜间闪现,很感惊讶和迷惘。 夜复一夜星光闪闪,一直到最後有人断定:星光有超然来源,指示被偷圣器应予寻到的地方。 於是有不少热心人聚集到一起,小心地去搜查,但毫无结果。
 继而於二月二十四日,有一宏大的火焰,好像投放在田地里柴草堆上。 在看到这最後的现象,甚至更大的一群民众集合去调查,但是在仔细地努力以後,甚多人失望,放弃了寻查。 於是他们向诚市走,当时被几个留在後边的同伴唤回,其中四个回来。
 他们刚一回到原地,那时四人好似被一不可见与不可抵御的力量催迫,强制他们伏在地上。 他们非常不易站起来,看到有一个从附近一株杨树根部发出的白光球。火光的中心,有一支眩目的白鸽。 它在地上飞起二尺,然後就返回树根上,在泛光中消逝了。
 有几人,就立刻开始挖掘靠近树根的土地,最後一个人挖到圣体,圣体只埋在地下几尺。 於是一位神父把圣体收在一洁净的麻布中,非常高兴又安心地把圣体送回圣体盒。
  事情并不就此结束,第二天晚上,光明又在土地上出现。这事让教友相信:在那里还有圣体可以找到。 於是开始另一次挖掘,但毫无结果,第三天夜里,有不少小火苗,在一堆柴草堆附近。 继而强烈的光,有时似从地里窜起,然後消失於地上,人们发起另一次搜查,当挖起地下的泥土时,有许多圣体,被发现埋在地下。
 有许多堂区教友陪伴,司铎把第一次寻到的圣体捧到圣堂,不过,这一次施以更大的隆重与庆祝。 及至来到圣堂,群众即奉献由衷的赞美感谢,为了天上的标记,证明主的临在圣体内。
  在田野间,出现神妙的光明,不应斥之为无足轻重或一种虚构。 1丶圣沙伯.马克路(Charbel Makhlouf),黎巴嫩之隐士兼独修士埋藏後相继的四十五天。 2丶黎巴嫩的阿奈臣(Annaya)人民於一八九九年也看到同样的现象。 调查这种光,结果是隐士埋藏後,发现他的身体未腐。 不但身体未腐,而且许多年,渗 出一种奥妙的液体,科学家不能解释,圣沙伯於一九七七年十月九日列入圣品。
 舍撒勒(Sersale)枢机在帕物奥奇迹出现时作教区总主教,那不勒斯总教区拥有他取得的资料。 这些文件传给了可信的人详细记述,他们目睹了一切有关显灵奇迹所发现的圣体之不寻常的事件,并誓证它的真实性。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948年 罗撒诺 Rosano, Italy

 在罗撒诺隐修院教堂里,恭放着一座耶稣圣心像。这座雕像曾在不同机缘下流血流泪。 圣心像和一般人一样高,是1948年由一位热心教友为还第二次世界大战所许下的心愿而赠送。 基督的脸散发着男性的柔情,邀请人们前来静心祈祷。基督胸膛的心上围绕着一圈荆棘茨冠。


画字: 流下血泪的基督圣心雕像。隐修院餐厅。隐修院的院子。根据教堂正面一个十七世纪制作的碑文,罗撒诺圣玛亚隐修院成立於780年。地下圣堂。罗撒诺圣玛利亚隐修院正门。

 1948年4月4日,Luciano Giovanetti主教的信上写着: 「1948年4月4日晚,复活夜後的第一个主日,在晚祷的歌声中,人们首度看到泪水从雕像眼中流出。 同年六月,发生了另一次『令人印象深刻,料想不到』的圣迹:流出鲜血。 这些事件已经在1948到1950年间,被调查过许多次,同时有多位修女也亲眼见过,证实其真实性, M. Ildegarde Cabitza院长姆姆的回忆录中特别写到这些圣迹。 隐修院档案中保存着神父丶讲道者丶访客,及血液医学分析等资料; 当时的Angelo Scapecchi蒙席(日後成为Arezzo教区辅理主教)也为此做了珍贵的见证。 圣座派遣了Luigi Romoli神父调查这些圣迹。 Luigi Romoli神父亲自访问了所有的修女,并要求她们保持秘密。 1950年11月14日,圣座命令将雕像搬往一处秘密之地,以便观察; 1952年时再送回罗撒诺。 罗撒诺隐修院为这些圣迹感到欢欣,同时也保持警醒,继续严守圣本笃的名言 ──『祈祷及工作』(Oraet Labora)。」。

 「由人类或自然的眼光看待基督雕像『流泪及流血』的圣迹是无法解释的。 我可敬的前辈Giovanni Giorgis蒙席视罗撒诺的圣迹为天主的召叫,要人『忠诚丶赔补丶祈祷』。 亲爱的兄弟姊妹,怀着虔敬的心,将这件发生在我们教区五十多年的神迹,视为是天主的仁慈,是邀请我们更深入,更严肃地反省。 喜悦地更新我们对耶稣圣心的热忱。 迎接这个讯息,恳求能有更大的恩宠回归祂的爱,宗徒的热火更加炽烈,更多神职及修女的圣召,让基督成为世界的核心。 看着耶稣圣心,我们从救恩的泉源中汲取喜乐。」。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969年 圣摩罗拉布卡 San Mauro La Bruca, Italy

 1969年,在圣摩罗拉布卡,几个不知名的贼潜入教堂,偷了几件圣物,其中一个是里面装了圣体的圣体盒。 如今圣体还完好无缺地保存在教堂中。


画字: 教堂内景。圣摩罗拉布卡一景。圣摩罗教堂正面。圣体光中放了发生奇迹的圣体。

 1969年7月25日晚,几个贼偷偷摸摸地潜进圣摩罗拉布卡教堂,偷了几件很珍贵的圣物。 打破圣体龛後,他们拿了装了好几块圣体的圣体盒。他们走出教堂後,顺手将圣体丢在路旁。 隔天,一个小孩看到路旁的圣体,并捡起来,交给本堂神父。 一直到1994年,经过25年的审慎分析後, Vallo della Lucania的主教Biagio d’Agostino蒙席认可了奇迹似保存下来的圣体,批准圣体敬礼。 无论是科学或是化学分析,均可证明,未经发酵的面粉於六个月後就会腐烂,最多两年就会完全化成灰。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荷兰 1222-1465年 墨尔森 Meersen, Netherlands

 小小的墨尔森市於1222及1465年曾发生过两次重要的圣体奇迹。 第一次的奇迹是在一场感恩圣祭中,鲜血由圣体中涌流而出,沾染了九摺布。 第二次的奇迹是在1465年,一位农夫由摧毁了整个教堂的火灾中抢救出圣体。 这间被摧毁的圣堂於1938年重建,教宗碧岳十一世宣布正名为大殿。 每一年,许多朝圣客前来墨尔森朝圣,并朝拜奇迹圣体。


画字: 大殿一景。大殿内景。大殿里的古画,描绘的是圣体奇迹。圣体大殿。圣体奇迹的祭台。纪念圣体奇迹的圣牌。

 古老的墨尔森圣堂靠着法王海外路易四世(Louis I V of Outremer)的王后 ──莎松尼的则蓓嘉(Gerberga de Sassonie)的帮忙,在第十世纪时得以扩建,成为很重要的教堂。 1222年在这间教堂发生了一件很重要丶连教会当局都承认的奇迹。 举行主日感恩祭时,神父祝圣圣体,看到圣体涌出鲜血,沾湿九摺布。

 1465年,一场大火摧毁了教堂,但是一位农夫救出沾了圣血的圣体。 圣体完好如初,丝毫没有受损。当地居民以「火中奇迹」作为这段回忆的插曲。 尽管遭祝融肆虐,教堂很快又盖起来,并在 1938年由碧岳十一世宣布为大殿。 直到如今,这里依旧是荷兰几个最重要的朝圣地之一,每年於基督圣体圣血节八日庆期,都会带着珍贵的奇迹圣体,举行游行仪式。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荷兰 1300年 柏瑞达-聂尔法 Breda-Niervaart, Netherlands

 柏瑞达的圣体奇迹发生在1300年6月24日。当时荷兰正被西班牙军队占领。 在一次抢夺行动中,一个军人偷了一块圣体。 之後,一位名叫Jan Bautoen的农夫找到这块藏在土堆里的圣体。 圣体找到时完好如初,毫无损伤。 其中一份最完整的文件提到,圣体奇迹是由Link主教命令展开调查。 所有奇迹发生的经过,全都记载在文件中,以及教堂的画作里。


画字: 柏瑞达圣母协同堂。教堂内部。每年都举行圣体游行纪念圣体奇迹。游行时所举的是发生奇迹的圣体,装在艺术造型的圣体光中。旗帜上描绘圣体被奇迹似地找到。Meertens Institut慷慨准予刊登。

 1300年6月24日,农夫Jan Bautoen正在靠近聂尔法村的田里挖田, 当敲开一个土堆时,他发现一块完全没有沾上泥土的圣体。 他立刻带着圣体去找聂尔法村的本堂神父。 圣体被装在一个珍贵的盒子里,即使好几年过去了,这块圣体依然毫无污损。 消息很快地传遍大街小巷,人们纷纷开始前来朝拜圣体。

 1449年时,圣体被迁移至伯瑞达圣母(Notre-Dame de Breda)协同堂,并放在一个艺术造型的圣体光中保存着。 但不幸的是宗教战争时,发生奇迹的圣体遗失了,但是信友们依然十分热心敬礼圣体。 历经时代变迁,直到二十世纪,柏瑞达一个善会重新恢复隆重的圣体敬礼。 如今每一年基督圣体圣血节依然举行圣体游行,及公共祈祷以纪念圣体奇迹。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荷兰 1342年 史提苞 Stiphout, Netherlands

 荷兰史提苞村发生了一次圣体奇迹。 一场熊熊大火烧毁了整座教堂,一些圣体却奇迹似地被保存了下来。教堂之後被重建。 许多文件都记载了这次圣迹,还有一幅描绘圣迹的画作如今保存在堂区教堂中,供人欣赏。 每年基督圣体圣血节,当地居民都会纪念这次圣迹。


画字: 圣初斗(Saint-Trudo)堂内部。位於史提苞村的圣初斗堂。 描绘圣迹的画。画作下方可看见Jan Bolloys将圣体藏在安全之处。

 1342年 ,一场暴风雨突然袭击史提苞村。 一阵闪电直劈而下,只见教堂内部开始冒出火焰。 本堂老神父Jan Hocaerts不知所措,跑去告诉邻居。 在一位邻人 Jan Balloys的建议下,决定抢救圣体。

 火势太大,教堂难以进入,唯一的方法就是爬窗户。 Jan Balloys自愿进入教堂。 他拿起棍子,击碎靠近祭台的大玻璃,跳进教堂。 令他惊讶的是,他看到吞噬整座教堂的大火却与圣体龛有段距离。 他打开圣体龛,拿出存放了好几个圣体的圣体盒,藏在安全的地方。 看到的人们都大声喊着:「奇迹」。教堂很快就重建起来,发生奇迹的圣体毫无损坏地保存下来,一直到1557年。 由於世代交替及宗教战争,这些圣体逐渐消失了踪迹。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荷兰 1345年 阿姆斯特丹 Amsterdam, Netherlands

 阿姆斯特丹的圣体奇迹是关於祝圣的圣体免於火灾的经过。 有一个人名叫Ysbrand Dommer,他病得很严重,领完圣体後,随即又吐了出来。 女仆看见了,将圣体拾起,丢在火炉里。 隔天,圣体被发现完好无缺地腾空在火炉中。 许多人看到了这件奇事。Utrecht的Jan Van Arkel主教立即批准举行敬礼。 今日的阿姆斯特丹每年均举行游行以纪念圣体奇迹。

1452时,圣堂因受火灾而摧毁,不可思议的是装着圣体的圣体光完好如初。


画字: 由C. Shenk所画的九块板画,描述圣体奇迹的情景。 描述圣体奇迹。 古画所描绘的是庄严的游行,乃为纪念圣体奇迹所举行。 Ysbrand Dommer领受圣体。 描绘圣体奇迹的板子。 一幅1670年位於Nieuwezijds的圣体奇迹圣堂版画。 第一座白根(Beghine)圣堂(1397)。 教堂遭火灾後留下的纪念碑。 一盏灯。灯上显示的是第一次为光荣圣体奇迹所举行的静默游行(Stille Omgang) 画字: 位於阿姆斯特丹的白根(Beghine)教堂正面。雕刻品上描绘着古时的圣体光。圣体光内装着发生奇迹的圣体。 描述奇迹的现代画。静默游行(Stille Omgang)小手册。 教堂内部。 描写奇迹的绘画。 每年都举行的静默游行(Stille Omgang),为了纪念圣体奇迹。 奥地利Maximilien王子朝拜圣体奇迹的圣髑(1484年)。 白根(Beghine)修会的修女。圣体小圣堂。1908年,教堂的小圣堂再次遭受破坏。

 1345年3月12日,复活节前几天, Ysbrand Dommer感到自己将不久於人世,请了本堂的Oude Kerk神父前来施行临终圣事。 Ysbrand Dommer领受圣体不久後,又将之吐在小盆子里,被倒置在火炉中。 隔天,病人感觉身体舒服多了。照顾他的女仆欲将火炉的火拨旺一些时,看到很特别的火团,中间有一块圣体。 女仆吓的连声惊叫,众人都围过来,直说发生了奇迹。 Ysbrand Dommer将圣体取下,包在布中,放入盒内,连忙拿给本堂神父。奇迹还没有结束。 神父连续到YsbrandDommer家三次,以取回三次奇迹出现的圣体。 因此,Ysbrand Dommer的房子被改盖为圣堂。 复活节当天,众见证人和Amstel市长草拟了一份报告书,详细地将奇迹叙述下来, 呈给Utrecht的主教,由主教批准了圣体敬礼。

 1452年,圣堂因火灾而倒塌,但是放圣体奇迹的圣体光完好如初。 1665年,市政会议委托Jan Van der Mey神父将白根(Beghine)旧会院的一间房子改建为圣堂,以放置珍贵的圣体光。 可惜,不久後圣体光遭窃。如今,这里一直举行明供圣体,以永远纪念圣体奇迹。 如今还保存的与奇迹有关的物件,就是当初装圣体的小盒子,描述奇迹的文件,和几幅描绘事件经过的画, 这些都可以在阿姆斯特丹历史博物馆中欣赏得到。 每一年,圣枝主日前夕,此处都会举行静默游行(Stille Omgang)以纪念圣体奇迹。

荷兰 1345年 阿姆斯特丹 Amsterdam, Netherlands (更多描述)

圣体不烧坏

 阿姆斯特丹的奇迹是一三四五年三月十五日发生的,那一卡外街住着一人名叫依斯卜郎才女貌, 他已病入膏肓,接近死亡,本堂神父给他送了临终圣体。 在司铎离开这一家不久,病势凶猛发作,把胃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在旁伺候的仆人,把这些东西都收集到一盆中,投入炉中的烈火中。
 第二天早晨,当妇人到火炉旁看火药味时,她惊讶地看到圣体新鲜发光,“躺在”仍有强火药味的炭中。 她特别地把圣体从火中拿出来,小心地把它包在一块清洁的麻布里,放在一个安全的箱子内。
 司铎立刻被召来,把圣体放在盒里,清洗包裹它的布,当时他带着圣体回到圣尼阁本堂(如今该地成了非公教人的地产)。
  第二天早晨,司铎发现圣体盒空了,但是当那一妇人打开箱子拿出一些布时,又寻到圣体。 她於是又召唤神父来把圣体再送还圣堂。当在另一次失踪并寻到後,司铎召集了神职界其它成员来商谈。 众人都同意两次事件发生乃是直接证明天主的力量,显然地,圣迹促人公开的恭敬圣体,於是显灵圣体以隆重的游行送往圣堂中。
 市官长和市议会作了正式的调查,众人都对目睹证人真实满意。他们都肯定事件乃一事实,并且也有正式的文件加以赞同。 在允准祝职人员散布有关事件的消息以前,伍特来总主教也领导教会当局,作了一次扩大的调查。
 在其中显奇迹的房屋,不久转变成朝圣的小堂或“圣地”,不但因为圣迹发显在那里,而且因为显灵的圣体保存在祭台上。 发显奇迹的火炉也被保存起来。
  大约百年後,在一四五二年,大火烧毁了大部分阿姆斯特丹市,威胁朝圣地。 在尝试解救世主显灵圣体,於是召来了锁匠,开启圣体柜, 但是当他们的工具被摧毁,火焰与热力强迫他们撒退时,努力毫无进展。 火灾最後熄灭了,又发显了第二奇迹, 圣体被安放在冒烟的废墟上,未曾受火触及,还有盛圣体的器皿,用绸布盖在一起。
 在这奇迹经历的一点上,我们应当注意到圣博佳的修女们, 她们离开阿姆斯特丹附近的小村,在显奇迹的地址上建立会院,以後被称为博佳会修女。 修会团由在俗的妇女们组成团体,生活在各式各样的团体中,发服从与贞洁圣愿, 但是没有神贫愿,因为她们许多人,可拥有自己的财产,照自己的意愿安排它。 她们集成团体,望弥撒和祈祷,许多人可来去自如,从事教育与仁爱工作而不遗馀力。 他们的情形就在於:每人生活在自己的狭窄房舍里,这房子与其它的盲文并排地连在一起。 在这些房子中间,把天井排列在中央的广场内。 每簇房舍所占的空地中,有一圣堂,此圣堂经年累月地在扩展。这整个的复合屋公认为博佳会。
 在失火前的人民所得的恩惠,在复建圣堂时所获得的恩惠的冗长列表,益加增长。 广大的人群都集结到那里,在显奇迹周年,他们参加每年的游行。
 当显奇迹的圣堂房舍,在宗教改革新时代被当局充公时,显灵的圣体托给博佳修女们照顾。 成为传统的敬礼与热心功课都继续遵守着。 但是一六0七年这最後的避难所关门了,不过在接近博佳修女圣堂的小建筑物中,私下的敬礼仍旧活跃着。 在博佳会情状渐渐地许可扩大建筑,但是一直到一八四五年,奇迹後之五百年,举办公 共大示威游行。 而游行後,在显奇迹的每周年又予遵行。
 除这些每年的庆祝外,单独游行在奇迹时代後,甚至在宗教改革时, 经过许多年仍“沿路”默默地个别举行,继续所谓的默默游行, 因为人民要默默地沿着“苦路”排队前行,就像私下的敬礼一般。 这些个别的游行仍持续在周年的前夕,有更多的人们参加,另 外在周年庆之夜里利用周年极早的早晨。
 在其内显奇迹的小圣室於一九0八年,因了公教人与誓反教人反对而充公。但是小圣堂没有被遗忘。 因为在大祭台後,有一辉煌的染色玻璃绘像,绘着圣迹,在墙壁的两边也有像,绘着中世纪游行时的图像。
 为纪念这奇迹,圣体白昼供在圣堂里,被人朝拜,这样阿姆斯特丹成了整个荷兰朝圣的地方。
注:宗教改期时,在阿姆斯特丹有二十多座修院,只有博佳修院能够劫後馀生。 修院在一六四年并排的中世纪的房舍有了莫大历史价值。 纵然多少年失火毁坏了一些房舍,但以後房舍又建立起来。 这样多的组合房子仍形成各式各样的场合,在内院的林木还提供祈祷荫凉与安静的地方。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荷兰 1380年 勃克士铁―侯斯达登 Boxtel-Hoogstraten, Netherlands

 勃克士铁这个地方很出名,尤其是1380年所发生的圣体奇迹。 当时Eligio Van der Aker神父正在祭台上举行感恩祭,眼前即是三王来朝画作。 祝圣完後,一不小心,神父打翻了圣爵,里面的白酒立时变成了血,倾流在九摺布和祭台布上。 沾了血的九摺布如今还保存在勃克士铁,至於祭台布则送给侯斯达登市。 1380年Pileus枢机出了一份有关圣体奇迹的法令。这是一份非常重要的文件。


画字: 侯斯达登的圣加大利纳堂内景。放置圣血的圣物,圣加大纳堂。Meertens Institut 慷慨准予刊登。沾有圣血的九摺布。描述圣体奇迹的古画。教堂里的旧画,描绘圣体奇迹。 圣体奇迹发生在勃克士铁的圣伯多禄堂。教堂内景。圣髑游行。

 1380年时,Eligio Van der Aker神父在圣伯多禄堂举行弥撒圣祭。 神父才刚祝圣完饼酒,一不小心打翻了圣爵,酒洒在九摺布和祭台布上。 虽然圣爵里装的是白酒,但是还是转变为鲜血。 弥撒结束後,神父跑到祭衣间,想用力把布上的血迹洗掉,却怎麽也洗不掉。 不知怎麽是好的神父,只好将九摺布和祭台布收起来,藏在床底下的皮箱里。

 当神父过世前,他向听告解神师Henri Van Meerheim神父透露了这个秘密。 Henri Van Meerheim神父随後告诉Pileus枢机 (乃当时教宗伍朋六世使节,以及圣普西德(Sain te-Prassede)堂荣誉主教)。 枢机下令深入调查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之後於1380年6月25日颁布法令,准许敬礼仪式。 1652年,由於宗教冲突的原因,圣髑被移送至位於比利时边界的侯斯达登市。 只是在1924年,勃克士铁坚持把印有圣血的九摺布重新运回。 每一年,勃克士铁的居民在天主圣三节当天举行了隆重的游行,以纪念圣体奇迹,同时也摆上圣髑,公拜圣体。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荷兰 1400年 波克斯梅尔 Boxmeer, Netherlands

 1400年,在荷兰的波克斯尔,酒变为血,溢出圣爵,倾流在九摺布上。 神父被这个景象吓坏了,要求天主宽恕。 血立时停止溢出圣爵,不再倾流在九摺布上,而是凝结成约如核桃大小般的血块。 历经多年,圣物没有受到任何改变,至今人们还是可以前去瞻仰。


画字: 波克斯梅尔的圣伯多禄保禄堂。圣堂内景。内放圣血的圣髑盒。教堂内部彩玻,描绘圣体奇迹。纪念圣体奇迹的游行。

 波克斯梅尔的圣体奇迹发生在1400年的圣伯多禄保禄堂。

 Arnoldus Groen神父正在举行弥撒圣祭,当他祝圣完饼酒,他怀疑天主真实地临在饼酒中。 突然,酒开始冒出来,由圣爵杯口流出,倾流在九摺布上。酒已经转变为血,并且凝结有如一颗小石块。 如今人们依然保存着九摺布及血块,每年为了庆祝圣体奇迹,举行庄严隆重的游行。 许多文件都描述了这次奇迹,其中还有好些的石碑和画作。 教宗克勉十一世丶本笃十四世丶碧岳九世和良十三世皆曾对圣体奇迹举行特别的敬礼。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荷兰 1421年 卑耳根 Bergen, Netherlands

 卑耳根之所以出名,不只是因为数不清的运河,还有1421年发生的圣体奇迹。 好几个月来,圣伯多禄保禄堂的本堂神父一直怀疑弥撒圣祭中的基督圣体和圣血,也未对圣体行任何敬礼。 一天,他举行弥撒完後,顺手将剩馀的圣体丢入运河中。几个月以後发现圣体浸满了血,漂浮在水上。


画字: 1857由Jules Breton所绘的《圣体游行》。Schelda河一景。圣伯多禄保禄堂和Schelda河。圣体奇迹时代的城市模型。画中描绘纪念圣体奇迹的游行 (Meertens Institut)。

 Bergen op Zoom这个地区位於 Schelda河边,四周的运河像网状般散开。 1421年,圣神降临节前主日,圣伯多禄保禄的本堂神父不相信质变,就於弥撒後,把剩馀的圣体丢入运河中。

 数月後,渔夫发现圣体漂浮在水面,圣体上凝结了血液。 这个消息很快地传开来,引来许多朝圣者前来,主教也准许了圣体敬礼。 虽然基督新教发出禁令,这个圣体奇迹依然默默地保留在天主教徒心中。 二十世纪时,圣体敬礼恢复了,人们重新找回许多过去的庆祝方式纪念圣体奇迹。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荷兰 1429年 阿克玛 Alkmaar, Netherlands

 1429年,在阿克玛圣老楞佐主教座堂,Folkert神父正在举行首祭。 祝圣饼酒後,神父一不小心打翻了祝圣的酒,沾在祭台和祭披上,祝圣的酒奇迹似地转变为真正的血迹。 他无论怎麽用力,都洗不掉血迹。 这件沾了圣血的珍贵祭披如今还保存在阿克玛圣老楞佐主教座堂内。


画字: 教堂内部。纪念圣体奇迹的游行。内装圣血奇迹的圣物箱。 教堂内部一幅描绘圣体奇迹的图画。 圣老楞佐教堂。获得国际民族学与民俗学会(Meertens Institute)承认。

 阿克玛圣老楞佐主教座堂保存了一件天使形状的圣髑。 那是一件发生在1429年的圣体奇迹中,沾上圣血的祭披。 1429年5月1日,Folkert神父在圣老楞佐主教座堂举行首祭,Volpert Schult神父共祭。 成圣体圣血後,神父一不小心打翻了圣爵里的祝圣的酒,且沾在祭披上,祝圣的酒却转变为真正的血迹。 弥撒结束後,神父惊惶地将沾了圣血的部位剪下烧掉,缝上另一块布。 只要他一缝上布,血迹就出现在布上。两位神父都手足无措,立刻带着祭披前往拜见Utrech主教。 经过谨慎调查後,主教於1433年正式批准圣体奇迹的敬礼。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葡萄牙 1247年 桑大林 Santarem, Portugal

手绢藏着偷了圣体,很快地印上血迹。

 葡萄牙桑大林和义大利兰加奥(Lanciano)所发生的圣体奇迹同被认为是非常重要的圣迹, 官方为此作了许多研究和分析。 圣体转变为血肉,并流出圣血。如今两块圣物均保存在桑大林的圣斯德望堂。 这对夫妻的房子於1684年改建为圣堂。


画字: 存放奇迹圣体的圣堂内部景致。发生奇迹的房子。保存圣物的祭台。存放由圣体中流出圣血的细颈瓶。1612年,由Pedro Crasbeck所画。画中仔细描绘了玻璃细颈瓶。人们在这个瓶子中奇迹似地发现显圣迹的圣体。 位於桑大林,发生圣迹的圣堂。教堂内部。发生奇迹的圣体。 妇女准备前往找巫婆。巫婆建议她偷一块圣体。 妇女领了圣体後,趁人不注意,将圣体藏起来。 妇人的丈夫发现偷窃之事。他看到由木箱中发出的耀眼光芒,打开一看,是一块转变为血内的圣体,圣血汨汨流着。 当地的本堂神父立刻跑去,恭迎奇迹圣体回教堂。 桑大林圣迹的纪念圣牌。 亵渎的妇人的房子改建为一座圣堂(位於桑大林)。

 数位教宗均同意敬礼这次奇迹可得全大赦,如碧岳四世丶圣碧岳五世丶碧岳六世,和额我略十四世。 如今,人们依旧可以到桑大林的圣斯德望堂瞻仰这两块珍贵的圣物。 1346年,雅丰索国王要求编写一份这次奇迹的文件。 根据这份复制文件上的记载,1266年2月16日,一位住在桑大林的妇女因怀疑丈夫是否爱她,於是前去找一个巫婆。 巫婆要她到教堂偷一块圣体,用来检测先生对她的爱。 妇女偷了圣体,并藏在手绢中,但手绢很快地就印上血迹。 妇女吓坏了,跑回家,打开手绢看看发生什麽事。 很惊讶地,她看到圣体中流出了圣血。 她不懂这是怎麽回事,於是将圣物藏入房里的抽屉。 夜晚时,由抽屉中散发出耀眼光芒,照得整个房间像白天一样。 妇女的丈夫看到这奇妙的光景,便质问太太,妇女遂说出整个实情。

 隔天,这对夫妻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本堂神父。 神父到他们家里取出圣体,并举行隆重的游行,将圣体带回圣斯德望堂,队伍後面跟着许多修道人和信友。 圣体一连三天流着圣血。於是人们将圣血放入珍贵的圣物盒中,用蜂蜡封起来。 1340年时还发生另一次奇迹。 一位神父打开圣体龛,发现蜂蜡碎成一小块,原地有一个水晶盒,里面放的是掺和了蜡的圣血。 直到如今,圣物还保存在一个十八世纪所建,位於主祭台的圣体宝座(Eucharistic throne)里。 几世纪以来,圣体在不同的时机下还是会流出圣血,人们依稀可从中看到主耶稣基督的面貌。 在诸多为圣迹作证的人中,其中一位是出使印度的宗徒圣方济•萨威。他在出发履行使命时,曾前来圣堂瞻仰圣物。 奇迹发生後,每年四月的第二个主日,人们举行隆重的游行,高举圣物,由这对夫妻的房子走到圣堂。

葡萄牙 1247年 桑大林 Santarem, Italy (更多描述)

不受丈夫爱慕

 在法蒂玛北方三十五里,桑大林村住着一位可怜的女人,她因丈夫不忠的胡乱行为成了不幸的人。 在她极端的不幸中,她走向一巫婆请教,巫婆许给她搭救她的艰难,代价是一个祝过的面饼(圣体)。 那妇人非常犹疑不决,最後同意了,她去朝拜圣德范圣堂。 在领圣体後,即把圣体由口中取出来,包在她的头纱中,意在把他拿到巫婆那里。
 但在不多的时间後,有血从圣体中流出。 血时大增,竟致由(包裹的)头纱中滴出,於是引起了旁人的注意。 有证人看到那妇人手和臂上的血,认为她受了伤,急忙前来帮助她。 妇人则回避他们,跑到家中,留血迹在後边。
 她希望把着血的头纱和他的连带圣品都隐藏起来,於是把这些都放在箱子内。 但是黑夜有神秘的光由箱中射出,穿透木板,照得满室光明,迫使她把事情和盘托出说给丈夫。 二人於是在随後的时间,跪伏圣体前朝拜一直到清晨等候唤醒本堂神父来。
 奥妙事件的消息不陉而走,吸引了无数人愿意来观赏奇迹。 因为热狂,一个主教调查班快速地组成。
 圣体在教友游行下捧到圣德范圣堂,在那里把圣体盛在蜂蜡里,妥为保存在圣体龛中。 不久之後,一旦打开圣龛,另一奇迹又发现了,包装圣体的蜡发现破坏成碎片,圣体神奇地发现封闭在一水晶的圣体盒中。 这盒以後放在一个金银质的梨形圣体光中,周围有三十三道旭日形的光线,现在仍在那里。
 教会当局认为无理由为难,或禁止奇迹的消息,在它的认可下,圣德范圣堂又命名为神圣奇迹圣堂。 圣体在这里保存丶陈列着,为使朝圣者观赏与恭敬。在圣堂正厅上部的两侧,有绘着奇迹的古画。
 圣体形像似乎有些不规则,由顶端到底部,它有精致的脉络,在那里水晶器中收集着部分圣血。 有一位新物理学家贺格兰(Dr.Arthur Hoagland), 他有数年间不时观察显灵圣体多次,曾说:凝结的血在水晶瓶中的底部,有时呈鲜血的颜色,有时呈干血的颜色。
 该一奇迹发生在十三世纪初叶,共延长七百多年。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216年 班宁根 Benningen, Italy

 。


画字:

 。

 。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216年 班宁根 Benningen, Italy

 。


画字:

 。

 。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216年 班宁根 Benningen, Italy

 。


画字:

 。

 。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216年 班宁根 Benningen, Italy

 。


画字:

 。

 。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216年 班宁根 Benningen, Italy

 。


画字:

 。

 。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216年 班宁根 Benningen, Italy

 。


画字:

 。

 。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216年 班宁根 Benningen, Italy

 。


画字:

 。

 。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意大利 1216年 班宁根 Benningen, Italy

 。


画字:

 。

 。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西班牙 达络佳Daroca, Spain, 1239

六个圣体不见了

 达洛佳是西班牙一座有历史性的城市。 它似乎仍活在罗玛摩尔以及中世纪的墙壁丶堡垒丶楼塔丶广场和街道上, 在它的教堂与博物馆中,你可寻到罗马丶哥德和文艺复兴影响的无价艺术宝藏。
 但是在所有古时的组织和有价值的宝藏中,达洛佳的最大的骄傲乃是神圣「九摺布」的遗物,它溯自一二三九年——显奇迹的一年。
  在那一天,瓦伦西亚城受公教皇帝董宅慕(Don Jaime)的统治, 回教赞茂禄国王(Zaen Moro)决定以他从非洲北部政府调来的生力军收复那城市。 公教国王晓得了回教人的企图,并知道他自己的军队在数量上差的很多, 於是下命令献露天弥撒,鼓励军人与他们的军官一起领圣体,宅慕王的纯洁去作战。
 回人在司铎分发圣体後,立刻发起一次大突击。 司铎显然因着战争的猝然与猛烈的剑击声,心慌而害怕,他没有分发完六个剩馀的圣体,为了安全而把他们放在两层九摺布中。 为了更确保安全,他快速地将九摺布放在离祭台不远的石头下。
 战争过去了,当回兵狼狈地退却後,公教军人返回,跪在祭台前,为了决定性的胜利,感谢天主。 这期间,司铎试图在隐藏的地方去找圣体,很难找到,一直到天主的启示最後帮助他……
 在找到圣布後,神父打开看,惊异地发现六个圣体不翼而飞了,留下六块血迹。 他正想天主发显这奇迹,有什麽动机,最後判定:那是天主保护和爱慕公教军队的标记。 司铎那时拿着那有血迹的九摺布让军人观察,并予以恭敬。
  因为弥撒是在田野间奉献的,是在瓦伦西亚城外,在那里有三镇,即代路阿丶加大来如和达络佳(Teruel, Catalayud and Daroca), 三镇都主张:圣布应归於自己,妥为保存。 事情长久争辩,一直到最後决定,最好托给“幸运”来安排。 三镇协议:圣布放在骡背上,让骡子随便走到那一镇,天主自然会引导它。骡子走到达络佳市的较低门。
 在达络佳,不久建造了一座圣堂,好保存染血迹的九摺布。於十五丶十六世纪圣堂扩充,如今公认为是圣玛利亚学院圣堂。 在存放圣物的小圣堂寺壁上,有显奇迹之历史,以及许多各种色调的,在中世纪排好的石膏像。 该一圣龛,存放着九折圣布,在布上的血迹仍历历可见。
 今天据说该奇迹广为流传,在许多官方的文件上都有记述——另外在一三四环路年之文件上, 该奇迹相传是“……十五世纪许多书籍的主题,该故事已有许多出名的作家记述。”
 神圣的九摺布超过七世纪,曾是达络佳恭敬与珍爱的。

返回圣体­­—圣体奇迹—目录

西班牙  亚卡拉Alcala de Henares, Spain, 1597

圣体二十二年无腐像

 一五九七年前部分,耶稣会士亚卡拉圣堂於一五九七年,被一身份不详的人来拜访,他明说,自己属於回教族群。 这群人在公教会圣堂中作了多次盗窃。这人受良心的打击,对耶稣会司铎若望•如阿来(Jesuit Juan Juarez)说: “他跟他的朋友怎样偷窃圣器,把东西卖去,为得利益。”这人也吐露了他和其他人加於在这些器皿里所寻到圣体的亵圣罪。 如阿来神父,那时 从这人接受到 二十四个面形,全是白色的,包在一块厚纸中。 如阿来神父以後把这些发现的细节告知佳播•瓦斯可(Babriel Vazquez), 他首先想到在下次的神圣弥撒中用这些面形。 不过因为在数地方,像在莫夕亚•塞哥维亚,有些司铎被中毒,他们决定将圣体放在小盒内。 因为他们不知道是否这人的故事可信,司铎们不确定知道这面形是否祝圣了。 因此,他们不放面形在圣体柜中,也不放在教堂的食品处。在这盒上面放好一纸条,字迹是: “请念这纸张,你就做其中所命的。”这是教会由於各种原因所不能用的处理圣体方法。
 十一年後即一六O八年,罗来德之省会长会同如阿来神父检查面形,发现它们乃保存着洁白与新鲜。 那时省长神父命令人把面形放在地下室中,看看是否潮湿能腐蚀它们。 适当地封好的箱子上标写着说明字迹,放在地下室,把许多未经祝圣的面饼放在地下室旁边,同样装在箱内,也贴上标签。 只消不光鲜的几个月,未祝圣的面形被发现腐坏了,但是祝圣的圣体仍然清新。 该一不朽的情形被认为是辩不倒的证明:有超然的力量在保存它们。不多月後,又一神父建议把(祝圣的)面饼放在它们所属的圣体柜中。
 出名的博士,肯定没有一种 科学,能解释面形的不朽,在听到这些人的意见时,董神父 (Dong Padro Garcia Carrero)乃大学内之医学博士与教授, 领导作了一种详细的公开检验,在该检查时,他把五个圣体擘碎。 面饼的保存与酥脆使这位教授折服,完整的保全,乃是一真正奇迹,因为圣体完整无损,公然向科学的自然法律挑战。
 当这些杰出的神学家丶修道士丶教授无一例外,毫不保留地承认圣体(面形)全然无 伤是一奇迹时,董院长 (Dong Padro Garcia Carrero) 於一六一九年七月十六日给阿卡拉副主教写了一信,要求他允许,公开发表奇迹,并明供圣体,因为民众都渴望丶欣慕,且恭敬教会的奇迹。
 选择的明供圣体堂的地方,是耶稣会士圣堂之祭台侧边的小堂。 在穿过城市主要街道大队游行之後,神父把圣体捧到那里,街道趁此机会装饰着数百个挂毯,各式旗帜。
 一六二0年,董斐力普王会同王家与整体的王朝来,作了一个可纪念的朝圣, 他送给圣体一个由珍珠母和银子作成的宝箱,它的内部放一层昂贵的绸缎。 圣体留在这箱内,一直到塞尔维肋利圣地雅哥之总主教斯比诺拉(Spinala)枢机赠送一只圣体光。
  该圣体光二呎十吋高,外表像一四边的灯笼。在中央柱子周围设有八部份,每部分含有三个垂直安放的圣体, 所有部分围着中央柱子形成八边形,整个用四边玻璃封闭。在顶端装一圆顶盖,上边竖立一雕刻文雅的十字架。 相传在一八一O年九月十八日,被兄长拿破伦加冕於西班牙王。前者将一架悬十字架辉煌的钟,赠送於显灵圣体。
 圣体留在耶稣会圣堂之侧边小堂,一直到一七七七年,那时加路(Carlos)王第三世出了谕令给歌咏司铎来孟 (Canon Ramon de Herreros), 指示他把圣体应迁移到神圣权威圣堂。在适当时,以隆重典礼把圣体迁到那里。 於是把圣像丶珠宝丶饮品丶器皿丶灯台以及其他每件绘有显灵圣体图像和装饰明供圣体的每件东西,也一并运到那里。
 在耶稣升天日(星期四),这一天指定为显奇迹的日子,权威圣堂中,特别恭敬圣体。 亚卡拉民众每年在那一天穿着最精美的衣服参加典礼,相传庆节如此考究,以致不能加以适当的描述。
 一九O四年神圣权威圣堂发表为国家纪念地(比朝圣地还大)。 不过,在一九三一年政治情势发展为所谓的内战,政府禁止所有堂外的教会示威活动,而强制庆祝在圣堂内举行。 这样的庆祝也予以缩短,继而在一九三六年中断,当时内战就开始了。
 由於革命势力增长的反对,许多西班牙人受革命党人的反“公教疯狂”影响,所有的圣体光藏在圣堂的隐蔽处,只有团体内的几位司铎知道。
最终圣堂被占,变成了军人堡垒,炮架支在塔顶上,机仓放在窗户上。 以后城市与权威教堂被炸,而彻底毁灭,易燃的液体(像汽油类)投入圣堂,因而燃烧起来。
  在教堂毁坏以前和以後,一位知道隐藏之地的司铎进了建筑物,去解救圣体,但是他被发现而被暗杀,如同在西班牙内战中很多其他司铎与修女一般。 一旦,大家知道圣体贮藏地被发现,它们现在的安全与下落不明, 民众即祈祷显一奇迹,把二十四个显灵的圣体还给他们,他们希望供奉在新复建教堂的大祭台上。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

俄国 都玻纳Dubna, Russia (was Poland), 1867

圣体光中显身耶稣像

 为十足地珍视都玻纳的奇迹,人们应考量波兰在一八六三年,即显奇迹前之第四年之政治与教会情势。
 毗邻的苏俄,那时对波兰施展影响力,企图根除波兰国家和语言。波兰的正式言语乃是苏俄语,在公开地方与课堂里严厉禁止用波兰语言。 波兰人被剥夺了工作,一切社团都消灭了。波兰的地方名称都改成苏俄名,私人土地都充公。
  为波兰教会来说,环境不适宜,亦困难。 因为天主教会,被认为是主要的宗教,当局实话强迫与努力,打断封教宗的所有忠贞,减低他对教会的权威。 修道院被查封,教会的财产被充公,禁止公开的敬礼丶游行和建立路边的朝圣地,整修敬神的地方,但是分裂的礼仪书与敬礼强制引进天主教会内。
 教宗碧岳九世有意施恩,并对波兰人同情,但是於一八六五年,所有在苏俄与教宗间外交联系都结束了。 当局没有准许教宗领导教会,它在圣彼得堡组成了教士团,充当首领,来管理全团之职务。 主教丶执事以及议会反对这种做法,结果几位教会高级神职人员被驱逐到苏俄。 其他的神职人员跟随领导者的榜样,也勇敢地把持自己的地位,拒绝 承认“教士团”,这很令人民惊讶与鼓舞。
 但许多担惊的教友屈服而至背叛,於是分裂在教会内成为事实。
 在这受压迫的时候,救主似乎怜悯这些从事战争的波兰人。 好似为燃起他们的希望,赏给他们一个“为父保护”的标记,他在都玻纳——波兰一个小村中的小教堂内发显, (今天国界改变,都波纳在苏俄境内,离杜拉(Tula)市约有二十五公里。)
 堂区的民众,因为很热诚,暗地里於一八六七年二月五日守四十小时的敬礼。 当圣体光供在祭台上时,很接近祭台的信友彼此都发现:从圣体下边射出柔软的赤色光。忽然间,我们主的清楚面貌在圣体间现显出来。
  举行礼仪的本堂神父小心地审查奇迹,另外,许多会众趋近祭台亲自体验发显——纵然由於害怕,抑或由於热心,他们发觉自己不能走上台阶。 相传发显继续到敬礼完毕。 在圣堂的人都看到,这一点——既被天主教人看到,他们出席乃出於恭敬,又被与教会分裂者看到,他们被引来,乃出於好奇之心。
 显奇迹的消息,传遍了附近和乡村。因为此事为少数的裂教人亲眼看到了,於是引起了当局的注意。 司铎随即被召到警察局长前,说明原委。消息当时传到什道米之总督 (The Governor of Schitomir)耳中, 他威胁把任何传扬此奇迹的人关到监狱里。 司铎仍作了仔细报告呈递主教,他要求对此事保守缄默,因为害怕政府要命令将圣堂封闭。
 虽然奇迹的消息安静地传布开来,受苦的波兰,都家喻户晓——振起信友们的安慰与鼓舞, 因为他们等待国家的复兴与自由的来到,以实践神职天主教信仰。

返回圣体奇迹目录